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茶蘼花开

第九章 梦境

茶蘼花开 雨女 2522 2015-04-05 00:35:56

    翌日,仲夏的风徐徐吹来,风舞纱帘,带来一阵清凉。

  南晟坐于炕上,右手撑着头,左手拿着一本书,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忽闻脚步声,抬头一看,确是莫念和木流云。他放下书本,笑道:“这么有空,这听风楼难得这么热闹。”

  “嘿嘿,”莫念不好意思地笑道,“师父说想来和你下一盘棋,我便跟着来了。”

  “哦?”南晟起身,带着怀疑的口气道,“这倒是新鲜。”

  木流云走过去坐在炕上道:“念儿。”

  见木流云叫她,莫念便走上前去道:“师父,叫我什么事儿?”

  “楼下有书。”木流云道。

  莫念自是知道木流云是想支开她叫她去楼下看书,可是那些书她又读不懂,因道:“师父,那些书徒儿一个字也不认识,也不知是哪个国家的语言。”

  南晟笑道:“那些书可不是普通的书,它们全都是有灵气的书。”

  莫念撇撇嘴,书都有灵气,骗谁呢!

  见莫念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南晟解释道:“这些书最少的也有个几万年,普通人自是看不懂的,只有具有灵识的人才能看懂,灵识越高,就能看懂越久远的书。”

  莫念很是惊讶,她道:“真有那么神奇?那越久远的书是不是越厉害?”

  “是这样没错,不过有些书是很危险的,特别是对于你这种修为不高的人来说。”南晟道。

  南晟已经不止一次说莫念修为低了,莫念恨得牙痒痒,她道:“我比你年轻!”说完她便气冲冲地走下楼,木质的楼梯传来一阵急促的“咚咚”声。

  南晟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他说错什么了吗?还有莫念的那句她比他年轻是什么意思?

  书架上放满了书籍,有的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有的书皮已经开始脱落,字迹变得模糊不清,还有的甚至只有半本。莫念一本本地拿出来又一本本地放回去,因为她全都看不懂。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难道她的修为真的差到这种地步么?

  莫念拿出一本只有一半的书,暗想若是这次还看不懂那她就不看了。没抱什么希望地打开书,依旧书看不懂的字体,她叹了口气,准备将书本关上,可就在这时,书页上的字体忽然变成了她能认识的。她惊喜万分,只见上面写着:汝开书,汝便消失。

  这是什么意思?莫念疑惑,她又翻到下一页,下一页也只有一句话,上面写着:汝之熟悉所在。

  莫念依旧不解,于是又翻到下一页,同样只有一句话,上面写着:切记莫谈。

  这书还真是奇怪,完全不知道在写些什么。莫念懊恼地关上书,正准备将书放回去,却猛然间发现她正身处与一座石亭里,四周是桃花林,桃花已开,风吹过,便下起了一场花雨。

  莫念顿时一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在听风楼吗?!

  玉做的棋子与木质的棋盘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木流云执白棋,南晟执黑棋,黑白相遇,犹如一条白龙和一条黑龙,一路厮杀而上。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不就下盘棋么,用得着这么认真吗?”南晟笑道。

  “阵法被破了。”木流云却道。

  南晟落下一子,这才明白木流云来找他下棋的真正目的,他笑道:“恩,你打算怎么做?”

  “交给你。”木流云道。

  南晟微眯着眼睛,没想到木流云竟然会这样说,他道:“为何?”

  “麻烦。”木流云道。那些小喽喽还没到让他出手的地步。

  南晟看了一眼棋局,嘴角勾起一丝不明所以地笑,他道:“我输了,看来这事还真得我去办了,”他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风景,“不过,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可就不管了。”

  “别多惹麻烦。”木流云道。这是一句警告,他知道要是依着南晟的性子,不知会闹出什么麻烦事来。

  莫念抱着书走出石亭,穿梭在挑花林里,忽闻水声潺潺,走近一看,却看见一个女子站在一条溪边。女子一身红衣妖娆,细看面容时,莫念狠狠地吃了一惊,那个女子的面容竟和她一模一样!

  莫念踉跄地后退几步,忽然,一个紫衣男子走到女子的身边。两人说了几句话,莫念没有听得真切,只见两人相拥一会儿后便准备离去。

  “等等!”莫念急忙上前叫住他们,她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个女子为何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两人闻声停了下来,望向她,眼神里皆是惊讶。

  莫念向前跑着,眼见着就要到两人身前了,四周却突然变成了一片纯白,桃花林、小溪、红衣女子和紫衣男子皆不见了。她停下来环视四周,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只觉得有人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莫念试图去拿下那双捂住她眼睛的手,却听见手的主人道:“切记莫谈。”声音犹如鬼魅,莫念顿时一惊,整个人都不敢动弹。

  “为何,你没有遵守?”那个声音在问她。

  莫念大气都不敢喘,她的直觉告诉她身后的这个女人很危险。

  “为何?!”声音变得尖锐,女人松开双手。

  莫念睁开双眼,猛然一惊,她正身处一个血池之中,四周弥漫着腐烂的气息。莫念捂住嘴,胃里一阵翻腾。

  就在这时,一阵白光从天而降,白光里是木流云,他飞身下去将莫念抱在怀里。

  莫念直觉被拥入了熟悉的怀抱,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四周景物转变,又回到了听风楼内。

  “你可有事?”木流云放开莫念,问道。

  莫念摇摇头道:“没事。”

  这时南晟正缓步走下楼,他道:“真是好险,若木流云再晚去几分,怕你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想到刚才的经历,莫念仍心有余悸,她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晟走过来从莫念的手里拿过那只有半本的书,又从木流云的手中拿过另外半本书,两书正好合为一本书,他道:“此书名为记忆,当你打开它的时候它就会带你去一个你记忆中的场景,那个地方只有通过书去通过书回。”

  莫念心下一惊,这么说来,刚才她去的那个地方就是她的记忆?那那个红衣女子就是她本人了!可是,那个紫衣男子是谁?

  “为了不让进入这本书里的人改变过去,这本书有个明确的规定,不能与记忆中的人交谈和看见,若是违背了就会被这本书的管理者所惩罚。”南晟道。

  原来如此,莫念暗叹自己好运,刚才的那个血池,她简直不敢想象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南晟将书放好,笑道:“你看见了什么?”这才是他真正感兴趣的。

  “有关记忆还是有关惩罚?”莫念道。

  “当然是记忆了。”南晟道。

  “哦哦,我看见了我自己,和一个紫衣男子。”莫念道。

  南晟不可思议地眨眨眼睛道:“就这样?”

  “就这样。”莫念点点头道。

  “可有想起些什么?”木流云问道。

  莫念想了想,然后摇摇头道:“没有。”她有些沮丧,随即又兴奋起来,“要不我再进书里去一次?”

  “不可。”木流云立即道。刚才的那个血池他也是有目共睹的,他不能让莫念再陷入危险。

  “我说莫念,你胆子还真大,刚才的事儿你就忘了?”南晟笑道。

  南晟不提还好,他一提莫念就想起了那个血池,她后怕地抓住木流云的手道:“不去了,不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