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时光不及你深情

第三章

时光不及你深情 南安一夏 1920 2016-05-26 23:05:10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两个人也没说话,气氛有些僵硬,比起平常,她能明显感觉到马利文对她的态度愈发冷淡,其实,不止冷淡,有时候她无奈的怀疑这样下去,两个人根本就是连陌生人也做不成,她渐渐把她当仇人一样,在陶瑾尧的一次次的锲而不舍之下,殊不知这样把她推上了水深火热的境地,虽然表面上平静,可是终究是一个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不愿意把关系搞得这么僵,因为她俩的原因,竟然整个寝室都越来越有种别扭的味道在蔓延。  

  “柯宁,这次马利文怕是真的打算跟你老死不相往来了?天呐,今天早上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我都怀疑她要把寝室炸了,放个东西恨不得把地板砸烂,寝室的人都不敢靠近她超过一米,怕踩到地雷”中午去食堂的时候林锦中午憋不住唉声叹气的说。  

  “……”柯宁勉强扯开嘴无奈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她一上午的时间除了因为马利文觉得烦躁之外,大多数时间还是在想下午的事情,不知道那个女人最终会给她一个怎样的答复,不期待是不可能的,尽管心里一再安慰自己不要太在意,只要跨出了这一步已经是一种成功了,何况她现在没必要这么急,唐俊说她还小,即使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可是,多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比起即将到来的高考更加让她担心。  

  就在柯宁低头准备吃饭的时候,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的人,柯宁下意识皱了一下眉,这种幼稚的事情只有他才能干得出来。  

  看着一脸无奈的被迫坐在旁边桌上的林锦,还有眼前这个丝毫不觉得有何愧疚之意的人,柯宁捏着筷子的手有些收紧,顿时没有多少继续吃下去的欲望了。  

  “你怎么不吃了?”陶瑾尧皱着眉望了没动的人一眼,“来,我打了糖醋排骨,你吃点,最近好像瘦了很多。”坐下的人一边说,一边自顾自的给她夹菜,看着她盘里的菜不自觉皱眉,一天吃这种东西怪不得越来越瘦。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于是刚才特意打了很多肉,真不知道女生怎么那么喜欢减肥,嗯……他还是希望柯宁胖点好。  

  就这样把盘子里的肉一口气夹出去了好多,整个过程做得特别流畅,丝毫没有发现对面人有何不妥。  

  柯宁看着他这样子只觉得心累,就跟以往一样,同样的事情出现几次,第二天就像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我行我素。甚至有次在操场摆满了蜡烛都被学校保卫室的人全部收走并且还被叫到办公室去,第二天依旧在她面前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后来听林锦说那次陶瑾尧和薛粤他们折腾了一晚上,因为风大,几个人在操场忙得手忙脚乱又搞笑又挺悲惨的。  

  “他为你做到这份上,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坚持,而且还是陶瑾尧。”  

  每次林锦忍不住问她,她都只是冲她无奈的笑笑,并没有给她回答。次数多了,就连林锦都不再问了。  

  所以,就连林锦都坚持不下去了,陶瑾尧你为什么还不知难而退呢!  

  陶瑾尧之于她,有时候她想,就像一个在沙漠里面走了很久的人,在无边无际的恐惧中以为自己随时要死去时突然找到的一片绿洲,想向前,却没有能力判断不知道摆在自己前面的是绿洲还是……沼泽,因为,输不起!  

  她觉得自己再没有那个力气和勇气再去接受生命中难得的一丝美好,何况,没有结果的事情,她不能让自己在这上面投入太多时间,爱情这种东西,之于她,大概是一个奢侈的物品。  

  薛粤说:柯宁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可就算是块骨头也没见哪条狗拿不下的,怎么一到她这儿,平时张牙舞爪的陶瑾尧就变得温顺无比了?关键时刻就应该把獠牙露出来才是硬道理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昨天晚上再一次被无情拒绝后,寝室几个人回去后的深刻总结,但是只差没把陶瑾尧气得往那张整天搁这事儿冷嘲热讽的薛粤脸上呼上几拳,丫的!敢情拿他比做狗呐,还狗都不如!  

  本来心里郁闷,正当要发作的时候某人眼疾手快,放下早已被他无情摧残的花撒丫子钻进厕所里了。  

  后来临睡前陶瑾尧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当时越想越激动,记得有一次也是故技重施给柯宁制造浪漫的时候,那是唯一一次是在被他弄烦了事后竟然主动提起了那件事,当时她是怎么说来着?“你难道觉得这样子的求爱方式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或许凭你陶瑾尧几个字在这一中随便找个女生不用付出这么大代价都能成功,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打算一直这样用这种方式来打扰我的话,我还是劝你别浪费心思了,你知不知道,你每这样做一次我就得多承受一次别人对我的“品头论足”,这种滋味真的不怎么好!”  

  当初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柯宁最想摆脱陶瑾尧的时候,因为每次陶瑾尧有所动作,那么她就会被被拉出来像动物似的接受大家的各种评论,或无奈,或羡慕,或嘲讽,或不屑!所以在马利文说出“自命清高”后,她当真难受了好几天,那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这种词,也是那一次,她才知道,原来被陶瑾尧纠缠,大家不是同情她,而是开始各种冷嘲热讽!  

  当然陶瑾尧是不知道的,越想越觉得肯定,顿时才懊恼不已,偏偏自己选了一个最让对方讨厌的方式。  

  柯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