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四十章 苟延残喘之辈

妃常不好惹 北荨 2612 2016-01-01 17:23:53

    江书仪的贴身丫鬟彩儿匆匆进屋,走至江书仪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说道:“昨日王爷在书房就寝,今日一早就去上朝了!”  

  “王爷每晚都会来南苑,就算是不留夜,也会来的,昨日是怎么回事儿?”  

  彩儿迟疑了一番,“听说昨日王爷在花园遇见了王……偏院那位!”  

  江书仪早已将自己定为王府的女主人,虽说王爷对她宠爱有加,可偏偏连玥占着王妃这名号。听到身边的人提及王妃就会怒火中烧,“那贱人不是被王爷禁足了吗?”  

  “昨日,王爷似乎免了她的禁足。”  

  江书仪将手中的茶盏摔了出去,彩儿一惊,伺候一旁的几个丫鬟,齐身跪在地上,头压得极低,连大气都不敢出。江书仪秀眉紧皱,“一群没用的东西,滚!滚出去!”  

  那些丫鬟忙起身,匆匆退了出去。彩儿在一旁将那茶盏的碎片收拾好,又宽慰江书仪,“夫人何必生气,那偏院之人,不过是苟延残喘之辈。王爷怕也是因为她丧兄,才会对她有些怜悯罢了。”  

  “怜悯?”江书仪冷哼一声,“今日怜悯,保不定那日就是怜惜了!”  

  “夫人何需在意,她连玥现在是个孤人,毫无家族之势。况且连家犯了大罪,虽说王爷留着她,可她终是罪臣之女,成不了气候!”  

  “我最为担忧的便是这点,连家满门入狱,王爷却将她留于府中,定是对那贱人有所情意。”江书仪说着恨恨道:“自从上次小产,我这肚子就一直没有响动!本想用孩子毁了那贱人。不曾想王爷对她只是禁足而已,真是舍了孩子,也没什么作用。”  

  彩儿不答话,只是觉得心中一寒。当初江书仪还是小姐时,只是有些骄纵跋扈,可现在竟然这般不择手段。就因为连玥坐于王妃之位,王爷时而对连玥有所关心,就将那还未成型的婴孩扼杀于腹中。  

  连玥将齐王府穿戴回来的那些珠钗收于怀中,又看了看候在一旁的小萱,“今日你同我一起出去采买些东西!”  

  “玥姐姐,这才刚解了禁足就往外跑,怕是有些不妥吧?”  

  “得趁早,若是明日安景明一个不高兴,又给我来个禁足,那就晚了。”说着一把扯住小萱的手,快步向府门而去。  

  到了集市上,连玥四下打听一番,寻了个名声好点的当铺,将那些珠钗当了不少银两。齐王府就是不一样呀!就几样小小的珠钗都能值八十两纹银。  

  连玥将那银子分给了小萱三十两,小萱那里见过那么多钱财,慌慌忙忙的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连玥直接将那钱袋塞进小萱的怀里吩咐道:“你将这银子好生收着,日后用钱也不用在府中看人脸色!”  

  站在胭脂水粉的小贩摊前,那个买胭脂水粉的是个三十几岁的妇人,看到连玥的容貌不禁一怔,然后回神给连玥选了两种合适的胭脂。连玥将两盒胭脂拿在手中对比,问小萱那种好看,小萱尴尬一笑,“玥姐姐,我没用过这些东西,不知道……”  

  看着小萱那尴尬样,连玥咯咯一笑,“要不两盒都买下?”  

  那妇人听到连玥这般说,心中一喜。可是小萱却说道:“玥姐姐怎么想着要买胭脂水粉了?”  

  “以备不时之需罢了!”  

  “那玥姐姐买那么多做什么?岂不是白白浪费了钱财。”  

  那妇人听小萱这么说,“姑娘这话就不对了,女为悦己者容,女子若是没些胭脂水粉,岂不是白做了一回女人!”  

  连玥看着两盒胭脂,对那妇人说道:“这两盒我都要了。”  

  话音刚落,只听身后传来声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也!”  

  连玥头也不回,“只不过是选个胭脂水粉,怎么就和那鱼、熊掌扯上关系了呢?”  

