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系统咱别惹祸了

第三章 你到底上不上来?

系统咱别惹祸了 弃率顾 3441 2016-07-14 21:50:26

    易柳溪上岸的时候浑身湿透,昏了过去,三皇子也被她救了上来。  

  系统君:三皇子帅不帅?  

  某女:你救人的时候看别人脸?  

  某女后悔,自己根本没来得及看就昏了过去。这该死的三皇子,还好被我救了,不然任务完成不了,我岂不是得老死在这!  

  恩,虽然这儿有爱我的爹妈,但是哪一天BOSS把系统格式化咋办?我可不想从世界上消失!  

  系统君:你真的昏了?  

  某女:你才昏了呢!我这叫牺牲自己,懂不懂?  

  某女被自己的智慧折服,只有这样才可以衬出自己的伟大。  

  易柳溪趁着“昏迷”这个借口睡着,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易柳溪睁开眼的时候,一群太医宫女啥的围着她。  

  “你就是易柳溪?”  

  “恩。”易柳溪点头。  

  易柳溪看着面前这个看上去四十小几岁的女人,穿着红色的衣服,华贵的不得了。  

  顿时一个念头冒出:皇太后?  

  “臣女参见皇太后,祝皇太后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女人明显被惊到了,随即又笑了出来。笑的时候露出浅浅的皱纹,不得不说,这个老太婆保养得不错。  

  “皇儿啊,这丫头真是聪明!”  

  南恭在一旁看着,此时的易柳溪面纱已经被拿下,鲜红的胎记显得刺眼。  

  南恭心想,这女子倒是聪明,前阵子还想把她许给南暮呢,哎,谁教她突然张出快胎记呢,怨不得他啊!  

  “太后谬赞。”易柳溪欠身。  

  “皇儿啊,哀家甚是喜欢这丫头啊!”  

  南恭故作赞同地说:“朕也觉得这丫头不错啊!您看,今天是您的六十大寿,要不今天朕给这丫头安排门亲事?”  

  “哀家想把这丫头许配给暮儿。”太后对易柳溪是真的喜欢,按道理来说,丞相嫡女的身份当王妃也是理所应当,关键是这丫头命苦,一脸丑相,只能做侧妃了!  

  “朕倒是觉得她和木晨很登对啊!”  

  “木晨?”说到这,太后心里一股刺痛,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孙健健康康的?  

  “是啊,朕其实早就觉得他们登对了!”南恭一直打量着皇太后的表情,看她也面露不舍,才说道。  

  太后心里也是不快,还记得木晨小时候是那么聪明活泼围着自己,叫自己“皇奶奶”,现在却变得神志不清。  

  太后看了眼易柳溪,这姑娘长的是丑,也倒是聪明,应该也是个贤惠的女人,如果木晨娶了她,也算是积了福气!  

  见皇太后没有说话,南恭忙应声道:“好,朕现在去办!”  

  两个人说话的整个过程,易柳溪都在旁边,没有一个人询问自己的意见。  

  哎,古代的女子就是悲催!  

  某女默默祈祷:希望下一次任务自己能脱离古代女人的厄运~  

  第二天,全城皆知,十日后丞相嫡女下嫁给三王爷。  

  丞相府。  

  “溪儿,你愿意嫁给三王爷的么?”兰欣轻柔问道,带着心疼。  

  易忠国在一旁站着,一言不发。  

  易柳溪看着,怎么一个个都死气沉沉的?  

  随即易柳溪微微一笑“娘,没事的。”  

  “可是,二皇子怎么办?”小悠在一旁问道,她知道,小姐可为了二皇子做了那么多啊!  

  “他要是真的倾心于我,定然不会同意这门亲事。而他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说明了什么?”  

  众人一听,晃然大悟。  

  他们能做的,就是尊重,尊重易柳溪的决定。  

  接下来的几天,南暮有陆陆续续派人来打探情况,也来找过易柳溪两次,可都被她拒绝。  

  本想是在她面前假装向父皇请求娶她,可是遭到拒绝他也无可奈何。然而,事情出了一点偏差。以至于到了他一向父皇提出这个建议,就有可能在皇奶奶的怂恿下被采纳。  

  于是,他什么也没做。  

  于是,他的计划失败了。  

  很快十天过去。  

  人们的嘈杂声和唢呐的庆祝声交织在一起。  

  大街上人来人往,远远望去一片红色。  

  南暮在茶楼上看着那顶刺眼的花轿,想着易柳溪原来的脸,想着他们之间的点滴,心被揪了一下,一杯猛酒下肚,带着灼热在体内。  

  花轿突然停了,易柳溪就看到一双大手,直接将她拉出,猝不及防。  

  媒婆在一旁叫道:“王爷啊,你还没踢轿呢!”  

  男人也不管媒婆的话,拉着易柳溪的手一直走。  

  “王爷啊,王妃的脚不能碰地啊!”  

  易柳溪无语,这个傻子,额,好任性!  

  不过,谁叫人家有这个资本嘞?  

  话说,他的手掌好大好宽,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我要拜堂!”磁性魅惑的声音却说出令人哭笑不得的话。  

  媒婆也是无语了,自己跟着较什么真,又不是自己的女儿嫁人!  

