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二十八章 我翻墙进来的

妃常不好惹 北荨 2339 2015-12-16 15:51:21

    看着爬在床上的小萱,连玥不知道是第几次擦眼泪了。安景明来找她之前,就命人把小萱抓去审问了,小萱没做的事,自然不承认,结果被用了鞭刑。  

  小萱在厨房为连玥煎药,突然几个家丁冲进厨房,把她架走。因为她是连玥的丫鬟,因为她在厨房煎药,所以她极有可能在江书仪的药膳中放入芍药。  

  被打得晕死了过去,也没有承认,安景明怒火难灭,直接冲到偏院,看到平时连玥宝贝得很的芍药早已被挖了去。自然就以为是连玥做的,不分黑白的就将一切都归于她的身上。  

  管家命人把晕死的小萱架回了偏院,安景明在连玥质问他的时候,竟然黑着脸离开了。  

  听到小萱哼哼了两声,连玥忙上前,小萱微微把眼睛睁开,想动动身子,却被后背的疼痛牵扯住,倒吸一口凉气。  

  “小萱,你别动!”  

  听着连玥的哭腔,小萱咧嘴一笑,“玥姐姐,我没事。”  

  “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你受罪了。”  

  “玥姐姐别自责,都是江书仪那个妖精,以后再也不要那妖精进咱们院儿了,真晦气。”  

  “等你伤养好了,就离开王府吧!”  

  听到连玥的意思是要让自己离开,小萱忙乞求道:“玥姐姐,是不是我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了?你别赶我走,我没地方可以去了,以后我听话便是了,我再也不乱说话给你麻烦了。”  

  抚上小萱的头,安慰道:“小萱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说错什么,只是让你跟着我,受尽了委屈。现在还落得这副模样,是我无能,没能护着你。”  

  看着连玥的泪水,小萱心里难过得紧,“不委屈,玥姐姐待我极好,就像亲姐姐一般。我不走,我也没地方可去了。”  

  云柯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两人哭成了泪人,也不说话,径直走了过去。把小萱的衣服扒下,背中已经皮开肉绽了,还能看见里面的新肉,两边虽没中间那般严重,可是那被抽到的地方已经淤青,还肿得老高。  

  就连云柯看了,都觉得触目惊心。为小萱小心翼翼的上着药,一边吩咐道:“以后还是别再招惹江书仪的好。”  

  小萱因为伤口的刺痛,五官都快拧在一起了,嘴上却回道:“我们没招惹那妖精,谁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儿呀!自己没本事,孩子没了竟怪到玥姐姐的头上来。”  

  上好药后,把剩余的放置在床头,看了连玥一眼,就出去了。  

  连玥跟着出去,云柯见连玥出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相信你不会那么做!江书仪的丫鬟们都说你有威胁江书仪,加之在她的药膳中发现芍药,可府里只有你的院中才有一株。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你,王爷本就疼爱她,加上她为这孩子寻死觅活的,所以王爷才会那般生气。”  

  “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连玥笑笑的看着云柯,“安景明禁足于我,你来看我们真的没关系吗?”  

  “我也想随着自己的心,做一次决定。”  

  “回去吧!别再来这偏院了。”说完也不再理会云柯,抬步进了屋子将门关上。  

  安景明算是对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吧!他将自己禁足于这偏院,当小萱被架回来时,她求他给寻个大夫,可他眼神冷漠的让她滚。那个眼神也把自己对他的最后一丝情意粉碎殆尽。  

  小萱在房里躺了半月有余,用了云柯拿来的药,终是要好得快些,现在背上的伤结了疤,看着也还是让人觉得心颤。  

  小萱现在还不能干活儿,连玥就让她养着,其他大大小小的活儿,自己一个人也轻松搞定。  

  主仆二人坐在院里,这冬天的日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整个人都慵懒了不少。本来在王府做的事就少,现在被关在这偏院中,更是无事可做。  

  躺在椅子上,连玥闭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日光,可是眼前觉得一黑,似是有什么挡住了。连玥以为是小萱,倒也不以为然。  

  可那黑影就一直挡着自己的面前,连玥嘟囔道:“小萱,别挡着我呀!”  

  “这样对眼睛不好,你该感谢我为你挡住才是。”  

  听了这声音,连玥猛的睁开了眼,就看到安景修满面笑意的站在自己面前。四下张望也不见小萱的影子,转头警惕的看着安景修。她很是疑惑,安景明和安景修是死对头,安景明不可能放他进来,更不可能让他来看自己。小萱又去那里了?  

  似是看出连玥的疑惑,笑道:“我翻墙进来的,你那小丫鬟,我让她回屋歇息去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是的,王府虽不是铜墙铁壁,但也不是随意可以进出的。再者,小萱怎么可能听他的话。  

  “你以为我会骗你吗?”说着在连玥的身旁蹲下,笑着望向她。“我听说你被禁足了,怕你无聊,就来陪陪你。要我带你出去玩吗?”  

  “你不怕等会被发现私闯民宅,你这王爷的位份都保不住吗?”  

  听了连玥的话,安景修站起身,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得也是,那我先走了。”  

  说完就提步打算离去,却感觉衣袖被拉扯住了一般,转头就看到那只罪魁祸手。欣喜道:“舍不得我走呀?”  

  “带我出去!”  

  “被抓住,说不定会被活活打死哦!”嘴上说着这般话,可却弯腰将那椅子上的人捞入怀里,提气运功,跳出了王府的院墙。  

  安景修觉得自己带这女人出来是错误的,这女人完全不是出来和自己私会的呀!看着手上的东西,又摸了摸快要见底儿的钱袋,安景修快要气冒烟儿了。  

  当连玥买了一只鸡丢给安景修的时候,安景修已经打算丢下连玥跑路了,却听到卖鸡的大婶说道:“夫妻两当真是男才女貌呀!”  

  这句话深得安景修的心,丢了一锭银子,提着鸡就去追连玥,那卖鸡的大婶看到手里的银子,一个劲儿的向两人离去的方向作揖,口中还不停的念叨:“活菩萨呀!”  

  这些时日被禁足,给的吃食是越发的差。小萱那伤虽然好了大半,但是需要营养呀!就想着让安景修带自己出来,给小萱买点药,再买点可以补身体的东西。  

  可是出来才发现自己是身无分文,所以才向安景修借银子买东西,可那安景修却说买什么都算他的,那她也就没必要和他客气了。  

  安景修送连玥回到王府的偏院,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连玥看着安景修笑道:“今日谢谢你了!”  

  “要谢就来点实际的呀!嘴上说着谢谢算什么?”  

  连玥噗嗤一笑,“今日我用的银两,日后定会还你的。”看着安景修那不满的模样,对安景修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低头。  

  安景修以为她要亲自己,连忙低下头等着连玥的亲吻。连玥却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径直向屋里走去。安景修瞬间觉得自己又被这女人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