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世界之大 何处寻你

第二章 再遇苏恒

世界之大 何处寻你 糖小森 3042 2016-02-17 15:47:16

  “宇宇,宇宇,你快起来,今天你上午还有课,而且我和苏恒幸福的终身还指望着你呢!”一大清早,吴敏就再次扯着她八分贝的女高音将我从自己凌乱的狗窝中拉了出来。

我顶着鸡窝头,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睁开惺忪的睡眼,很逗比的望着吴敏:“不对呀,我刚才看表才6点钟呀,而且你看现在天还是黑的。”

“唐境宇,你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现在明明已经9点了,我看你是看表的时候看倒了吧。”吴敏说着朝我脸上一扇,气冲冲的拉开我床边的窗帘,刺眼的阳光射进我的眼睛,痛得我连忙遮住了脸。

“谁特妈的把窗帘给拉住了。”我揉着红肿的眼睛,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是张妈妈,她今天和刘青青在文学系八点有课,怕打扰您老继续睡美容觉,所以把窗帘给您拉上了。”吴敏双手环腰,歇着白了我一眼。

啊!!!

九点了!!我当即反应过来,迅速从床上连滚带爬的蹦了起来,不顾形象,直接干脆利落的将一头及腰的黑发简单的束在脑后扎成马尾,胡乱的套上白色的T恤和深色七分牛仔裤,嘴里叼着桌子上的豆浆油条,直奔建筑系大楼,要知道,建筑系的老师可是有很多种让迟到学生痛不欲生的方法的方法。

“记得苏恒!”远远地,我就听见吴敏从远处传来的呐喊。

我躲他还来不及,还帮你追他。

我在心中小声嘀咕。随即抬手一看手腕上从路边摊讨价回来的手表,不好!还有五分钟!

我猛吸一口气,迅速向教学楼冲刺,心想自己学分本来就低,如果再因为迟到而扣分的话,看来期末就会被请到政教处喝茶......

之后...之后...

猛跑的结果就是不会迟到...但...足以丢到你整整半条小命。

“唐境宇,唐境宇来了没?”刚到大门就听到老师点名。

“到。”此时我气喘吁吁的趴在门口,太好了,终于赶上了。

在我们这个门课中,每次只要在老师点名之前赶到,都算不上迟到,而每次我来时,后面都会有一大波学生赶来。

我抬头无力的看了看教室,顿时下巴惊的差点掉了下来,本来以前寥寥无几的教室中现在竟然挤满了人,不仅如此,连后面都站的满满当当,而且,大部分都是...女生?

在这个门课纵横的时代,建筑系和理科系就如同后宫三千佳丽中的一位不受宠的答应。可今天,竟多出了那么多的...女生。这简直是比万年难遇的火星撞地球还要罕见呀。

“唐境宇,唐境宇,唐境宇到底来了没有?”讲堂上的严老师敲了敲手中的教棍,怕是刚才教室太吵,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到!到!我在!”我费力地挤进教师,好比容易找到一个角落里的空位子坐了下来,大声的朝老师喊道。

吁~这年头连上个课也这么拼命呀。

“今天上课的同学这么积极,来了这么多人呀!”严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调侃道。

“报告老师,我们都是其他系的,今天来这旁听的。”这时,一名大胆的女生站起来解释道。

“我们都是为了苏学长。”另一个女生站起来一副含羞的样子说。

哈哈!

教室里随即传来一阵哄笑,不过大多数都是笑这个说话的女生。

“哦?看来苏恒校草挺有魅力的。”讲坛上的严老师没了往日的眼里,半开玩笑的说。

什么年代呀!果然是人活一张皮!看来苏恒也是老少通吃嘛!

我在心底狠狠吐槽,一遍遍问候了苏恒的祖宗十八代。

“老师,其实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魅力竟然这么大。”不知是从教室何处传来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虐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

幸好我从小耳力好,寻着声源在教室中寻找。最终眼神定格在我对面的一排角落里。

他一如小时候一般,褪去稚嫩的青涩,透着一股成熟的魅力,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双眸微睁,如黑夜中的宝石一般闪耀,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张削薄轻抿的唇,修长白皙的手上不停地翻转着一支钢笔,另一只手则随意慵懒的撑着头,却好似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一般温润,去透露着丝丝寒气,而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冷峻中加入了一丝不羁,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我不得不承认,虽说A大帅哥云云,可是不仅家世好,成绩好,还长得帅的“三好”男生已经基本灭绝了。

除了苏恒。

但是,虽说苏恒长的是挺帅的,但对于我唐境宇来说,什么帅哥没见过,什么场面没看过,苏恒又算的了什么?

