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离歌

第三章 准备(一)

离歌 汪小泽 1361 2016-02-16 13:21:41

    天已蒙蒙亮,幽兰散发出的清香唤醒了熟睡的人儿。  

  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天空,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呼一声,“哎呀,不好,要练功!”  

  急匆匆地跑到院后,被风吹起的绿色衣衫显得朦胧。而湖边伫立着一白色人影,萧萧瑟瑟,觉得落寞。  

  绿萝冷汗直冒:雪主会不会怪罪于我,糟了糟了糟了!  

  “雪主······”怯怯地唤了一声,低着头等着受罚。  

  “开始吧。”唯安转过身,手中拿了一把剑,华丽的流苏倾斜在旁,直接忽视绿萝的胆怯,拿着剑挥舞起来。  

  风沙沙地吹过,每一招式都有行云流水之意,应和着风,看似柔弱却又不失耍剑该有的力度,招招致命。  

  绿萝见唯安没有怪罪自己,回过神来,略施法术,变出一把木剑,跟着她开始挥舞起来。  

  对于她这种没有一点武功基底的人来说,每一招,每一式都显得很笨拙。  

  也对,刚开始练是有点不得心应手。不过,努力练就一定会熟练,武得像雪主那么好。  

  唯安抿着薄唇,脑海中回忆起儿时武剑的场景,这些都是爹娘教给她的,心中不免泛起一阵苦涩。  

  武剑完之后,就见唯安警惕地望向屋顶,闭上眼睛,以狐妖灵敏的嗅觉感受着周边的气息。  

  忽的瞪大眸子,那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他!  

  唯安上了屋顶,便见来人缓缓现身。  

  他身上飘出的清香让一切都明了起来。  

  唯安打量着他,微微皱起眉,他不就是昨日······  

  虽然那时天未亮,但他身上的气味忘不掉。  

  “在下并未有意冒犯公子,只是见这清新雅致,便进来瞧一瞧。”面前的人躬了躬身,“哦,对了,在下殷堂,敢问公子大名?”  

  殷堂?殷是云国的国姓,难不成他是云国皇室?  

  “唯安。”见他彬彬有礼,微微点了点头。  

  绿萝紧张兮兮地看着屋顶上的两人,无奈自己又上不去,哎~~~~  

  唯安瞥见他腰间的玉佩,更笃定了自己的猜想。  

  那他是否见过······  

  二人无话可谈,唯安便下了屋顶,转瞬间便消失不见,绿萝紧跟其后。  

  殷堂不知不觉笑了起来,原来她是女儿身。  

  “绿萝,这是三本心法与口诀,你回去好好看,若有不懂可来问我。”唯安手中多出几本书,每本书都很厚。书角已泛起淡淡的旧黄。  

  绿萝看着书,天哪,这么厚,何年马月才能看完。  

  接过书,绿萝点了点头。  

  将来一定要成为雪主那样的人。  

  夜已深,繁星点点。  

  唯安侧身倚在榻上,雪白的毛毯被清风吹起。窗子露出一道缝,风便从中袭来。  

  晶莹的眸子透出光亮,勾唇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时日不多,该来的总会来。  

  尽早结束,也好让我安生。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放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另一间房中,温暖的透着点鹅黄色的烛光照亮了书桌,一张小脸在烛旁熠熠生辉。  

  桌上摊着几本书,密密麻麻的小字几乎没有间隙。  

  觉着困意,绿萝准备睡觉。  

  烛焰颤了一下,银光一闪,绿萝应声倒下。  

  就在前一秒,唯安已从榻上站起,冷眼看着绿萝的房间。  

  这么心急?  

  “六皇子这是要去哪儿啊?”唯安笑着站在一脸惊讶的人面前,血色的红唇微启,平静地吐出。余光又瞥见在一旁挣扎的绿萝。  

  谅他也不敢动我的人,充其量不过是用她来要挟我罢了,而目的是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呵,安公子也真是警敏。”朔寒甩甩袖子,扬长而去,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解开了捆在绿萝身上的粗绳,轻哼一声跟着朔寒走了。  

  凉风刺骨。月已明,白闪闪的月光倾洒,树叶哗哗的响,为何又觉得如此凄凉。  

  “没事吧。”扶起趴在地上的人,用温和的话语安慰道。  

  绿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大大的眼睛睁着,浓密的睫毛扑闪了好几下。  

  “没······没事。”  

  经过这次,想必他不会再来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