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七十八章

妃常不好惹 北荨 1873 2016-04-22 15:54:41

    已来北定国两日之久,虽说万俟云张贴了皇榜,可是无人前来揭榜。除了万俟云身边那个戴面具的女人让自己有些在意,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理由再待下去。加之景修来信说瘟疫加重,派去的太医全都束手无策,要自己快些回去主持大局。  

  前去与万俟云道别过后,安景明正打算出宫时,却被一人撞了个满怀。那人似乎有些吓到了,抬头望着安景明,那双眸子清澈无比。除了那清澈的眸子,入眼的还有那触目惊心的伤痕,可这一切都没有让安景明过多在意,却是那半张完好的精致脸庞却让自己诧异。  

  那半张完好的脸,绝对不会错的,是那个自己日思夜想了五年的已死之人。可是为什么她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不认识自己一般?还带有怯却之意?小心翼翼的试探性喊道:“玥儿?”  

  伊见倾歪着脑袋看着安景明,半响才回过神,反问道:“你是谁呀?你看到阿云了吗?我找不着他了!”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安景明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是她,她早在五年前就葬身在火海了。再者,那个女人看到自己,绝不可能会这般平静,就算是装出来的样子,那眼神也不会是这般毫无波澜。可是除了那半张脸,就连声音也是那样的相似。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伊见倾大叫一声,连忙捂住自己右边的脸,眼里有一丝惊恐。看着和连玥有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就算不是她,安景明还是忍不住的在意。有些慌张的问道:“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  

  “阿云说不能让你看到我的样子?”  

  听到这女人这样说,安景明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伊见倾低着头,小声说道:“我长得难看,会丢阿云的脸,会吓着你的。”  

  轻笑一声,柔声说道:“我倒是觉得姑娘长得很好看,像极了我的夫人!”  

  微微的抬眼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伊见倾痴痴的说道:“你长得真好看,比阿云还好看!”  

  安景明一愣,看着眼前的女人,以前那个女人也说过类似的话,“你长得真好看,比连战哥哥还好看!”只是没有这孩子般的语气!  

  就在安景明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眼前的女人突然眼睛一亮,喊了一声:“阿云!”然后绕过自己跑向自己身后。安景明转头看到的是一脸笑意的女人,还有那个黑着脸,眼里满是戾气的万俟云。  

  “阿云,我找了你好久!”伊见倾抱着万俟云的胳膊,却看到万俟云黑着的脸,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阿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万俟云看了伊见倾一眼,柔声安慰道:“见倾没有做错什么,阿云也没有生气,别多想,知道吗?”见伊见倾点头过后,万俟云才再次看向安景明,冷冷的开口道:“华越王不是已经辞行,要回华越国了吗?”  

  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安景明回道:“北定王这是在下逐客令吗?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抱着万俟云的女人。  

  “华越王莫不是管得太多了些?”  

  三人听到声音,都往声音的主人看去,来人正是万俟灵。一身女儿装却也被她穿出了英姿飒爽的感觉,万俟灵快步走至三人中间,看着安景明继而说道:“我等北定国的事,还是不劳华越王操心了。听说华越王爱民如子,这华越国在闹瘟疫,华越王却迟迟不归,莫不是没有法子治瘟疫,只好把这罪责都让齐王背了去?”  

  安景明深了深眼眸,有些不悦的看着万俟灵,万俟灵却再次开口道:“北定,华越向来交好,这七十多年一直是相安无事。但是我万俟灵也不介意来开个荤,试试华越国这块肥肉!”  

  “这是北定国打算和华越国开战的意思吗?”安景明冷冷的说道。  

  “不过是玩笑话罢了,华越王何必当真!”笑着说完却正了脸色,认真的说道:“不过前提是华越不干扰我北定的一切事物和人物。”  

  万俟灵特意把人物二字加重,安景明自然就明白她的意思了。深深的看了一眼还抱着万俟云的女人,“我等告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伊见倾一直盯着安景明离开的背影,感觉熟悉得很。万俟云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发现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安景明,心里五味杂陈。对着万俟灵说道:“灵儿,你送见倾回殿吧!我还有事处理。”  

  看了伊见倾一眼,又看了自家哥哥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伊见倾拉在自己身边,然后开口问道:“哥哥不会怪我刚刚鲁莽吧?”  

  “你我兄妹二人最为懂得对方,你说的话,我自然也是想说的,不然定会阻止你!”  

  是呀!可是为了这么个女人,真的值得和华越国开战吗?导致北定国的百姓受战乱之苦?就算刚开始只是对那个女人有些好感,可是这五年,自己都对她产生了感情,早就将她视作家人,姐姐。何况是这五年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哥哥。  

  伊见倾被万俟灵送回宫殿过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可醒来过后,已经是夜幕时分,殿里早就掌起了烛火。可四下却没有见到人影,就连常常候在身边的贴身丫鬟也不在。  

  起身打算出门,却被什么东西牵绊了一下,摔倒在地,因为碰撞,放在床边的烛台被打翻,随及点燃了床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