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八十五章 大结局

妃常不好惹 北荨 3074 2016-04-30 14:48:06

    五年前,在连玥生下孩子的第二天,云柯便将奶妈的孩子和连玥的孩子掉了包。江书仪抱着那个被掉了包的孩子回了南苑,好心帮孩子洗澡,却将孩子放在澡盆里,任由着孩子溺水而亡。  

  云柯虽然知晓安景明派云修去青州办事,是因为怀疑江书仪的身份。但是云修未回来,而江书仪的身份也不得以知晓,若是江书仪的身份并没有假的话,那安景明虽对她厌恶,但也不会过激惩戒。  

  所以在看到连玥痛心到昏厥过去,云柯还是没有将实情抖露出来。可没想到连玥竟然和安景修逃离,最终却被抓了回来,安景修也废了双腿。连玥回到府里的第一件事,去找了江书仪,听着两人的对话,云柯便猜出了大概,想来云修带回来的消息怕也是不会差太远。  

  本想等着云修回来,便告知连玥消息的。可是当云柯赶到院里的时候,早已是一片火海。冲进屋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能救出那个女人,再告诉她孩子的事。可是那根横梁直直的砸了下来,推开了她,自己却被压在了下面,像自己这种人,早就该忘了痛觉的,可是那火烧在身上还是痛入心扉。  

  想要在临死前告知她真相,可是那个笨女人竟然跑出去了,可能是想找人来救自己,可是自己这般模样,就算被救了出去,还是活不了的。那个女人没有回来,但是毒姬却来了,被毒姬救出去过后,我告知了毒姬孩子的事情。却也看到了匆匆赶来的主子,他想要冲进火海,却被身边的人直直的拦住,所有人都没有见到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确实已经冲了出来。  

  可能她再次逃离了这个囚笼,这般想着,我骗了所有人,说着那个女人在火海里,一直没能出来,所有人都信了,包括那个精明的主人。  

  江书仪被主人关在了南苑,每日都会受凌迟之刑,江书仪刚开始还威胁主人,说是连玥还活着,若不想她出事就放了自己,可是主人却选择信了我的话,后来改为求饶,想主人看在两人夫妻一场上放了自己,可是主人却豪不动摇。我住在了以往的偏院,躺在床上也能听见江书仪的哀嚎声。最终江书仪受不得这种痛苦,咬舌自尽。  

  后来毒姬去寻奶妈,然后将那个孩子抱了回来,便一直由着毒姬照料。那个孩子眉眼像极了主人,可是那个张哇哇不停或者咯咯笑着的小嘴却像极了那女人。没过几日,楚离驾崩,主人登上了皇位。就在主人登上皇位的第二天,我便再也受不住,求了毒姬许久,终是与她在屋顶喝了最后一场酒,那日我醉了,却再也没能醒来。  

  连玥看着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的孩子,听着安景明将这孩子的事说了明白。知道云柯确实死了,并非自己所知道的,死在了火海,而是受不得痛苦才选择这条路的,想来活着受罪,确实这般好些,“小萱和楚离的死,是否与你脱不了干系?”  

  安景明不答话,被连玥注视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明日你可愿同我去个地方?”  

  上下打量了安景明一遍,“你若敢耍花招,我就要了你的命。”  

  “你若要我的命,一句话,我便亲手了结自己。”  

  冷哼一声,不再看那个男人,径直而去。就好像当初自己在他面前一般,他不在乎自己,总是忽冷忽热,只要有关江书仪的事,他总是能丢下自己,向那个女人跑去。自己惹了他生气,他总是拂袖而去。  

  第二日一早,连玥就让人备了简朴的马车,连玥和安景明对坐在马车上,就像是当初安景明陪着自己回门一样。安景明还是那般好看,只是时隔多年,安景明的脸上多了些不同的东西。连玥带着面具闭眼不看安景明,可是安景明却直直的盯着那人,感觉就像是能透过面具看到连玥的脸一般。  

  马车走了许久,连玥闭着眼睛已然犯困,就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马车停下,安景明轻声说了句到了,连玥才惊醒过来。  

  下了马车,连玥看着眼前这片田野,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正想质问安景明为何意时,却顺着安景明的目光看去,那不远处只有一户人家,而院中,一个妇人正在洗衣,在妇人身旁蹲着一个小男孩,四五岁的模样。一个男人从屋里走出来,将那妇人拉起,自己却蹲了下去。那妇人满面笑意,看着那个男人悠悠的喝着茶。  

  连玥看着那景象许久,而后开口道:“回去吧!”  

  声音太轻,让人听不出情绪,“不过去看看?”  