  安景修走近连玥身旁,将连玥右手的胭脂放回摊位上,指了指连玥左手的那盒,“在下觉得姑娘手里这盒更合适些。”  

  小萱看到是安景修,本是想给他行礼的,却被安景修递了一个眼神,意思是不用行礼,于是小萱就挪了步子,给两人让出了地方。  

  连玥看了一眼手中的那盒,也确实是她比较喜欢的一盒,只是刚刚安景修放下去的那盒,也是比较满意的。“我还不知道你竟然对这些东西也有爱好?”  

  “只是觉得你手中那盒你会更喜欢些。”  

  连玥将手中的胭脂放下,拿起刚刚安景修放下那盒,付了银两,得意的看了安景修一眼,就往别处逛去。安景修无奈一笑,这女人究竟是有多稚气。  

  这次出来,买了母鸡、公鸡各一只,绸缎两匹,还买了不少日常用的东西。小萱提着那些东西有些困难,连玥全数拿过,将手里剩余的二十两交给小萱,吩咐小萱去集市问那些农户可有种子,买些回来,然后自己就拿着那些东西慢悠悠的回府。  

  小萱到集市上问了好几个农户,因为到开春,农户早已播种,少有剩下的种子。问到一个老妇人倒是有一些,小萱让那老妇人将那些种子包起来,然后拿出钱袋,却被人打了脑袋。  

  小萱一手摸着被打的地方,转头看到那个一脸得意的陌生人,有些生气道:“你打我做什么?”  

  “哎呀!你个臭丫头,虽然是有些时日没见,你竟然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虽然眼前这个男子确实生得好看,但是也不能打她吧!而且听他的语气倒是认识自己,但是自己却实在想不起这么个人,只得问道:“我认识你吗?”  

  听到小萱这句话,楚离有些气结,“明王要娶夫人之时,你在花园暗算我。在茶楼喝酒,我好心送你回去,你却吐我一身!现在你便不认识我了?”  

  茶楼喝酒是没什么印象的,可是花园暗算那次,小萱倒还是记得一二,不免有些惊讶,指着楚离:“呀!是你!”  

  楚离看小萱想起了自己,一挑眉,“想起来啦?”  

  看着楚离那模样,小萱却一撇嘴,“不认识!”  

  说着小萱就转身接过那妇人包好的种子放入怀里,然后付了银子,正打算将荷包收起来,却被人一把推到,荷包也被人抢了去。小萱倒在楚离怀里,楚离调笑道:“刚刚还说不认识我,现在就投怀送抱了?”  

  小萱一把将楚离推开,大喊着抓贼,一边朝那小贼逃跑的方向追去。楚离才反应过来,刚刚只是以为是有人不小心推了那臭丫头一把,没想到竟然是偷窃之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事儿,想来是不想活了。  

  小萱追上去,就看到楚离将那窃贼坐在身下。楚离看到小萱,才从那窃贼身上起来,可那窃贼却被两个壮汉压制住,楚离向那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个壮汉就押着那窃贼离开。  

  小萱喘着气,看着那押着窃贼离开的背影,问道:“你怎么抓到他的?”  

  “我厉害呗!”  

  小萱白了楚离一眼,伸出手,“我的钱呢?”  

  楚离将手里的银子放到小萱的手里,小萱看了看倒是一分没少,可是少了个东西,看着楚离问道:“我的荷包呢?”  

  “那荷包可是你自己亲手绣的?”  

  小萱莫名其妙的看着楚离,“是又怎样?”  

  “那便给我了,就当做帮你追回这钱财的答谢吧!”  

  “……?”  

  楚离瞄了一眼小萱,干咳两声,“时辰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  

  看着楚离离开的背影,小萱只觉得莫名其妙。她为什么要答谢他呀?要不是因为他,自己的银两会被抢吗?  

  说不定会被抢呢!而且不是他的话,可能就追不回来了呢!那确实该谢谢他吧!  

  但是为什么要那个荷包呀?荷包是女子给男子的定情之物,怎么能给他呀?  

  实在需要的话,给他秀一个便是了嘛!

北荨

2015再见!2016你好!2016.1.1.希望各位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顺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