  敷衍无趣的拜堂后,易柳溪被送入了房间。  

  一路上,她都在问自己:这个三王爷是真傻假傻?  

  好好的走路也掉进河里,还好遇到老娘!  

  所以这么说,老娘也是救了他一命!  

  当然,她也非救不可!  

  南木晨死了自己的任务又怎么完成?  

  突然,易柳溪听到了脚步声。她本以为南木晨还要等好久才会来呢,怎么这么快?  

  因为王爷是个傻子,所以那些繁文缛节自动省略,也没人给这个傻子灌酒。  

  所以,他就早早的来了。  

  慢慢的,易柳溪感觉到他的靠近,看到他的脚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的手轻轻为易柳溪掀开红盖头,易柳溪本想“羞涩”地抬头,但一想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傻子,也就直截了当抬起了自己的头。  

  四目对视。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女弱弱说了句:难怪长相是六颗星呢!  

  现在的她没有带面纱,鲜红的胎记映照着血红的嫁衣。  

  某男顿了一下:“娘子~”南木晨撒娇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反差!她的小心脏!  

  不过,他为啥要顿一下?  

  “相公~”某女学着某男撒娇说道。  

  某男的心被震了一下,她长得丑是自己的意料之中,不过暗影那边传来的情报不是说她是个温柔知礼的女人么?  

  她怎么不害羞?  

  某男不高兴了,不好玩啊!  

  某男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尴尬的呆笑。在他的意识里,傻子呆笑是一件正常的事,随后便坐在一边玩手指。  

  可是,易柳溪却不觉得!  

  大脑将刚刚的画面飞速倒退,又极其缓慢重播。  

  是的,他刚刚手足无策,然后思考了2.41秒,傻笑了7.65秒,愣了1.03秒,才坐下玩手指,并且玩手指的时候有意无意看向自己4次。  

  而且坐下的时候,没有声音,没有大动作。  

  从科学角度分析,傻子会做自己认为不傻,别人看起来很傻的事情。  

  而这个傻子认为自己此刻很傻,可是别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傻。  

  “相公,我累了!”某女坏笑,娇声说道。  

  某男眼眸一黑,这个女人连傻子都要勾引?也难怪,这是个丑女人嘛!  

  “那娘子快睡哈!”南木晨无害的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  

  那模样,就和小孩子一般。易柳溪终于知道为什么没人知道他装傻的原因了。  

  只可惜,谁他遇到了自己~  

  “相公来陪我嘛~”易柳溪自己都要吐了。  

  某男忍不住了,“贱女人!”南木晨想过,就算她告诉其他人自己不傻,别人也不相信。顶多会以为,自己满足不了她的需求,所以在说谎。  

  某男正等着某女撒泼,做好了一切准备。  

  她要是大叫他就捂住她的嘴,她要是扔枕头啥的,他就扔回去。  

  但是换来的却是女子看不透的坏笑,不好!  

  南木晨觉得这个女的一直在演戏,而自己却主动露出破绽。“怎么,不傻了?”女子笑靥如花,带着份自信。  

  淡淡的月光洒下,照在女子身上。南木晨不语,对女子的自信和聪慧带了份赞赏。  

  南木晨看着她手中的动作,她将凤冠直接放到地上,身上的首饰一个个摘下,利索脱下自己的红袍。很快,女子只剩下白色的中衣,她拿下发髻上的最后一个银钗,黑发如瀑,南木晨就这么安静地看着,直至易柳溪忙完一切看着他。  

  “明天要进宫,快睡吧!”易柳溪少见的带着丝丝女子的柔情。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一脸淡漠,连声音都变得阴沉。  

  “能是什么人?”女子说话间已经上床盖好被子,“你的王妃易柳溪啊!”  

  南木晨在有些人面前装傻,却可以看清他们的一切心思。为什么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放下防备,却一点都看不懂她呢?  

  南木晨没有动作,右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完美的侧脸映在易柳溪的眼中。  

  “可是你的性格和我知道的不一样。”男子一脸从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按道理自己隐藏二十几年的身份被别人轻易发现,不是应该紧张么?  

  “人是会伪装的,恰巧,我很善于伪装。”女子镇定回答,不去想南木晨那张脸。  

  南木晨对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是太满意,微微皱眉头,轻启朱唇:“你好丑。”  

  易柳溪听了,不怒反而笑了起来:“我知道我丑,但是你也别说出来啊,人家可会不好意思呢!”  

  南木晨的定向思维被打乱了,彻底乱了,我说她丑她居然笑?  

  其实,易柳溪脸上的是一种颜料,只要是被颜料触碰到的皮肤就会变红。不过时间长了就会伤害皮肤,所以每天要用特制的药水清理颜料触碰到的皮肤。  

  不知何时,窗外刮来一阵风,易柳溪向窗外望去,天空不见一点亮光,连星月都隐藏了身影。  

  “喂,你到底上不上来?”某女愤怒,这个南木晨真是给脸不要脸!  

  “上来?”南木晨将这两个字加深语气重复了一遍。  

  “对啊,上来啊!”易柳溪急了,用力拍了拍床,顺口说道。  

  可是,为什么这句话感觉怪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