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三十七章 秘密

妃常不好惹 北荨 2949 2015-12-29 19:11:47

    在回程的马车上,连玥掀开窗幔,却无意间看到一抹红色进了一家茶楼,那抹红色正是齐王妃萧灵,只是这萧灵不带丫鬟随从只身一人来这茶楼做什么。  

  连玥忙喊车夫停下,然后吩咐那车夫回去,就进了茶楼。那茶楼正是连玥常去那家,连玥刚进门,店小二就笑脸迎上去,“夫人,你可有好些时日未来了,还是雅座吗?”  

  连玥身上哪里有钱,只得说道:“我是来寻人的,你不用管我。”  

  “不知夫人寻的是何人?小的好领夫人寻才是。”  

  这店小二这般问,连玥有些撑不住了,自己算是跟踪萧灵,而且自己身无分文。这要是让店小二带自己去寻,岂不是立马就会拆穿。灵光一闪想到,“我来寻一个红衣女子,生得沉鱼落雁之貌,也算是达官显贵之人。你可知她坐落何处?”  

  “那位姑娘在天字号呢!只是没人来寻过那两人呀!”  

  “两人?怎么说?”  

  “天字号是一位公子包下的专座,那姑娘也只是偶尔来一次,每次来也只是去天字号与那公子相会而已。”  

  连玥从发间抽出一件首饰递给那店小二,小声说道:“你带我去寻那两人。”  

  店小二看了看手里的发钗,那可是金的,有些为难道:“掌柜的吩咐过,天字号的客人,是不能去打扰的。”  

  “那位公子其实是我丈夫,最近些时日我发现他在外拈花惹草,所以我……”说着乞求般的看向那店小二,“你帮我行个方便可好?”  

  “这……”店小二看了看手里的发钗,四下张望了一番,对连玥小声说道:“夫人请跟我来。”  

  说是天字号,不过就是多了个外间罢了,连玥躲在外间的屏风后面,刚刚那店小二端了点心,连玥就跟着溜进了外间。没想到这两人私会竟然连个守门的都没有,想来也是,难道私会,还要大张旗鼓的不成。  

  那店小二放下点心,说是掌柜的送的,又偷瞄了一眼躲在屏风后面的连玥,就快步出去,将门带上。此时这房间里就只有萧灵和那个男人,然后就是她这个偷听的不速之客。  

  她连玥本是个不爱管闲事之人,可是看到萧灵只身一人来这茶楼,就有些奇怪,听到店小二说是来与一公子相会的,她就更加奇怪了。看到安景修今早对待萧灵的态度,肯定不会是安景修的,鬼使神差的竟然干起了偷听的行当。  

  那男子看到萧灵脸上的红印,有些恼怒道:“他又打你了?”  

  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虽是有些怒气,但是听得出来,那男人大概在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左右。那句‘他又打你了?’中的他,应该是指安景修,这又字,想来这安景修没少对萧灵动手呀!难怪人家萧灵背着你找其他男人。  

  连玥却迟迟没听到萧灵的回答,只听那男子叹了口气,说道:“灵儿,跟我走好不好?我带你离开这帝都,离开这华越国。”  

  “你是太傅之位,我是王妃之名,若是逃离,他们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若是四年前你便跟我走,你我就不会受这四年的相思之苦。”  

  “如今这般我已知足了。”  

  太傅之位?就是说这个和萧灵私会的男人,是楚离的夫子。四年前?四年前他们两人便有关系了?安景修这绿帽子戴得有点大呀!一个皇帝的夫子,一个王爷的王妃,若是两人离去,想来这帝都定不会平静的。那她连玥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的呀!  

  因为一直保持一个动作,连玥有些站不住身子,轻微转换了一个姿势,却听到那男人说道:“什么人?出来。”  

  连玥有些无措,自己也没干什么呀!怎么就被发现了呢?现在出去,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呀?就在连玥迟疑之际,那男人却说道:“若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请阁下出来了。”  

  连玥把心一横,大大咧咧的走出了屏风,却看到两人都是有些惊讶之色。几乎两人同时发出疑问,“姑娘?”  

  “明王妃?”  

  萧灵听到那男子唤连玥为明王妃,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是多了几分,连玥干笑几声,对萧灵说道:“齐王妃,好巧呀!”  

  “巧?明王妃不是在屏风后面偷听多时了吗?”那男人阴沉着脸色,说道。  

  “没有的事儿!”  

