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一百零四等待的痛苦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1853 2014-11-28 09:36:58

    姜凌风的大部分时间在打理公司,她就象个口香糖一样的粘着不放,姜凌风疼爱她,不舍的她这么无聊,偶尔会让人带着她出去玩,林玫兰到底是年轻,有时会无聊的一个人在街上转,虽然姜凌风的保镖强悍,可是奈何她总是贪玩。会悄悄的淡出保镖的视线。这天她甩了保镖来到了一家中式小吃馆,要了烤串,刚坐下,身边已多了一个人,她一看,竟然是蓝云阳,她跳起来,“蓝少,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打个响指,“我来出差,看见你进来,想着是又偷跑出来的,吃什么?”

  她本来还觉得孤单一下子多了个伴,别提多高兴了,他们又要了一份,那蓝云阳平常是不吃这个的,现在看她吃的香也拿起尝尝,他点点头,“不错,好香。”二人一边抢,一边争,他们象孩子一样的举动,引得旁边的人都笑起来。

  这时一个胖女人看了她们许久,突然叫起来,“我想起来了,她是那个楼兰公主。”

  一时哗然,围过来 许多的人,林玫兰傻了眼,“我我。”

  蓝云阳拉起她,挤过人群,人们在后面追,二人慌不择路,一下子将个人撞翻,爬起来刚要跑,那个人一把拉住了林玫兰,“小妞,撞了爷就想跑?”

  她看看蓝云阳,蓝云阳一看,“哟嗨,撞你怎么了,撞你是看的起你,你应该跪下来感谢我们才对,咋还想找事?”

  那是个黑人,长的比蓝云阳不知壮多少,但林玫兰是知道他的,十几个也不是对手何况一个黑小子,可是后面的人已追过来 ,蓝云阳不想给她惹麻烦,使个眼色,他这边已经动手,林玫兰扭身进了一巷子,却被一个人拉了一把,“玫,别怕。”

  她看时,吓的脸都白了,竟然是廖仲恺,自从被撤了之后,他也来到了美国,因为他知道她在。没想到在这儿居然碰见。他激动的颤抖着手,“玫,我可找到你了。”

  这时后面的人追过来了,他们是她的影迷,廖仲恺一转身将她遮住,顺势吻住她的唇,那些人看不见他们的脸,只当一对情侣在亲热,都跑过去了。廖仲恺被推开,她冷冷的甩开他,廖仲恺英俊的眸里光芒四射,他想拉她走,可是她甩了他一耳光,转身向蓝云阳的方向走去,廖仲恺哑着嗓子,“玫儿,不要这样的无情,我.....”

  她已跑走了,那边的蓝云阳已经结束了战斗,他的脚踩着那个黑人,“小子,认输不?”

  黑小子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张狂,他连连求饶,“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滚。”

  林玫兰急忙躲到他的后面,蓝云阳一看,“廖导,你......”

  廖仲恺笑笑,“碰巧,蓝少怎么也在。”

  “碰巧。”

  既然这么有缘份就一起吃个饭吧。”

  蓝云阳看着她的窘迫,“不了,我们刚出来,你自便。”

  说着拉着林玫兰扬长而去,廖仲恺摸自己流血的嘴唇却不觉得疼,那温软如玉的小嘴似乎还在自己的唇边,他的心里好温暖,“我会得到你的。哪怕是不择手段。”

  二人来到了摩天大厦,林玫兰才从惊慌中平静下来,他看着她的苍白的脸,怜惜的伸出手,“来。”

  她乖巧的偎进他的怀里,蓝云阳竟然很奇怪自己对她竟然可以做到心无杂念,只有兄妹一般的情感,“玫儿,别怕,一切有我在。”

  二人登上了最高的一层,一百多高的楼顶似乎接到了蓝天,看着下面如蚁的人们,林玫兰开心的叫起来,“好高啊。”

  蓝云阳也笑了,“看你这样,象个孩子。”

  她红了脸,“我真的没见过呢。”

  他笑笑,“好了,逗你的,看到你如此的开心我也高兴。”

  二人拉着手望着天,不时的有飞机从头顶飞过,她便哇的叫一声,蓝云阳便笑,“小土包。”

  她便追着他打。二人要了便当在楼顶吃,边吃边斗嘴。看看天色不早了,蓝云阳下来,“我要在这儿住一个星期,想我了随里来找我。”

  她不舍的,“蓝少,再见。”

  蓝云阳揉揉她的头,“再见。”

  她打车而去,蓝云阳叹了口气,“唉,我竟然可以做的这么高尚。”

  她一进门却见姜凌风黑着脸,一群保镖全被吓的低头哈腰不敢抬头,她一看,“先生,这是为什么?”

  一看她进来,一群人松了口气,“小姐回来了。”

  她的出现让姜凌风悬着心落了地,“下去吧。”

  一群人都擦擦汗下去了。她早就扑入他的怀里,“一天不见,她象个小猪回到猪妈妈的怀抱一样的拱来拱去,姜凌风早就被她的小嘴含住,哪里还能生出气来,她抬起头里,姜凌风问,“又吃什么了?”

  她不好意思的,“羊肉串,“

  他问,“今天玩的可开心?”

  她点点头,“嗯。”

  她的样子象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姜凌风拍拍她,“以后做什么都行,但是要有人在身边,知道吗?”

  她点点头,“先生饿不?”

  他点点头,他可是一天没吃饭了。

  她叫了饭,一口的喂,她不时也要吃一口,姜凌风喜欢这种感觉,沐浴相偎,林玫兰钻入他的怀里,不一会便睡着了。姜凌风却是闭不上眼,一天的担惊受怕让他心象在火上烤,他怕她出事。怕她会离开自己。

  她的手不时的将他的胸抓紧,那恐惧的感觉让他体会到了她今天的不同寻常。他心里暗暗的要布置的更严密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