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时光不及你深情

第四章

时光不及你深情 南安一夏 1967 2016-05-30 21:45:19

    在及其诡异的气氛下,终于吃完了饭。  

  “呼……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外面的空气这么清新,天呐,刚才都觉得自己快被陶瑾尧的暗箭射死了!”一脱离陶瑾尧的视线,林锦就忙拍着胸口感叹一番,这绝对是传说中六千瓦大灯泡的节奏,偏偏这个不知趣的人还是她,最可恶的是,她今天好不容易下了决心打了最爱的排骨,硬生生被他俩弄得味如嚼蜡,坐在某人身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度怀疑,要是时间再久一点,自己是不是就冤死在某人的眼神下了,明明她也是迫不得已的好么。  

  在柯宁和陶瑾尧之间,最终还是顶着压力选择做了四十分钟的电灯泡……也真是不容易啊!  

  “嗯……谢谢你!”走在她旁边的人好似才回过神来,于是冲旁边一脸可怜的林锦抱以一个歉意的笑。  

  刚吃完饭的林锦,听她这么说马上换上一副得意的笑,“那是,虽然我承认陶瑾尧很帅,可是我不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要是你不愿意,我绝对时时刻刻站在你这一边啦!”说完一副我很伟大的样子,还冲柯宁俏皮的眨眨眼!  

  “好啦,我知道你最好,嗯……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请您赏光让我请您吃一顿饭如何?”柯宁觉得好笑,于是就顺着她的话说出来了。  

  “真的吗?我就知道我们家柯宁最好了!”某人眼里一听到免费的午餐就两眼放光,抱着柯宁的胳膊迫不及待的开始确定!  

  “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要我请你吃饭,你还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说完一副大义凛然,为了饭什么都可以去做的样子!  

  看她鼓着腮帮子的样子,一时没忍住,柯宁点了一下她的脑袋,并无奈的说“你啊!我又不会让你去上刀山下火海……”  

  然而林锦巴巴等着她吩咐的事,在这天晚上也没有接到任务,原因是从柯宁下午请假出去后就没有回来,于是到了寝室快关门的时候,寝室的人都有些疑惑,也为她担心,林锦更是坐不住,坐在床上紧紧锁着眉头,手机也打不通,这会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联系到她。  

  更奇怪的是,今天一整天都不对劲的马利文这会儿到是安静的没有说话,这对于寝室的人来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这种时候没有添乱的冷嘲热讽。  

  柯宁下午匆匆回到家的时候,房间里面的景象另她差点窒息,客厅里没一件完整的东西,就连客厅唯一的一个破旧老式电视剧都被砸碎得屏幕破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嘤嘤的哭泣声从里面传来,只是一刹那就明白回来到底怎么回事,深呼吸一口气闭了闭眼才一步步向前走。  

  脚下突然传来的刺痛似是没感觉到,临近傍晚门口照射进来的夕阳慵懒的敷在地板上细碎的玻璃渣上,却泛着无尽寂寞冷冷的光芒。  

  “妈……”  

  看见倒在床头低声哭泣的女人,柯宁轻轻试探着喊了一声。  

  李芳华听见柯宁的声音赶忙止住了声音,匆匆擦着脸上的泪痕。  

  “他们,他们又来了?”  

  “爸呢!”  

  毋庸置疑,问出口她大概已经猜到了结果,大概又是跑到什么地方躲着了,也好,这样算是有好几天不会回来了。只是想到妈妈一个人在家,此时眼里满是绝望的无可奈何。  

  “你爸这几天不会回来了,宁宁你怎么回来了?”李芳华拉过她的手关切的问,这种事情,她不想让女儿看见。  

  柯宁坐下眼睛瞟到桌边到处散落的药,顿时胸口揪在一起,“您又犯病了,他怎么不管你就走了!”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不,不是,那是走了之后我才犯的。”李芳华看见女儿眼里的悲伤,心里叹气。  

  “你爸他……你爸他让你这段时间别回家了,不是马上高考了吗,千万不要因为家里分心……”  

  “如果不是他,我怎么能够安安心心在学校学习!”不了察觉的拔高了声音,说完自己才后知后觉有些后悔,这种时候怎么能说这种话。  

  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怎么也做不到这种时候依旧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宁宁!”话音刚落,随着一声呵斥,李芳华也被自己惊到了,这是她为数不多的一次对女儿的呵斥,这下一阵愧疚。  

  “宁宁,我知道是爸妈对不起你,你爸现在已经很少出去赌了,你也知道,他到现在也不能接受当年的变故,这些年他也很痛苦,你爸他在公司没有破产钱不是这样的,有时候想到以前我总是觉得眼前这个人我从来不认识,可是不管怎么样他终究是你爸,他无非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  

  带着愧疚说出这句话时,面前的柯宁紧抿着唇,静静听完这句话,她突然觉得很疲惫,前所未有的疲惫。  

  如果几年前妈妈说这些话,她可以理解,可是现在,亲眼见证一天天堕落下去的丈夫,到底是有多深爱才能做到毫不计较到这个地步,要知道,当年的她也是一个游走在上流贵圈贵妇,而现在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也毫无怨言。  

  柯宁深深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苍老了好多的女人,心里像刀割一样疼,“……我请几天假陪你。”  

  “不行,你赶紧回学校,我没事,对了,趁现在还有公车,你赶……”  

  “妈,你觉得家里现在这个样子我能回去好好学习吗,你瞒着我就算了,可是我知道了,怎么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回去安心学习呢!”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话,柯宁眉头皱得很深,突然觉得心很累。  

  接到王叔打来的电话时柯宁正在去见那个女人的途中,一整天的心里隐隐的不安,在冲到门口时才明白过来,这是第一次自己这么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