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妃常不好惹

第十九章 真是小瞧了你

妃常不好惹 北荨 1943 2015-12-09 23:06:46

    坐在院子里,连玥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绣帕,又看了看小萱手里的绣帕,失落的垂下了头。前些时日看到小萱绣的刺绣很是精美,就赖着小萱教自己刺绣,可现在看看自己绣出来的东西,都看不出是何物。  

  正在连玥想发牢骚的时候,管家匆匆赶来,对连玥说道:“王妃,齐王驾临府上,王爷不在,请王妃亲自接待。”  

  “王爷不在,他来做什么?”连玥奇怪的问道。  

  “老奴不知,还请王妃去前院接待。”  

  “我知道了,这就去。”说着将手里的绣帕丢到绣篮里,就朝前院走去。  

  等连玥到了前院就看到安景修坐在厅里喝茶,好生清闲。连玥走上前,向安景修行了一礼,开口说道:“不知齐王驾临,有失远迎。”  

  “王嫂何必这般客气呢!”安景修放下手里的茶盏,笑着说道。  

  “齐王这声王嫂,当真是折煞我了。”  

  安景修则大笑一声,毫不在意。连玥看着安景修,开口道:“我家王爷出门在外多日,齐王怕是白跑一趟了。”  

  “今日本王寻的是明王妃,明王在不在又有何妨呢!”  

  连玥盯着安景修,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安景修是太子之时,同父亲是有联谋,自己虽是替嫁,可不出意外就该是他们安插于安景明身边的眼线。但是父亲已经入狱,安景修也不是太子。他现在找自己还有什么用呢?  

  “齐王寻我做什么?我可不记得和齐王有何交情,”  

  “这交情自然是有的,只是怕明王妃不记得了罢。”  

  连玥冷哼一声,转头对小萱吩咐道:“小萱你去拿些糕点来招待齐王。”小萱得了话,就提步离去。却又听到连玥阴沉的声音,说道:“多放点砒霜。”  

  小萱听了后半句,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只见云柯在一旁问道:“一两可够?”  

  “三两”连玥恨恨的回道。  

  然后云柯就朝厨房去了,小萱看云柯离去,也只得匆匆跟了上去。  

  看云柯和小萱都离去了,连玥才看着安景修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王妃可想救出自己的父亲?”  

  “父亲曾是齐王的心腹,可如今他因你落难入狱,你都不曾出手相救。我一个女子又能怎样?何况我只求自己能活命就够了,不会去做那种不自量力的事。”  

  “虽说你不是连锦,可你也是连相国的女儿,自己父亲入狱,你却和陷害你父亲的人朝夕相对!你就不会寝食难安吗?”  

  连玥有些诧异,心想他怎会知道自己不是连锦,可随后即逝,安景明能派人查她,安景修自然也能。怕是看到自己钻狗洞那般有失体统,才怀疑的吧!  

  “齐王真会说笑,相国?连忠阳早已不是相国,他只是一个逆谋造反的阶下囚,现在的相国是高耀才是。齐王称一个逆谋造反的阶下囚为相国,齐王安的是何心?用的是何意?”  

  说完又接着道:“我乃明王明媒正娶的王妃,所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我既已是出嫁之人,自然该向着自己的夫君。至于寝食难安就不劳齐王挂心了,连玥吃得好,住得好,可比在那连府之时不知好上多少。”  

  “本王可真是小瞧了你。”  

  “连玥本就是无用之人,齐王何必高看于我。倒是连玥为齐王感到可惜才是,本是太子之衔,最后却落得个封王的下场。”  

  本以为安景修会生气的掐着自己的脖子,可没想到他却苦涩一笑,开口说道:“生在帝王家,自会有许多身不由己。”  

  看着安景明的模样,倒让连玥心里有一丝不好受。  

  小萱跟着云柯到了厨房,庖厨将做好的糕点端出来。云柯从怀里摸出一小瓶子,然后就要将那瓶里的东西倒进那糕点里,小萱连忙将糕点端开,问道:“云姐姐,你做什么?”  

  只见云柯一本正经的回道:“下毒呀!不过砒霜是没有了,用五步散将就一下吧!”  

  “玥姐姐开玩笑的,云姐姐别当真。”  

  听着小萱这般说,云柯将手里的瓶子收回怀里,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厨房。小萱端着手里的糕点,想想都害怕,若是自己不跟来,那云姐姐还真得下毒呀!更觉得让她害怕的是,云姐姐怎么还随身带着毒药呀!  

  但是转念一想,或是王爷担心玥姐姐的安危,因为在集市那次,她是亲眼看到云柯的功夫的。所以云柯定是王爷派来保护王妃的,那么她会武功,身上带着毒药,就能理解了。  

  安景修看到连玥的表情,笑着起身,说道:“我不需要你可怜我,若你真要可怜我,离开他身边,做我的女人!”  

  连玥诧异的看着安景修,可安景修只是一笑,也不等连玥回答,就提步离去了。小萱端着糕点到前院的时候,刚好看到安景修离去的背影,和呆呆的站在厅堂的连玥。  

  今日安景修到府上来,怕是想要借着父亲为由,让自己做安景明身边的眼线的,自己虽然先入为主与他说清楚道明白了。可是安景修来了王府,自己见过他,身边却连个人都没有,怕是安景明多少会有些误会的。但最让她莫名其妙的,还是安景修临走前的那句话。  

  安景修坐在回去的马车上,已是烦躁不已,他本是听说这几日安景明出了帝都,就想着去明王府见见那个让自己心神不宁的人。  

  可见到她后就忍不住与她拌嘴,看着她那装腔作势的模样都觉得可爱至极,她遣退丫鬟让自己说,本是想说我来看看你,可却想用连忠阳让她有求于自己。  

  可终究还是低估了她,最让他烦心的是,连玥那臭丫头竟然说嫁夫从夫,还挖苦自己。走的时候看着她那模样,竟说出那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