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系统咱别惹祸了

第七十九章 你还在等我么?

系统咱别惹祸了 弃率顾 3012 2016-09-17 11:51:42

    三个月后的某天,波瑾找到了姬宝。  

  姬宝抿了口咖啡,“我想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  

  波瑾双手握紧放在大腿上,诚恳:“姬宝,我希望你能回到爷的身边。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想说出来。之前是我不好,想方设法的想让你离开爷,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回来!我跟了爷十几年,你是他唯一喜欢的女人,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喜欢一个女人到了这种程度!”  

  姬宝显然没想到他就会说这些,拿包站起,却被波瑾按住:“你知不知道自从爷上次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每次爷这样都是为了你!”  

  “哦,我不知道,现在你可以放我离开了么?”  

  “你怎么能这么狠毒,你能想象到爷回国的第一天,看着你的照片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么?你能想象到你送他的怀表不见时,他紧张的表情么?你能想象到他每天只能靠喝酒和吃安眠药睡觉么?你能想象到他去你常去的那家咖啡厅,一坐一整天么?你能想象到他把你写的书看了一遍又一遍么?你能想象到他在自己的左腕上装载了手机装载镯,然后又强行拆下么?他是绝城边爷,但是他现在一只手就这么废了。我问他为什么,你猜他怎么回我?呵呵,他说右手要留着牵你的手。”  

  姬宝没说话,也没动作。  

  “他现在真的变了,他已经把兄弟们解散了大半,他去见了市长,捐出了他的大半财产给社会,他每天都会去你家,陪着你的父亲。他真的不一样了,你懂不懂?”  

  “哦?”姬宝的手紧握着包带,尽管声音颤抖了几分,但还是那个语气——冰冷!“爱我还想会去害我?”  

  “爷他从小就这样,‘得不到的就去毁灭’,这是他对我说过的话,你相信我!在你还没出国前,爷就准备和你结婚了,有阵子他甚至每天深夜来找我,想要把圣地完全交付给我,他说,要带你走!那时候他就想要和你在一起,不牵扯其他!那时候的他就可以抛弃金钱名誉,只是要和你在一起!  

  有次他服了半瓶安眠药,几乎昏死过去。之前伤害你和孩子,是他的错,可是他已经道歉了不是么?他也是受害者不是么?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良心,我希望你能回到爷的身边!”  

  原来他不是去找其他女人……那是她最大的心结,她本以为边际那时每天白天陪着自己,到了晚上就去找别的女人,这件事一直是姬宝心中的芥蒂,如今听波瑾一说,姬宝觉得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她说她讨厌边际怀疑自己,但是那时候的她不也不相信边际么?  

  真相大白之前,知道自己是杀害他父母,他也没伤害自己不是么?  

  一切都是在他看到自己和汉克相处,怀孕后……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的他们,已经把话说死了,可是,怎么突然就有点不甘心呢?  

  那次谈话后,姬宝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破。  

  不是边际又来找她了,而是她的脑子里满满都是边际。  

  看到椅子——边际要坐的话要不要擦擦?  

  看到厨具——边际用的话是不是每一件都要消毒?  

  看到时钟——自己给边际的表他是不是一直戴在身上?  

  ……  

  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痕会想到他,看到不见更会想到他……  

  人就是“反剪”!当在身边时,喊着骂着让他离开,跪着求着让他放手,当不在身边时,就仿佛身边处处是他……  

  甚至呼吸,甚至心跳。  

  会想到,此时此刻某事某处有一个人和我干着同样的事啊……呼吸,心跳……  

  波瑾的话又回荡在耳边……  

  “你是他唯一喜欢的女人,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喜欢一个女人到了这种程度!”  

  “他在自己的左腕上装载了手机装载镯,然后又强行拆下么?他是绝城边爷,但是他现在一只手就这么废了。我问他为什么,你猜他怎么回我?呵呵,他说右手要留着牵你的手。”  

  “你还没出国前,爷就准备和你结婚了,有阵子他甚至每天深夜来找我,想要把圣地完全交付给我,他说,要带你走!那时候他就想要和你在一起,不牵扯其他!那时候的他就可以抛弃金钱名誉,只是要和你在一起!”  

  “他吃了安眠药,差点昏死过去…”  

  一天久违的,姬宝喝醉了酒,去电话亭打了一通电话。  

  打给谁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许是随便按得号码。  

  电话里的“嘟嘟”声被取代,“别烦爷!”电话被挂断,姬宝才惊醒,随后像是颓废地让身子慢慢滑下,眼睛慢慢闭上。  

  梦中,有个少年带着一批人,趾高气昂的指着她:“你把衣服脱光,我就给你一百万!如果你不脱,我就杀了你!”  