而且,千万别以为苏恒是什么无公害小绵羊,凭我这么多年对苏恒的认识,他可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呀!

我又朝角落看了看苏恒,只见他正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第一的。

我在心中默默怨恨,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同时第一,为什么他就被人宠,我就没人疼呢?

不知不觉间,听着严老师堪称史上最烂的催眠曲,我竟然睡着了,闭上眼睛前还不忘让身边的同学记得下课的时候叫我,还做了一个白日梦?

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乔家大院,看到了以前的小伙伴们,有张三,李四,虎妞,当然,还有苏恒,我们一起手拉着手在大院的扶桑树下,唱歌,跳舞,围着一堆篝火讲着老的不能再老的鬼故事,可是,这时候,本就明朗的天突然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转而又变成了倾盆大雨,天空中还时不时的传来阵阵可怕的雷声还伴着闪电向我们席卷而来,刚刚还燃烧的篝火瞬间被熄灭,小伙伴们仿佛变魔术般从我的视线类消失,正当我陷入一片黑暗时,苏恒打着黑伞向我走来,将坐在地上浑身湿透的我紧紧揽在怀里,仿佛想用他温暖的身体将我从寒冷中驱散,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一切好想回到了苏恒临走前 的那个雨季,他将我抱在怀里,对我说:“放心,我一定会在回来的。”我突然想被什么惊醒了一般,突然将苏恒推开,朝他大吼:“苏恒,你这个骗子!”苏恒想再度将我揽在怀里,我却不顾他的劝阻,毫无形象的瘫在地上,任由泪水将我浑身浇透,空中不停的呢喃:“苏恒,你是骗子,骗子,骗子......”

“唐境宇,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迷迷糊糊间,我仿佛听到了严老师的声音。

脖子好酸呀!

我感觉到脖子一阵阵没有来的酸痛,下意思闭着眼锤了锤脖颈,俗话说,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扭了头头继续睡,转头间,我半眯眼睛,正好看到苏恒薄唇微勾,嘴角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手中还转着他那只看似名牌的钢笔。

这家伙一笑,准没有好事。

这可是根据我与他相处多年的经验得来的。

“唐境宇,唐镜宇,起来回答我的问题。”严老师的唠叨声再次响起。

怎么回事,最近怎么老是梦到严老师。

我在心中嘀咕,转了个头接着做着我的春秋大梦。

“唐境宇,严老师叫你。”身边的同学摇着我的肩膀提醒道。

“严老师,严老师叫你呀......”

严老师叫你......”

严老师、

严老师!

不好,严老师叫我!!!

我当即一个踉跄,从凳子上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严老师呀,看在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1岁弟弟,你就饶了我吧,我发誓从今以后上课再也不睡觉了,你千万别扣我学分呀,不然我回家又要被老爸打屁股了!”想都没想,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悔过求原谅的话。

“哈哈哈~~”教室里果不其然的爆发出一阵阵哄笑。

意识到刚才说了什么的我,羞愧的连忙捂住了脸。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笑了,安静!”严老师适时的训道。

多亏严老师,教室里立马安静下来。

看教室安静了下来,严老师敲了敲手中的教棍,向罪魁祸首的我说道:“唐境宇,不是我说你,你成绩差也算了,上课还不认真,这样成绩怎么会提高,如果你今后再这样,我觉得有必要把你的家长请到学校喝杯茶,好好谈谈你关于写文的事了。”

果然请家长神马的自古以来都是老师的杀手锏。

我在心中汗颜,嘴上却点头哈腰;“知道了老师,我一定会把成绩提上去了。”

见我态度良好,严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这就对了,以后不懂得多向苏恒请教,你看苏恒,长得又帅,成绩又好,学习还认真......(以上省略N字)。”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足足听了严老师将近半个小时的《论苏恒有多好》,这才做到了位子上。

当坐在位子上的那一刻,我才有一种重回大地的感觉。

可恶的苏恒,都是因为他,下次绝对不放过他。

接下来的时间,纵使我在困也不敢睡了......

糖小森

这几天都在走人夫,所以来不及更,大家见谅哈,另外因为小森是学生党,所以可能无法及时更,从2016年起,每周六周七更新,至于一次多少更,就要看客官们的花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