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Chapter 035 喋血(肆)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昔年灵犀 1479 2015-04-05 13:03:53

    

  一切,尽如她所预计的那般,如龙卷风般迅速席卷了整个朝堂。

  几天之后,因为司马珏还在关禁闭阶段,发起攻击的便是秦贤妃。证据确凿,一封封表达四年的情信,还有麻袋里所谓的定情信物也在承乾宫里搜出了另一半。至于定情信物这块,蓝德妃是何等谨慎之人,自是将定情信物藏得分外隐秘,这也是纳兰明月要亲自去拜访承乾宫的原因。她只是将整个承乾宫扫了一眼,便将注意集中到被放置在高高的地方的锁的严实的木匣子上。而后,只消假借告密者将这些以信的形式一并说了,有心人自是会去寻找。

  证据确凿之下,武帝当即大怒,免去了蓝德妃的妃位,贬入了长门宫,而那五王爷,在武帝的亲自监督之下被赐死,据说蓝德妃哭的肝肠寸断,还呕出血来,甚为悲惨。

  而玉颜也在宫外散布三皇子的身世,关于其生父为司马昇的谣言甚嚣尘上,秦家与乌家以这个为把柄要求武帝滴血验亲以正皇室血脉。

  武帝没有回应,将群臣的奏章一并驳了回去。几日之后,圣旨便下来了。武帝以云城水患反复为由派司马绍驻守云城,若没有征召便无需回京。一时间,群臣都闭嘴了。而这个恰恰是纳兰明月想要的结果,因为唯有这样接下来的戏才可以好好唱。

  “小姐,奴婢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去长门宫看那个德妃啊。”红袖小心地跟在纳兰明月身后,一脸不满地抱怨。

  纳兰明月笑着说道:“红袖,我心里害怕。毕竟蓝德妃有如斯境地我难辞其咎,要不是那晚我将证据给了司马珏,她也不会……”说完眼眶变红了。

  “小姐莫要难过了,小姐也是无心的。”红袖关切地扶住她的肩膀,安慰道。

  纳兰明月笑笑,又往前走去。

  长门宫很快便到了,主仆二人还未跨进长门宫便听得里头阵阵哭豪之声。

  纳兰明月跑进去,便见一群疯妇骑在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头上,又打又咬。纳兰明月定睛一看,正是蓝德妃。而旁边,秦晴则坐在一张椅子上,有宫娥捶腿奉茶,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幕。

  真没想到,让秦晴来了长门宫倒是救了她的命了。

  纳兰明月冷冷地睇着她,终是开口道:“住手!谁让你们动用私刑的。”

  众人被她的大喝声震住纷纷停下,看向一旁的秦晴。秦晴在看到纳兰明月的那一刻脸色瞬间暴怒,“是你!”

  纳兰明月径直走到蓝德妃跟前,拨开骑在她身上的人,将蓝德妃扶起,宽慰蓝德妃道:“娘娘放心,随我来的太监已经去找皇上了,我这就扶您回去。”

  众人一听皇上要来,岂还敢作威作福,慌乱地退到秦晴身后,再也不敢出声。

  秦晴嚯地站起身,吼道:“纳兰明月,你莫要诓我,皇上怎么可能管长门宫的事!”

  纳兰明月抬眼,波澜不惊地望向她,冷笑道:“那你就再动动她试试?”说完,也不管其他人,径直对红袖道:“你快去太医院把秦世朗请来,我先扶德妃娘娘回去。”言毕,便扶起蓝德妃咬牙切齿地怒瞪之下走了。

  回道蓝德妃在长门宫所住的地方,进了房间,她顺势将门反锁上,将她扶到了床上。

  走到桌子旁边,她背着她,默默地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瓷瓶,掀开壶盖,轻轻地滴了几滴。冷笑着将水壶摇匀,又斟满了一杯,她看着透明的茶水,快意在眼底恣意燃烧。

  “娘娘先喝杯水吧,秦太医马上就到了。”娇笑着走到她面前,她将茶水递给她。

  蓝德妃捧着那杯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里划过嘲弄,“本宫先前那样对你,没想到竟是你在本宫危难中伸出援手。”

  纳兰明月看着她仰头将那茶饮下,表情转冷,戏谑道:“那娘娘可知我为何要这么对你吗?”

  一把抢过蓝德妃手中的茶杯,冷冷地看着蓝德妃捂着脖子,口腔里频频冒烟,一双眼怒目圆睁又痛苦地看着她。

  纳兰明月不管她在床上痛苦地蜷缩挣扎,悠悠地卷起袖子,笑道:“娘娘刚才喝下的,是一种叫花叶万年青的毒,这种药本来是不会有任何痛苦地让人变哑,可是臣女为了让娘娘尝尝个中痛苦,特意在药里掺了些绿矾油,好让它的腐蚀性腐蚀娘娘的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