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一百零九章求你醒过来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3149 2014-12-09 13:25:03

    当他们来到皇家科技院时,所有的皇爱的科学家都已经等在那里,他们不知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让自己招即来。当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走进来时,他们诧异了,这是做什么,我们也不是医生,让我们来干什么?

  他冷冷的看着他们,“我的爱人被注射一种不知什么药,你们看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什么药才能治。快点,如果她不行了,你们也当陪葬品去。”

  他的口气是那样的不容置疑,那些人被他的话吓到了,这那跟那,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总理让我们来的,我们怎么知道发生什么事,你的老婆有事,我们当陪葬,什么人吧。切,他们的心是傲慢的,他们中有的抬脚就走,但是门口的那一排荷枪实弹的士兵让他们让而生畏,他们的枪口对着他们的胸膛,如果他们踏出一步就去见上帝就得了。他们吓的又退回来。

  “快过来看,快点,今天如果解决不了,你们就去死吧。”

  他冰冷的口气让他们打个冷颤,赶忙走来,他们看见的女孩真的很美丽,便是她已经没有呼吸了,除了稍有的一点体温,她已经与死人无异了。他们倒抽一口凉气,这本来就是个死人吗,还怎么救,他妈的,这不是不讲理吗。可是现在他们退也是死,进也是死,他们一时不知从哪里下手,这时卫兵拿过来 一个小瓶子,姜凌风让端给他们,他们看时却是想不出这是一种什么东西,上面只是写了一个名字,“永远的天使。”成分什么的什么也没写。他们一筹莫展,在他们的脑海里哪儿有这种美丽的天使,这儿又不是天堂,难道让他们上天堂找上帝问,怎么救活美丽的天使,这不开玩笑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 说一句话,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蓝云创走过来,“想,想,赶紧想办法。”他不耐烦的,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看着她慢慢的冷却,身子变得开始僵硬起来,姜凌风的心都要碎了,他温暖着她,“林,不要,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求你了。”

  蓝云阳拿出刀,“再想不出来,一刀一个,我说到做到。”

  依他的品性,杀个人也如捏死个蚂蚁那样的容易。他才不管什么科学家,什么研究员,都他妈的该死,如果这点也办不到要他们干什么?

  姜凌风快崩溃了,他颓然的抱着她,“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行么。我找了你这么久,都怪我,都怪我没有及时的找到你,让你受这样的苦,林,对不起,对不起。”

  这次如果不是姜凌风和云阳联手,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他们找遍了世界各地,角角落落,最后一块一块的排查才找到了他在这儿一个秘密的基地。可是太晚了,她已然被害了。成了一具没有知觉的标本。

  正当众人在恐惧中和担忧中面面相觑时,一个小个子的专家突然说,我记得有一个朋友说他发明了一种药物能让人死而不腐的药,最后以一千万的价格卖出去了。不知是不是这种药。”

  “快打电话给他,”

  “快。”

  当那个发明家被抓来时,蓝云阳上去就是一脚,“妈的,你他妈的发明什么不好,发明这个害人的药,今天老子就先杀了你替玫儿报仇。”

  姜凌风制止了,“蓝少,切勿冲动,让他说,看有什么办法来救玫儿。”

  那个人吓坏了,他不知道他的发明被用来制作人体标本,这也让他痛心,看着那生动的如生人一样的女孩,他低下头,“如果要救她只有天山极顶上的一种双头雪莲中提取的一种汁液,但是必须是最亲最爱的人亲手去摘,因为当他用尽心全力登上的时候,那贲张的血液才能发挥到极限,然后把自己的血涂到花朵里,让花吸饱,那种液体才能出来,然后用嘴嚼烂喂到她的嘴里才能行,但是那样的后果是谁也做不到的,那是极限,谁能做到,另外的一种后果我也告诉你们,当她醒来时,她只会记得救自己的人,其他的再不会记得,你们能作到吗?话我已经说尽了,怎么做你们看着办。”

  姜凌风看看蓝少,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他是上不去的,如果放在几年前他还行,可是现在肢体都是借助假肢,老天,你怎么这样,让我得到了幸福又失去。这份爱情我得来的多不容易,可是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她就只会成个标本,怎么办,怎么办?

