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七十五章

妃常不好惹 北荨 1889 2016-04-13 14:23:04

    华越八十六年冬季,明王府一场大火,明王妃连玥葬身火海,尸骨无存,享年十八。明王十里红妆娶的夫人江书仪,也葬身在那场大火之中,享年十七。帝王楚离身患恶疾,药石无灵,享年十九。齐王遇刺,双腿残废,性情大变。明王安景明登上皇位,可后宫空无一人,只是命人在宫中,种满了芍药。  

  安景明看着满园还未**的芍药,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安景修将茶盏放在石桌上,缓缓开口道:“今年怕是会开得很好。”  

  “开得好又如何?惜花之人已然不在。”安景明收回心神,从棋盒里执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  

  安景修面不改色,只是静静的盯着棋盘,然后执起白子落定。却听到安景明喃喃道:“若是当年我放你们离开,怕也是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耿耿于怀?不是的,自己只是觉得亏欠她太多,当年那场大火,烧得一干二净,就连她的尸骨都没留下。自己亏得说要护她一世周全,亏得承诺要守她一世安乐,等自己到了那火场的时候,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场大火,然后痛心疾首。  

  自己才刚刚知道真相,想要好好弥补那个女人,却是天隔一方。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般惩罚自己,让自己深深的爱上那个女人,却让自己求而不得?想要将其困于身旁,却要生离死别。如果是这个结果,当初自己就该放她和景修离开。至少她还活在这个世上的某处,而不是活活死于那场大火。  

  看着安景明微微皱眉的模样,安景修也不再出声,因为他知道,景明又在思念那个人了,何尝不是呢,自己也思念了那个女人五年了,不是吗?如今自己那王府,除了那满院的芍药,怕就是某人的画像最多了,喜怒哀乐的模样画在了纸上,更刻在了自己的心里。  

  一个小女孩,蹭到安景修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在发呆的安景明,对着安景修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心翼翼的在安景修的手里塞了个东西,正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却被安景明叫住,“思玥,你在做什么?”  

  那小女孩嘟着小嘴,对着安景明行了一礼,“思玥见过父皇!”然后又对安景修说道:“见过皇叔!”  

  安景明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小女孩招了招手,那女孩缓步走到安景明的面前,安景明无奈的笑道:“怎么就你一人?婢女呢?又偷偷跑出来的?”  

  “父皇,我不喜欢那些婢女跟着我,只要毒姬姐姐一个人就好了!”小女孩嘟着嘴,小声的说道。  

  安景明笑着将小女孩抱在怀里,宠溺道:“好,都依你!”  

  吧唧一口亲在安景明的脸上,思玥搂着安景明的脖子撒娇道:“父皇最好了!”  

  看着两人父女情深的模样,安景修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可是瞬间即逝。等着和安景明告离后,安礼推着安景修朝宫门而去,安景修却吩咐道:“安礼,去桃园看看吧!”  

  安礼点了点头,向着桃园的方向而去,到了桃园,安礼转身出了桃园在门口守候。而安景修则坐在一棵桃花树下,望着那开得正好的桃花。  

  安思玥跑过去扑在安景修的腿上,仰着头看着安景修,问道:“景修,你怎么来了?”  

  安景修从袖子里拿出一朵桃花,然后笑道:“有人告诉我桃园的桃花开了,我便来看看。”  

  嘻嘻一笑,安思玥摸了摸脑袋,“毒姬姐姐帮我摘的,宫里全是芍药花,我都看腻了,只有这桃园的花是不一样的,开了好漂亮,所以想让景修也看看。”  

  “这桃园的是一个女人最喜欢的地方,很早以前便在了。至于那芍药,是你母妃最喜欢的花,所以你父皇才会命人在宫里种满芍药。”  

  “景修,你见过我母妃吗?”  

  “嗯,见过,她很美!也很聪明!”  

  “父皇说母妃去了很远的地方,要我长大了才能见到她,可我现在好想见她。母妃是不是讨厌思玥,所以才不愿意回来看我呀?”  

  看着小丫头快要哭了的模样,安景修顺手将思玥抱到腿上,然后柔声说道:“怎么会呢!思玥的母妃是最喜欢思玥的,只是她现在还不能回来。所以思玥快点长大,长大了,说不定她就回来见你了呢!”  

  望着那粉艳的桃花,刚刚还有些难过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那我得快点长大才行呢!”  

  北定国的王宫内,一女子在百花丛中寻找着什么,那女子看着左侧脸颊,是惊人的美艳。可是那右侧脸颊,却有两道伤疤,看着就像是两条大蜈蚣爬在上面,狰狞至极。找了半晌,似乎也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有些失落的走到石亭内,站在坐在石桌前喝茶人的身后,嘟着嘴说道:“阿云,我没找到。”  

  万俟云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转头看着那个嘟着嘴的女人,伸手将那女人拉近了几分,柔声说道:“见倾想要什么,我差人去找便是了。”  

  那女人歪着头看着万俟云,然后喃喃道:“我不知道!我刚刚要找什么来着?”  

  轻笑一声,然后起身为那女人擦了擦额上的细汗,然后柔声说道:“不记得了就算了,等想起来了再告诉我。”  

  望着满眼柔情的男人,伊见倾乖顺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头靠在那个男人胸口,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察觉到怀里的人儿睡去,万俟云抱着那个女人回了宫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