  不答安景明的话,转身钻进了马车。看到这一幕,自然知道当初就算是安景明有意而为之,但是小萱她现在很开心就已然很好了,楚离也确实没有负她。  

  小萱并没有死,如今虽说不是荣华富贵,却也是足够幸福。那个孩子也没有死,安景明对她疼之爱之。那自己根本就没有报仇的必要了,原来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  

  回到皇宫,连玥陪着安思玥玩乐一整天,做了不少糕点给她,等着安思玥睡着过后,终是摘下面具,满眼疼爱的在安思玥的眉间印下一吻,然后托人连夜将安思玥送去了齐王府。  

  当夜皇宫的夜华台失了火,有人看到身着一身红衣的女皇在火里起舞,美得让人心惊,随后却看到前帝王安景明着一身红衣抱着琴走进火海,随后便听到琴音阵阵。等着大火熄灭,侍卫在火场里找到了抱在一起的两具尸体,不管用什么方法,就是无法将两人分开,最终只得将两人葬在一起。  

  我在北定国想起一切的时候,知晓华越国有难,利用万俟云攻下华越。你不能够下狠心杀害你的子民,你是万人敬仰的明君。你不能背下昏庸这个罪名,我便替你背下。你无法动摇高耀的势力,我便替你一一铲除。我是昏庸无道的女皇,而你还是那个明君。虽说是回来报仇,但是对你我更多的还是爱慕,只是带着仇恨,有些扭曲罢了!  

  当我知道孩子活着,我便对你不再恨了,只是觉得对不起云柯。当我看到小萱和楚离脱离朝堂,过着平常百姓家的生活,我想到当初你与我那所谓共话桑麻的场景。我对你还是无法遗忘,越是恨你,心里却越是想起你种种。当年的连玥本就该死在火海的,而你,还是做你的明君,只求你好生照顾孩子。  

  我在北定国见你的第一眼,便觉得你像极了她,看到你没戴面具的脸,便更加肯定了。和万俟云谈判,只要他把你还给我,华越江山,我双手奉上便是。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想起了一切,万俟云承诺你将华越国送你做聘礼,你答应了,而我也答应万俟云只要你回华越,我就开城迎人。  

  你做了女皇,你看似昏庸无道,却做了所有我不敢做的事,你屠杀瘟疫之城,控制了瘟疫。你将忠臣全部打入大牢,却对他们有礼待之,你各种无理取闹,将高耀一党打压剥削。  

  我带你去看了楚离他们,却是羡慕不已,若是我们也能像他们那般生活多好。回到宫里,我察觉到你的不对劲,当晚你在夜华台点火自焚,你在火中起舞,我想起当初你我的约定,我为你一人弹奏,你为我一人起舞。我赶回寝宫抱了琴。  

  这一次我再也不要像当初一样不再踏入火场,就算是黄泉,我也要与你共赴。这次,就算是死,也不能将你我分开!  

  安景修站在窗前,看着皇宫那冲天的火光,眼里是看不透的东西。万俟云坐在桌前,淡淡的开口道:“恭喜你,如今这华越终是你的了!”  

  “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可如今已然是囊中之物的东西,却是没了再想要的冲动。”说完轻叹了一口气,像是在问万俟云,也像是在问自己,“你是否有那么一瞬爱过她?对她的温柔是否是真的发自内心,而不是因为利用她,而在她面前做的戏?”  

  万俟云先是一愣,随即眼中暗淡无光,喃喃道:“谁知道呢!”  

  安景修走至床前,看着床上睡得安稳的小人儿,勾了勾唇角,“我想这华越国,我不要也罢!”  

  “看来这多年的努力,是白费了呢!”  

  安景修不答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安思玥,万俟云转头看了看窗外,起身告辞离去,出了齐王府,抬头看了一眼毫无星辰的夜空,眼里是看不清道不明的凄凉。  

  一场大火将夜华宫烧了,死了昏庸无道的女皇和明君安景明。齐王安景修也不知去了何处,华越国的小公主也没了踪影。北定王万俟云撤了兵,并且割了六座城池赔罪。那些个被连玥关起来的忠臣放了出来,高耀起兵夺位,本就被连玥削弱了势力,这次造反却被那个一无是处,几乎被人遗忘的端亲王给带兵拿下了。  

  端亲王登位,没花一年的功夫便将华越国打理得井井有条。而端亲王的夫人,现在的皇后竟然是前相国的女儿连锦。

北荨

妃常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彻底完结了!可喜可贺,虽然有些烂尾,节奏有些快。但是还是有好好的结尾。不满意结尾的小天使们,尽情的蹂躏北荨吧!第一次写东西,有好多不足的地方,很多地方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辞表达。感谢对北荨不离不弃的小天使们,北荨在这里叩谢了!隔壁的女仆,北荨重新开了大纲,想直接写耽美的。反感同性的小天使们,北荨要说声对不起呢!于是乎!再次感谢那些看到结尾的小天使们!其他粪坑再见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