  不管怎样他们必须一试,姜凌风看看蓝云阳,“蓝少。”

  蓝云阳心里是欣喜的,如果自己可以救得了她,她就可以和自己双宿双飞了,可是姜凌风能舍得?姜凌风一咬牙,“蓝少,一切拜托你了,注意安全,一定要回来。”

  蓝云阳点点头,“姜导请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飞机送他来到了天山下,他为了轻便只带随身的一些必须品和一些登山的工具,寒冷让他打个冷颤,可是想想那个可人儿,他心里一笑,“玫儿,前一次我放弃了你,今天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我一定要救你回来,一定。”他本来就是有身手的,前面的山也不陡,但随着海拔的升高,呼吸也起来越困难,他已经透支了体力,山越来越陡,一不小心就会摔下来,他已经无数次的掉下来了,如果不是身手好,他想必也残疾了。但是一想到她有可能会醒不过来,他便坚定了信心,一定要上去,一定要。要爬上去,温度已经低至了零下四十度了,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他坐下来,手脚已经开始不听使了,他搓着手脚让他们适应,又吃了口雪,想他堂堂的蓝家少爷哪里受过这苦,他闭上了眼,太累了,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他想睡一会,天山好美呀,像一个盛妆的少女,美的让人目眩,他定睛看时那个少妇竟然是林玫兰,她含笑而立,“蓝少。”

  他一喜,“玫儿,玫儿。”突然那少女变成了魔鬼,张牙舞爪的向他扑过来,他吓了一跳,“玫儿玫儿,不要,他睁开眼睛,看看漆黑的夜,由于雪的因素,并不显得黑,那深入骨髓的寒风却是象刀一样的刮着他的肌肉让他痛不欲生,可是可是他不能死,如果他死了他心爱的女孩就会死,不行不行,他要爬起来继续前进,他啃了几口硬的叮牙的面包,吃了几雪,又向前爬去,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到了半山顶,搜寻的飞机在上空盘旋,他旋心点了,如果他有不测,飞机会来救他的,他开始爬,当他一撬未撬牢时,一下又滑下去,掉进了雪窟里,看看四周的一片雪白,除了头顶的那一片天空,再无光明,这会他觉得自己象一只蛙,怎么办,四壁全是滑溜溜的,抓也抓不住,他气的拍了下自己,“猪呀,怎么会掉下来,这下可好,玫儿救不了,自己也搭进去了。”

  正一这时一双小眼睛盯的他发毛,他细细一看,却是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动物,全身雪白透着明,五腑六腑也看的很清楚,他甚至能看见它的心脏在跳,他很惊奇,”你是什么?”

  那小东西好象很害怕,他摇摇手,“好了,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你能不能带我出去?”

  那小东西象极了老鼠,只是比鼠大,有猫一样大的体积。他的话它好象听不懂,但是它好象很怕他,蓝云阳几乎要磕头了,“求你帮我爬上去,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那小东西歪着头看着他,许久好象明白了点什么,用小爪子开始刨,一个脚坑,两个三个,最后他惊喜的发现他竟然可以拔着这些小坑上去,当他终于爬上来是,他抱住那个傻乎乎的小东西又是亲又是笑,他把面包留给它,“谢谢。”

  他不知道他的失踪急坏了上面的搜寻员,当又看见红衣的他时才松了口气,他继续的爬,当手脚全破,体无完肤的时候,他到了山顶,可是那里有那双头莲,只有顶着让人透不气的寒风,他气的,“骗子,骗子,他一个没站好,被吹的倒下去,顺着山崖滚,终于停下来时,却摔的昏过去了,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洼里,身边冰雪上是什么那么耀眼,他努力让自己的眼不花,细看去,却真是一朵双头莲,他惊叫扑上去,咬破了食指让血浸过去,雪连象一个饥饿的孩子一样吸吮着他的血,他几首要昏迷过去的时候,那雪莲才停止了吸食,他一下子将它掐下来,看看头顶上还在盘旋的飞机,摇晃着红巾,缆绳下来,他爬上去,当他们下来时,姜凌风拥抱他,“谢谢你。”

  他冲进去,嚼烂了雪莲一口一口的喂,让那血红的汁液流进她的嘴里,众人都在看着,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他们只是发现她变得火红,一会又变得雪白,当最后平静下来,她的体温开始变暖,姜凌风欣喜的:“林,林,”

  当她缓缓的睁开眼时,看看众人,仿佛谁也不认识,只是把目光盯向了蓝云阳,“蓝少,我怎么会在这儿。”蓝云阳高兴的叫起来,“你醒了,真好。太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