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系统咱别惹祸了

第二十四章 怕你不懂我

系统咱别惹祸了 弃率顾 2353 2016-07-21 08:47:26

    第二天晚,顾飞父母本打算也去的,可因临时有事作罢,但准备了件礼物让顾飞送给夏木。  

  这次的宴会相当于家长见面会,于是,顾翱翔作为顾飞的家长出席。  

  当乔望问乔昕大晚上去哪儿时,乔昕也如实道:“夏木说谈了个男朋友,想让双方家长见个面。”  

  乔望呆呆点头。  

  于是,顾翱翔顺理成章的看到了乔昕,乔昕明显也吃了一惊,想起现在不堪的自己,权当不认识他。乔昕的回忆涌上心头,加上心情本就郁闷,就多喝了几杯。  

  乔昕很少喝酒,因为——她一喝就醉。顾翱翔心疼地看着她,看她倒下后便抱着她离开了,全程没和顾飞和夏木说一句话。  

  夏木隐着笑看两人离开,想必顾翱翔明天就会知道乔昕这几年的生活。当初若是顾飞用点心,调查下自己的家庭,也不会弄得如此尴尬。但这也怨不得他,若他真去调查,虽说是对自己上心,但心思未免太深沉些。  

  两人走后,顾飞展开自己的想象说了一通,加上夏木必要环节的“无意”提点,顾飞也猜出个七七八八。  

  这女人,想必就是哥哥的前女友吧!哎,遭遇也真是不幸的。  

  “顾飞,你说她怀过别人的孩子,还骗过你哥,你哥还爱她么?”  

  顾飞点头,夏木疑惑。  

  顾飞又道:“如果是我,当初爱,那么现在我也会爱。”  

  夜。  

  顾飞得知乔昕因为身体虚弱加上醉酒,正在自家打点滴,夏木因为和乔昕一起出门,若是独自回家定然惹人口舌,便打算去九点住一晚。顾飞不放心,说什么也要一起。  

  系统:单纯的男纸啊,不知道这样更会惹人口舌么?  

  两人虽住进一间房,但有两张单人床,顾飞将两床的距离拉近,却并不靠上。  

  关上灯,闭着眼,两人手牵着手讲着以前、现在和未来。  

  夏木早上醒来时,手还是被顾飞紧握着的,她胳膊都发麻了。略微动了动,眉毛皱了在一起。  

  “怎么了?”顾飞睁眼,一下子坐到夏木床边,“胳膊麻了?”  

  夏木点头。  

  顾飞接过她的手,一声不哼为她捏揉着,约莫十五分钟过去,还在揉。  

  夏木看着,说实话顾飞的力道有点大,但还是蛮舒服的。  

  “好点了么?”他问。  

  夏木不说话,看着顾飞忧虑真切的眼神,软软的睡在床边,撒娇地抱着他的腰。  

  “哦,对了。”顾飞从床头拿出个盒子,“这是我父母给你的。”  

  夏木点头:“你看了么?”  

  顾飞浅笑摇头,抚摸她的头发。阳光照进,温馨甜蜜。  

  傻瓜,我是为了利用你才靠近你的啊!对我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说离开。  

  事情一串接一串发生。  

  夏景乐刚出差刚回来就发现公司因货源短缺面临破产,最后竟被查出私自调用公款,公司和财产被一律没收。  

  当然,在这之前,他已和乔昕离了婚。  

  乔昕和顾翱翔的误会解开,并带着乔望住进了顾家,顾家父母好不容易盼到自己儿子有个心上人,开心的不得了。  

  三日后,是两人结婚的日子,两人结婚的第二天也是乔望出国留学的日子。  

  而顾飞和夏木正是高三毕业,无事一身轻,打算等参加完顾翱翔和乔昕的婚礼后一起去旅行。  

  至于婚礼,伴郎么,肯定是顾飞——自家哥哥的婚礼,怎么可能不是伴郎呢!  

