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Chapter 038 病起(贰)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昔年灵犀 1618 2015-04-08 09:00:00

    疼痛的夜总是过的万分漫长,服下了红袖熬好的药后虽然不在做梦了,可是心脏深处还是难以遏制的疼痛着。纳兰明月幽幽睁开眼,见窗外依旧黑漆漆的未有苦笑。

  天还未亮,她到再也睡不下了。

  “红袖……”艰难地从床上坐起,她昏昏沉沉地等着红袖进来,可等到的却是一道快速闪进来的黑影。

  “谁?”

  她吃惊地大喊,来人却不慌不忙地走到她跟前,而后又踱到烛台旁边将蜡烛点起来。

  房间内,一瞬间灯火通明。纳兰明月借着昏黄的烛光才看清楚来人,那冷漠的表情,冰冷的眼神,不是司马睿还能是谁。

  “你怎会在此!红袖呢?”

  男人的薄唇生硬地扯了扯,冷冽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笑意。

  为何在这里?这得归功于萧国的纳兰丞相。他深夜强行闯入睿王府,指着他的脑袋大骂他无情,他女儿为了他几欲死去,说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让他务必往丞相府走一趟。说的他好像是杀了他那儿的凶手似得。

  “丞相让本王来看你。”

  “所以你就公然夜闯小姐闺房?”

  司马睿面无表情的脸难得扯了扯眉毛,那动作似乎并不认为有何不妥。

  纳兰明月无语,“我爹为何平白无故去找你,难不成你医术高明?”

  司马睿神色一僵,沉默了好半晌后方不自在地回道:“丞相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纳兰明月有些懊恼,她竟没想到纳兰成德会以为她现在这样子全是对司马睿思念过度所致,还把人给带来了。可是,转念一想,司马睿是出了名的冷漠,又岂会因为她爹爹的话而来此探望。

  “你不是特别讨厌我吗?可是忽然转性决定接受纳兰明月的爱意了?”

  男人未有回话,黑眸深深地看着她,沉默着。

  纳兰明月自觉无趣,又道:“刺客那件事,你查的如何了?”

  司马睿坐到床边,将一杯清茶递给她,声音依旧低沉清冷,“四弟想要顺藤摸瓜查询刺客所在,那批刺客却好似人间蒸发一般,一点踪迹都查不到。”

  纳兰明月浅浅地抿了一口,问道:“或许他们任务失败,被暗杀了也未可知。听闻江湖上有死士的传闻,一些达官贵人出于自己利益考虑都会暗中培养死士用以执行暗杀或者行刺任务。出任务前他们都会饮下毒酒,一旦任务失败便会自杀避免留下线索。”她望向司马睿端详她的目光,冷笑道:“或许,你们几位皇子为了培植势力亦会养这些死士吧。以三皇子的实力,若是行刺失败,大体是让他们死了,死后应该是连尸体都毁了,又岂会查的到。”

  察觉到男人眼神里忽闪而过的杀意,纳兰明月深知自己已探到男人的底线。司马睿何等聪明,若被他知晓她故意引开他的注意,怕是会被怀疑吧。

  垂下眼帘,她夸张地打了个哈欠。

  “好累。”说着,便大着胆子趴在了男人的肩膀上,许是摄于主人冷冽的气势,纳兰明月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双肩的冰凉与僵硬。

  “累了就好好休息,追查刺客之事怎是你这种女儿家做的。”男人沉默了片刻,徐徐吐出了这几句话。

  纳兰明月有些吃惊,第一次从司马睿嘴里听到这种话,不忍打乱便又说道:“怎么不是我做的?本小姐可是纳兰世家的唯一继承人,族里的长老们等着见我呢。一想到这个便很头疼。”

  男人眼神闪了闪,继续回道:“他们的话你若受用便听着,若不受用只需左耳进右耳出,何须头疼?”

  纳兰明月抬眸,探究似的望着司马睿,唇角微微上扬,眼底含着赞赏的笑意,“我倒忘了,二皇子应该也是受尽家族中长老们的折磨的。”站在他身后的是乌家的长老。

  男人回头与她对望,见她一副花痴的模样黑眸渐渐冷了下来。

  两人如是沉默了半天,待纳兰明月觉得男人应该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却又听得他说道:“听说你今日在长门宫救下了蓝氏。”

  纳兰明月心里一痛,不愿回想的记忆再度袭上来,“终是来不及。”说完,在男人回复之前,转移话题道: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好好闻。”

  她狠狠地吸上一口,只觉得连遭乱的心都忍不住安静下来,而枕在脑袋下的肩膀亦宽厚的让她莫名西南。纳兰明月寻着味道又壮着胆子往司马睿边上探去,不消多时便沉沉睡去,均匀的呼吸在安静的房间内悠悠响着。窗外的月光透了进来,将她苍白的睡颜衬得越发白亮,男人安静地坐在床边任由她靠着他,竟是毫无将她推开的意向,一双黑眸深深地看着她,反复打量,眼波里尽是猜疑神色。

  如此,便是一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