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Chapter 037 病起(壹)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昔年灵犀 2013 2015-04-07 09:00:00

    纳兰明月是在秦贤妃的瑶华宫中醒来的,床边围着数人,哭红了双眼的红袖,一脸严肃的秦世朗,还有说不上什么表情的秦贤妃,以及眼里传递出浓浓担忧的司马珏。

  她张了张唇,嗓音嘶哑地问秦世朗,“德妃娘娘可好?”

  秦世朗摇摇头,“哑了,手也废了。皇上把她从长乐宫接回承乾宫养着,派了个宫女在那伺候着。”

  纳兰明月合上眼,眼角默默淌下热泪,“要不是我,她也不会这样,都是我的错。”

  “小姐你别这样,德妃娘娘做错了事应该受惩罚,更何况这次害她的不是你,是秦氏和长门宫的宫娥们啊。”红袖握住她的手哭的梨花带雨。

  司马珏将秦世朗推到一旁,径直坐在床边,深深地看着她的眼,声音软软的,“皇上已经将长门宫的宫娥们杖责了,你现在更应该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是的明月!”秦贤妃笑道,“索性只是惊吓过度,要不然我们珏儿可真要疯了。”

  纳兰明月点点头,苦笑道:“娘娘,请饶恕明月不懂事,明月现在心情很差,只想马上回丞相府,请娘娘恩准。”

  “这……”秦贤妃看了一眼司马珏,见他点头,只得笑道:“也好,我让下人收拾收拾马上送你回丞相府。皇上先前派人赏了好多珍贵药材,都一并拿回丞相府吧。”

  宫娥们很快便收拾妥当,纳兰明月由红袖搀扶着走出了瑶华宫,视线幽幽地望着承乾宫的方向,她着实不清楚心里正在翻滚的情愫到底是何滋味。

  玉琳琅,事情发展到现在,你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回不了头了。

  身后

  司马珏幽幽地看着她的越发瘦削的背影,沉默不语。

  秦贤妃默默走到他身旁,亦看着她的方向,道:“珏儿,儿女情长自然重要,但你应该记住江山重要千百倍。经过玉琳琅的教训,母妃不喜欢你第二次在女人上面栽跟斗。”

  司马珏回望着她,目光第一次出现了秦贤妃从未见过笃定,“母妃,江山儿臣要,但是明月儿臣也要。”

  “但是女人向来误事,前车之鉴你不得不防。”

  “明月她,是不同的。这一次若不是我们揭发了德妃,她也不至于因为内疚而自责这么久,母妃想要儿臣夺着江山,也需明白,儿臣的女人母妃干涉不到。明月,儿臣已是要定了。”

  “珏儿!”

  “儿臣送明月回府。”说完,便转身走出了瑶华宫。

  秦贤妃神情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叹道:“但愿这个纳兰明月没有问题!”

  马车上

  纳兰明月闭着眼,神情惨白的下人。

  司马珏望着车外眨眼即到的丞相府,心有不舍地握住她冰凉的手,吻了又吻。

  纳兰明月心里排斥,厌烦地躲开了。

  司马珏又欺了上来,凑到她脸颊想要吻她,纳兰明月借着残存的一丝力气扇了他一巴掌,力道刚刚好,没有防备的男人被她打的偏了头。

  “不要碰我!恶心!”

  男人的火气噔的就蹭上来了,猛地回头掐住她的衣服,狠道:“不要以为你帮本王做了些事就可以随意打骂本王。”

  纳兰明月疲惫地扯了扯嘴角,“臣女真的不敢,大皇子若觉得受了气大可不必讨好我,外面等着你宠幸你的女人多得是。”

  “纳兰明月!”

  “小姐,丞相府到了。”

  红袖打开车门说道。

  纳兰明月点点头,挣扎着起身。司马珏想要帮忙却被她推开,到最后虚软地落在了红袖身上。

  纳兰成德来到马车前,看着自家女儿瘦削的面庞心疼的当即红了眼眶。

  “纳兰明月,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把本王推给其他女人,他日你便别后悔!”

  马车内传来了司马珏不甘被忽视的怒吼声。

  纳兰明月权当没听到,看着纳兰成德,当即泪如雨下。

  “爹!”她哽咽地唤了声,终是没忍主抱住他。

  纳兰成德亦是感慨万千,托住她缓缓地往丞相府内走去。

  许是先前中毒的身子还未完全康复,在加上这段时间的心神耗尽,才刚跨进丞相府的大门,纳兰明月便倒下了。那一晚,她几度昏沉,耳畔阵阵哭啼声不绝,连连噩梦中反反复复的都是被大火烧死那日她的呐喊,她的疼痛,还有倾城阁姐妹被乱棍打死的惨象。这噩梦一直延续到第二日,她昏昏沉沉醒来又昏昏沉沉睡下,一直持续到第二日入夜都未有停止的迹象。

  “啊…”她在一声惊叫中坐起,察觉到口中一阵阵腥甜在翻滚而上,身子一歪便侧在床边“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再度昏迷时,小脸再无血色,只余一片吓人的惨白。

  纳兰成德整宿未曾合眼,当即派人前往秦府请了秦世朗过来为纳兰明月诊脉。

  秦世朗不安地看着床边的人儿,叹道:“小姐似是被繁重的心事所扰,终日忧思过度,加上先前中毒身子未有痊愈,这才有了今日数病其发。”

  纳兰成德紧张不已,忙问道:“严不严重?”

  秦世朗沉吟半晌,回道:“只要小姐按照臣下所开药方好好调理,一年之内必定痊愈。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关键还是解开小姐心结。若小姐日日如此过度忧思,只怕会拖垮身子,届时,纵使华佗在世也未必治得好。”

  纳兰成德只觉眼前一黑,身子已然不稳,摇摇欲坠着扶着床边才勉强撑住。

  “红袖,你随秦太医去取药。”

  秦世朗担忧地看着依旧昏迷的纳兰明月,终是无奈地带着红袖离开。

  纳兰成德又去卧室取了大衣来,焦急地往丞相府外头赶去。管家忠叔将他拦了下来,道:“老爷,您明天还要上早朝,这会儿要去哪里。”

  纳兰成德将他推开,沉声道:“你方才也听秦太医说的话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这就去睿王府把二皇子请来。”说完,便再不顾忠叔阻拦便走了出去。忠叔无法,只得快速跟上,一同随他去了睿王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