  伴娘么,夏木——是作为乔昕好姐妹出席的,两人年龄本相差不大。乔昕想要是没有夏木,自己可能再也不会见到顾翱翔了。于是,夏木做伴娘也在理。  

  顾翱翔和乔昕婚礼当日。  

  除却新郎新娘,伴郎——顾飞内着白色尖领衬衫,外穿黑色西装,显得腿型愈加修长,右耳的透明耳钻在黑发的衬托下更显璀璨,嘴唇轻抿,张扬着高贵的绅士风度。  

  伴娘——白色圆领的小礼服露出清晰漂亮的锁骨,身材起伏有致,阳光洒在夏木的身上,幻出迷离的色彩,张扬的青春活力像葡萄酒洋洋洒洒,芬芳至极。  

  关键——这伴郎伴娘还是一对啊!  

  啧啧啧!众人是纷纷赞叹顾家儿子既有实力,又有福气,听得顾家老长辈们哈哈大笑,欢乐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晚上,夏木走向角落处一直闷头不发声的乔望,乔望看了她一眼,并不说话。  

  “怎么的?我知道你瞧不起我,知道你不想搭理我,不想和我待在一起,不想和我说话,知道你不想接受我是你姐的伴娘,呵!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虚荣,之前缠着夏景乐,现在又和顾飞在一块啊?”  

  乔望看着她,也许先前喝了几杯水果鸡尾酒,他觉得头晕晕的。  

  “你觉得不爽你可以告诉你姐乔昕啊,你在这生我什么气?行,我走成了吧,省的你不开心!”  

  “我……我没有……”他的脸陀红,但眸子像是冰冷的,发着寒气。  

  夏木隐隐听到顾飞在叫她,也听不清乔望支支吾吾说着什么,便环抱双臂揶揄道:“行行!你别再喝了,你明天还要赶飞机呢!去加拿大好好的,别被人欺负了。等着,我叫司机送你回家。”  

  话落,夏木雷厉风行地走了,忙东忙西。  

  乔望坐在那,望着她走来走去,想把这个场景、她的模样刻在自己的脑海里:夏木,我一无所有,所以我选择离开。待我归来,若你幸福,我便远观,若你不幸,那让我陪你不幸吧!  

  乔望睡去,梦中他看到一个女孩和他最讨厌的男人在一起,他没办法阻止,他想,为什么女孩不拒绝?也许女孩想要的不过是男人的金钱。于是,他开始讨厌她。  

  后来,他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女孩会在房里偷偷的哭,原来,她也是孤单的。她和自己一样,是苟延残喘被逼迫这存活在这个世界。  

  他远远注视着,不敢和她——这个和他太过相似的女孩有接触,可是他又想去了解她,这种矛盾的情绪在他内心纠缠不清。  

  那天放学,女孩急匆匆的追上他,说要一起回家,他不再犹豫,不再抵触!  

  后来,他会在门口等,他不忍心看着女孩气喘吁吁只为追赶自己的样子。  

  某天,她被同学邀请回家做客,天黑才回家,他在门口等了三个小时,甚至去了学校找过,但这些,他都没告诉女孩。  

  女孩说想满足自己的一个愿望时,他是多么的惊喜,原来她是关心自己的啊!  

  但——她看到女孩和另一个男孩相拥时,他的心脆了、碎了。  

  但他依旧在伪装,装成不在意的模样。  

  他没能力和那个男孩比较,于是,他选择离开。  

  孤单一人,异国他乡,他不怕。  

  他怕,女孩不懂他啊!  

  耳边传来声音——是女孩的:  

  怎么的?我知道你瞧不起我,知道你不想搭理我,不想和我待在一起,不想和我说话,知道你不想接受我是你姐的伴娘,呵!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虚荣,之前缠着夏景乐,现在又和顾飞在一块啊?  

  你觉得不爽你可以告诉你姐乔昕啊,你在这生我什么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