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一百零一章爱的催眠术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1657 2014-11-25 08:52:25

    舞会出来时,林玫兰心里象夹了苍蝇一样,她挣开了廖仲恺不舍的手,拦了车就走,廖仲恺闭上眼睛,痛苦的表情让周围的人动情。他们默默的站在他的身边,这些年他的苦大家是看到的。可是那个女孩对他根本就不感冒,这强扭的瓜是不甜的,廖仲恺一挥,“走,接着喝。”

  第二天的拍摄廖仲恺没有来。林玫兰反倒心里挺平静,他天天不来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呢?钱华兄长一般的照顾让她很觉温暖。一连几天廖仲恺都没有来。大家的心里都着了毛,几拔人一起去看,廖仲恺躺在医院里,他那天夜里喝的直到吐血才止。他含笑看着各位,心里极度的失落。那个盼望的人影却是一点影子也没有。副导问,“林小姐,今天廖导还未来,听说病的很严重,你是不是去看看他?”

  她低头喝水:“大家去看就行了我算得了什么,有也不多,无也不少。”

  一直到第十天的时候,廖仲恺脸色苍白的来到了现场,看来他很虚弱,原先的意气风发现在荡然无存,真不知什么病把他折磨的如些的沉糜,他一言不发,所有的人都不敢吭声,这天拍的是元春探亲。他的不满是在眼里的,一遍又一遍,直到天黑,那一幕仍然没有拍好,眼看夜深了,所有的人一天未进食,可是他就是不发话停。林玫兰是等在那一边的,她坐在车里,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

  当廖仲恺出现在车前时,她连头也未抬,他拉开车门,就那样的看着她。林玫兰看着别处,他一伸手将她拖出来,什么也不说,就那样看着,看的她发毛。他哑着嗓子,“难道我真的在你的心里一点地位也没有吗?”

  她用力挣脱,“廖导,请你放尊重,如果再这样,我将退出剧组。”

  他的眼象刀一样的看着她的眼睛,“林小姐,我说过,我爱你。不能没有你。我要娶你。我要给你幸福。”

  “我不需要。”

  “我爱上的女人是跑不掉的。”

  她已经不在听他说了,钻进车里,“回家。”

  看着她的扬长而去。廖仲恺杀人的心都有。

  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车来到了一处幽静的小院里停下。有女子出来将她抱下来,这是一间别致辞的小屋。有一张床,姜凌风坐在那里欣喜的看着身边的人儿,他伏下身,依在她的身边,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林,我好想你,我根子想你。”

  门被关上,姜凌风艰难的挪动着身躯,他含住她樱桃一样的嘴唇,厮磨着她的每一根的秀发,一夜,姜凌风没有闭过一次眼,她那样的安祥,可是眉宇间时不时的透出一丝愁怨,她在啜泣,“老师,回来,回来。”他一下子崩溃了,“林,我在,我在。别怕,别怕,”

  当时钟敲了十二下的时候,一个女人进来了,“先生,如果时间过长,小姐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他点点头,“把小姐送回去吧。”

  当她被抱走,姜凌风一下子昏过去。他想她幸福,可是又受不了思念,他只能通过催眠来和她短短的相处几个小时,他的心里真的放不下她。把她让给别人他是不放心的。怎么办?怎么办?

  廖仲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个男人的优秀他是看在眼里,要不要促成他们。可是他的不舍,不甘,不情不愿。这是他深爱的女人,他放不下,放不下呀。

  当她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天花板,她心说又做梦了,明明感觉到姜凌风在身边,那熟悉的味道让她痴迷,好种疼爱让她温暖依恋,那种幸福让她好心酸。老师,你在那里,我好想你。

  林玫兰的冷漠让廖仲恺受不了。他公然的追求遭到拒绝后,变和变本加利,他强行的载她回家,强行的和她一起吃饭,强行的拥抱,这让林玫兰再也无法忍受,她收拾了行李准备退出,廖仲恺象个疯子一样的她的行李扔掉,他对着众人》“各位,今天我明明白的告诉大家,我廖仲恺要娶林玫兰为妻。大家作个见证。”他搂住她吻住她的唇,他的手和脸被掐的出血了。廖仲恺什么也不顾了,他抱起她进了影棚,没有一个人敢进去,当他如疯子一般的剥掉她的衣服,林玫兰喊着,“救我。老师救我,哥救我。”

  看着她的绝望,廖仲恺颓然的跪在地上,许久他拿起了衣服将她包住,“别怕,别怕,我我实在没有办法,我求你爱我。”这时,外面冲进来一个人,不是钱华是那个,他手里拿着一把菜刀,照着廖仲恺就砍。林玫兰摇摇头,“哥,不要。”

  钱华一脚将他踹翻,“败类,败类。”他抱起了林玫兰。二人驱车而去。戏是拍不下去了。这一幕成了娱乐圈的笑柄。可是林玫兰的名头却因此更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