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Chapter 025 落毒(贰)

浴血重生,复仇毒后 昔年灵犀 1943 2015-03-25 10:52:58

    

  几日后的晚上,听风阁内熏香缭绕,红袖趴在床边已然甜甜睡去。一身夜行衣的纳兰明月将她扶上床,又为其盖好被子后才小心离去。

  已是深夜,为第二日大皇子寿宴而忙碌准备的人已下去休息。纳兰明月小心翼翼地穿过珏王府的花园,一路畅通地来到珏王府的厨房。

  趁着守卫交接之际,她闪身进了厨房,细细将门合上。

  黑暗中,一抹翠绿光亮闪闪烁烁,发出夺目的光芒。她冷笑着走到那夜光杯跟前,细细地捧起,杯子的翠绿光亮将她的脸照的清冷异常。

  武帝,得委屈你受点苦了。

  她小心翼翼地从腰中拿出藏好的药瓶,正想为其涂上,却不想余光扫到一抹黑影。

  “谁?”她低声喊道,下一刻那黑影已然栖身上前捂住她的嘴。待黑影走到她跟前,纳兰明月方看清来人。

  竟是元澈!

  挥开他的手,她问道:“你怎会在此?”

  元澈还在喘着气,小声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我们先离开这里。”说完,已是搂着她纵深一跃,跳出了后门方向的窗户。

  今日的元澈一改往日温和,呼出的气竟多了些许怒意,就连带着她的动作也大的让她有些吃痛。两人一路飞到珏王府外的一个小巷子里,元澈方将她放开。

  温润如水的双眸带着些许失望,元澈一脸沉痛地说道:“你可知道你方才此举可是会被株连九族的?”

  纳兰明月点头,未有回话。

  男人又道:“那夜光杯可是专门呈贡给萧皇的,你在上面涂了毒汁,若他饮了呈在夜光杯里的酒,你知道后果如何吗?把那瓶子给我!”说完,便再顾不上往日温和,径直上来将纳兰明月手里的瓶子给抢了过去。

  他将酒杯放到鼻前闻了闻,忽而惊讶抬首看着她,“这是洋金花!”他看着她平静的脸疑惑问道:“洋金花又名曼陀罗,服用者会昏迷数十个时辰但不会损伤机理更不会致命。你既不想毒死萧皇,为何又大费周章下毒?”

  “你只当我是失心疯罢了,既然事已败露,你若要告发明月悉听尊便。”

  元澈一脸沉痛,说道:“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去告发你。”

  “若萧皇当真服下参有洋金花的酒,那珏王府当首当其冲落了个弑君的罪名,明月,你当真不告诉我为何如此吗?”

  纳兰明月浅笑,双眸闪着哀泣,“明月感激太子保护,只是这件事太子不知道为好,若他日事情败露,太子都脱不了干系。”

  “自从遇见你,但凡与你有关之事我都不想错过。明月你可知道,每每看到你眼神里强装出来的冷漠我都难受,你明明很需要被保护可为何又装出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冷淡。难道就是与珏王府有关?”

  “太子….”

  “告诉我可好?让我帮你。”他真诚地望着她,眼里所透露出的怜爱饶是木头都能感受的到,更何况她纳兰明月呢。

  “我有一位义结金兰的姐姐,她曾是倾城阁的头牌花魁,叫玉琳琅。太子可派人去查查倾城阁,查查玉琳琅便可知晓我为何如此了。”她苦笑着说了这些话便朝他福了福身,道:“夜深了,太子当早些回行馆休息,明月告辞。”说完,转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元澈幽幽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当即招来了暗中保护他的影卫敌烈,吩咐道:“去查查倾城阁与玉琳琅的事情,天亮之前告诉本王。”

  **

  未央宫

  一道黑影闪身进了未央宫,在淑妃的寝居前停了下来。楚淑妃坐在梳妆台前,透过铜镜见到是他,面无表情的脸霎时间变得柔和。

  “澈儿,这么晚了你来这里作甚?”

  元澈说道:“澈儿心中难题缠绕,着实难以入睡,故而来这未央宫求瑜姐姐开解。”

  淑妃蓦地停下动作,柔声说道:“你便说吧。”

  元澈沉吟了片刻方回道:“澈儿对一个女子一见钟情,觉得她能歌善舞,才华横溢,虽外表清冷内心却敏感让人心疼,澈儿对她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可是后来,澈儿发现原来那女子要做的事情是有违天理,澈儿彷徨,不知下一步该如何?”

  楚淑妃回身,看着元澈一脸纠结痛苦的模样,笑道:“澈儿,你的感情我无法评判,我只想告诉你,当年就是因为我认为你父王所做的事情有违我平素的认知才放弃他,现在想来,如若当初我未放手,现在或许是另一番光景了。”

  “那,瑜姐姐可对我父王….”

  楚瑜垂首苦笑,“那早就是前尘往事了,你父王于我而言是最值得信任的大哥。”

  元澈垂首思量了好久,而后站起身抱拳,回道:“既如此,澈儿便明白了,澈儿先走了。”

  “那让你如此神伤的女子可是丞相府的千金?”楚瑜望着铜镜问道。

  元澈站在那儿,垂手握拳,半晌后方重重地点点头。

  楚瑜温柔一笑,“既已爱上便要好好珍惜,人活一世,很难找到一位与你心意相通之人。”

  “是!”

  元澈感激地应了一声后便闪身消失在未央宫深处,宝笙掌灯进来,柔声说道:“娘娘,北漠王此次让不止送来那味药,还带了北漠的天山雪莲等一系列珍品药材,宝笙将她炖好了,你且喝下吧,总要健健康康地活到那日不是吗?”

  楚瑜望着铜镜中两鬓微白的容颜,苦笑,“把它倒了吧,我甘愿被困在这宫里十年只是为了遵守当日的诺言。眼下十年已到,还撑着这条命做什么,那些珍品药材你赏给未央宫的宫娥太监们吧,他们无怨无悔陪了我这些年,真的很不容易。”

  宝笙苦闷地看着手中热腾腾的药汤,心知再劝亦是徒然,索性便按着她的意思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