  画面跳转,自己站定,然后身子像是被谁用力推倒,她努力的转过头来想看清那人的脸,她大呼:“边际!”  

  于此同时她猛地起身,床边的汉克像是被这声吓到了,一言不发看着姬宝。  

  姬宝望了望自己的四周,“我怎么在这儿?”  

  汉克:“昨天你说出去走走,然后喝多了。”  

  “对不起……”  

  汉克微笑:“不碍事,”摸了摸姬宝的头。  

  “汉克,你总是那么好。”  

  汉克抚了抚姬宝的头发,然后手滑下,放下姬宝的后背,大手一个用力把姬宝的身子往前一提,姬宝一惊!  

  她和汉克结婚不下半年,可是两人之间是什么都没做过,虽说汉克不会有孩子,但是他同时也明确的表过态,这不代表他不能行房事。  

  但是她不说,汉克从未主动提过,就连接吻也就一次,可是现在汉克的反应怎么这么不正常?难道刚刚什么刺激到他了?  

  是那个名字!  

  姬宝突然反应过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件事——她刚刚居然叫出了边际的名字!  

  是男人都会有占有欲,任谁都不会喜欢自己妻子在睡着时叫着其他男人的名字的,包括脾气好的汉克公爵!  

  汉克的手握紧姬宝的手,身子慢慢靠近,嘴唇慢慢靠近……  

  姬宝拍了拍他的手:“我想我应该要去梳洗……”  

  “不许去!”  

  “汉克!”  

  汉克抱着姬宝的身子一滚,姬宝直直倒在被子上,汉克公爵疯了似得吻上姬宝。  

  汉克公爵是什么人?成熟理智的化身,姬宝和他相处那么久就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姬宝推搡着,汉克公爵的反应反而更加激烈。  

  姬宝的力气比不过汉克,等到胸口一凉,她鼓足气卯足了气用左手甩了个巴掌,拍在汉克公爵的脸上。  

  汉克顿了顿动作,摸上自己的脸,眼神里的渴望还没散尽:“你是我的妻子!”他说。  

  姬宝用被子裹起自己的身子,低着头一言不发,汉克就这么盯着她看:“姬宝,我爱你,这件事你应该早就知道。如果就简单想要个孩子,我大可不必选你,你懂么?你让我等太久了!”  

  “汉克,对不起……”  

  “你还忘不掉那个男人?”  

  忘掉?谈何容易……刚刚汉克亲吻她的瞬间,她的脑海里居然弹出了边际的脸!  

  也许就是那么一瞬间吧,人的观念就是这样,可能因为某一件小事,或者一句不经意的话改变之前认定的想法。姬宝也是这样,她心里的芥蒂已经一一释怀。而且,在那一瞬间,姬宝认定自己心里还是有边际的!  

  边际没有找别的女人,边际不会因为任何理由抛弃自己,边际是以为自己有了汉克的孩子才会选择伤害自己。  

  爱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件很疯狂的事吧!  

  可是,他们不会有交集了吧?  

  她的话说的太绝……  

  姬宝不说话,就等于了默认。  

  汉克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罕见的抽了根烟,随后出了屋,半小时后又回来,摸了摸姬宝的头发:“我刚刚去不见那儿了,他睡着了,他也很可爱。”  

  姬宝闭着眼,佯装睡着,发生了刚刚的事情着实让人觉得尴尬。她想着,汉克真的是位不错的父亲……  

  “去找他吧,不见我暂时替你照顾。”汉克温柔的摸了摸姬宝的脸:“刚刚我并没想去强迫你,我只是想让你看清自己的感情。你还小,你还可以有自己的未来。知道你心里还有那个男人,我也看得出他心里有你。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和他把话说清楚呢?我爱你,同时我也不想公爵夫人这个身份会拦着你。如果可以,我我会和你离婚。你起找他,不见可以暂时由我照顾,当然我不介意他由我抚养。不过我也希望你记住,我的大门愿意永远为你打开……”  

  平时一下话不多的汉克今天一次性说了好多。他说起和姬宝的种种回忆,像是想和姬宝一起回到过去,再去把时光重过一遍。  

  最后汉克公爵准备要走的瞬间,姬宝爬起,给他个大大的拥抱……  

  “汉克,谢谢你!”  

  人生兜兜转转,又要回到从前了么?  

  边际,你还会在那儿等着我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