  “平日里,店小二和掌柜的从不来打扰,今日竟然送来点心,我本就有些奇怪的。若不是那时进来,请问明王妃是如何进来的呢?”  

  “那你既然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萧灵对连玥施了一礼,柔声说道:“还望明王妃莫要将此事说出去才是。”  

  连玥还未开口回答,就听那男人说道:“死人才会永远闭上嘴的。”  

  听到那男人有意要杀自己灭口,连玥忙道:“你们想逃离华越国,不就是想终生厮守吗?我可以帮你们,不用过逃离的日子,依然可以在帝都享受荣华富贵。”  

  沈沐有些怀疑的盯着连玥,“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知道了你们的秘密,凭你随时可以取我性命。”  

  而萧灵却柔声说道:“还望明王妃指点一二。”  

  “帮你们可以,但是我要知道你两的全部事情。”说着连玥就走过去,落坐在那茶桌前,拿了茶杯为自己倒上了一杯茶,端在鼻前细细闻了一番,才轻启薄唇抿了一口。  

  其实连玥现在怕得要死,这般不过是在装腔作势罢了。萧灵款款坐下,沈沐也落坐在萧灵身旁,两人看上去倒也真是一双璧人。  

  萧灵幽幽开口说道:“六年前,我与沐哥哥在百花会上相遇,一见钟情,从那之后便私定终身。等我及第之年,沐哥哥上门提亲。可是父亲却将我早早许配给了齐王。”  

  沈沐接过萧灵的话,说道:“难我一布衣草民,怎能与那当朝太子相比。本想灵儿嫁给太子,日后定是母仪天下之主,可那安景修竟然娶其青楼女子,还对灵儿百般羞辱。我难忍恶气,就想等我有权有势,扳倒安景修,便能带着灵儿离开华越国。于是我便去了边疆,用了计谋归于明王麾下,为明王出谋划策。可恨的是,竟然未能扳倒安景修,如今他还是高高在上的王爷。”  

  “那青楼女子,是敌国的残余之党。皇后娘娘察觉,碍于太子宠爱那女子,不好下手,便要我赐死那女子。我便差人在那女子的膳食中下了药,本是不致死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那女子突然暴毙身亡。王爷派人查询,知晓我在那女子膳食中下药,本是想废了我的,却被皇后娘娘救下。所以王爷现在还视我为眼中钉。”  

  连玥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着那两人说道:“我明白了,你们就是个因为没钱没势无法在一起的鸳鸯。一个是因为害了丈夫的心爱之人,被视为眼中钉。一个是因为心爱女子受罪,不惜用计谋也想救自己的爱人出水火。真是可歌可泣呀!”  

  突然沈沐脸色一黑,对连玥冷冷说道:“如今你已知晓一切,若是不能兑现诺言,我便杀了你。”  

  “这事儿简单呀!只要你不嫌弃你心爱的女子容貌尽毁就行。”  

  “混账,女子怎能毁了容貌。”  

  看到沈沐似乎要杀了自己一般,连玥强装镇定道:“说得也是,女为悦己者容。想来齐王妃定是不愿的。”  

  萧灵看了看身旁的沈沐,毫不犹豫的回道:“我愿意,只要能与沐哥哥在一起,这区区容貌又算得了什么。”  

  “灵儿,万万不可。我们不听这女人的,只要你再等我两年,我定想法子毁了安景修。”  

  连玥突然笑道:“齐王妃,你这沐哥哥也不怎么样嘛!你都愿意为他弃了容貌,可他却那般在乎。莫不是你日后人老珠黄,他便会对你弃之不顾?”  

  “我对灵儿,怎会是那皮貌之相能堪比的。”  

  “那你就用我的法子,不需两年,只要几日便好。”  

  连玥和萧灵走在集市上,两人生得貌美,多有回头望的路人,连玥却突然开口道:“可会后悔?”  

  萧灵一惊,后明白连玥是在问自己,柔声回道:“不会!”  

  “你可有爱上过安景修?”  

  听了连玥的话,萧灵突然笑道:“我知道王爷对妹妹有男女之情,只是不曾想,妹妹竟然也会对王爷有所心向。”  

  “姐姐可莫要误会,只是姐姐同安景修夫妻三载,难道就没动过情吗?”  

  “我心早就托付于沐哥哥,嫁于王爷只是无可奈和。倒是让我羡慕妹妹,有个那么好的明王疼爱于你。”  

  “姐姐可真是贤淑之人,难怪沈太傅会那般倾心于姐姐。明王所谓的疼爱,不过是在人前做做样子罢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一同前往齐王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