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九十七放不开的情缘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075 2014-11-21 09:08:08

    因为有了小乔的下个月的婚礼,而《红》又在整月的十七开拍了,所以这一段时间,姜凌风忙的不可开交,现在他张于知道当一个姐夫有多么的不容易,所以当他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的时候,却又幸福的笑了。他很累,毕竟五十岁的人了。起来后看看表已经到了五点半,应该去接他的小乖乖的了。他爬起来,开了车,风是暖暖的了,影视基地在距京四十里外。他正行间的时候,不提防一辆大货车迎面而来。他猛打方向盘的时候,却为时已晚。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他已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了。

  当那悲痛欲绝的哭声让他拼命睁开眼睛时,看见身边一个泪人一样的人儿,不是林玫兰是哪个。他心疼的想伸出手却并不知手在那里,他努力看看自己的时候,却惊呆了,自己手脚全无了,他闭上眼,林玫兰一看他醒过来,扑上来,“老师。”

  她抱着他的身体,无助的伤痛让他心里绝望。他镇定一下自己,“林,林,过来。听我说。”

  她抱住他的头,“谢谢你还活着。”

  姜凌风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傻孩子,我怎么会舍得丢下你。”

  她哽咽着,“谢谢。,只要老师活着,比什么都要强。”

  他侧过头,在她的脸上轻吻,他的心里更多的是歉意,他让她伤心了,以后他怎样让这个柔弱的女孩来依靠自己。门外进来了两个老人,男的是个美国人,女的是个中国人,看见他们,姜凌风笑了,“爸,妈。”

  二位老人上来,抱住他就哭,林玫兰想想,这一定是姜凌风的父母。所以退到了一边。三人哭罢,看见了林玫兰,二人走过来,一个一个的拥抱她,“好孩子,谢谢你让我的儿子会爱。”

  林玫兰脸一红。约翰.布郎倒不是多伤心的,母亲姜丽慧拉着她好一阵端详,“好漂亮的女孩呀,怪不得儿子这么痴情。”

  看来外国人的看的开也不是盖的。姜丽慧拉了她,又看看儿子,“快快好起来,否则这么好的女朋友就是别人的了。”

  姜凌风笑的,“妈,她不会的。”

  林玫兰羞的低下头。一场车祸让姜凌风受到了更多的关爱。林玫兰下了决心了,她要在他出院康复后和他结婚,这个等了她快五看的男人已经让她放不开,如果这次姜凌风离开,她也不会独活的。在她的生命里,永远也离不开这个让她依赖到什么也不想想的地步了。

  虽然没有了手脚,幸尔各种脏器还是完好的。林玫兰和二老轮流来照顾,除了拍戏就是来照顾,倒也过的很充实。这天的戏拍的很晚。等到她的时候,天色已经到了八、九点的光景。出了影棚,正欲打车走的时候,廖仲恺的车停下来了,“林小姐。来。我送你,正好我也要去看一下姜导。”

  她想想也不好打车,便上了车。廖仲恺看着她,瘦的更有林妹妹的风骨了。心里不由的一痛,林玫兰一晃竟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想他仔细看时,却又看不见了,那好象是钱华的影子。她想或许自己看错了。

  到家的时候,姜凌风还坐在轮椅上等着她回家,林玫兰下了车,廖仲恺从车上拿下了一个果篮,二人走进来,姜凌风看见他们一起进来,心中一震,可是脸上并没有露出来。,林玫兰什么也不说,只是过来便伏在他的腿上,“老师,我饿了。”

  他疼爱的用下巴揉揉她的头,“好,吃饭。”

  “好点了吗?”

  “谢谢廖导,好多了。”

  二人寒喧了一会,廖仲恺起身告辞。他的眼睛不经意扫过的时候,姜凌风的心里一寒。

  林玫兰把刘妈端过来的饭一口的喂。姜凌风看着她娇好的脸儿,心里好甜蜜。这个女孩并没有因为他成了一个废人而嫌弃他。反而更加的爱恋他。

  为了照顾他,林玫兰就睡在他的身边,她那么依赖他,什么世俗她也不顾了。她害怕失去他。看着疲倦的女孩,姜凌风想摸摸却是没有手。她的小脸就贴在他的胳膊上,手抱着他的腰。脸儿瘦削的有点苍白。姜凌风心疼的想哭。他的女人他却不能拥抱。不能疼爱的抚抚她的脸。我这样的人还配和她在一起吗?我是不是她的耻辱,想想世人的眼睛,他心一寒,我怎么也让这个女孩跟着我这样的废人过一辈子,虽然心中万般的不舍,可是可是。

  林玫兰早早的上工了。姜凌风闷闷不乐的呆坐在房里,母亲和父亲去锻炼了,他的心里好矛盾。

  拍摄现场好忙乱,林玫兰在等的时候,小凤仙过来了,“我说林小姐,你真是福气不小啊,嫁个亿万富翁破了产,爱上个名导演还出了车祸,看来你真是....”她的话还没完,早有一拍掌拍了上来,她看时却是一个小剧力在打自己,林玫兰一看,不是那钱华是哪个。他的眼里早就没有了以前的意气风发,只是多了一股子沉稳。他走过来,“玫儿。”

  小风仙一看,‘你,你敢打我。”

  这时蓝云阳也走过来,他拉了小风仙,“好了,走吧。”

  钱华看着委屈的欲泪的女孩,走过来,想扔抱她却是止住了,“你还好吧。”

  她点点头,“怎么来到了这里?”

  “没什么,我从小的爱好就是影视业呢。 想在这里发展。”

  “可是你是物理专业呀。”

  “我可以学呀,对了,还没吃饭吧,一起。走,哥请你。”

  她们来到了外面的小摊上,要了烤串,这让她想起了以前打工的日子,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光,虽然苦,却也很乐。钱华体贴的为她抹上酱,“来,吃一口。”

  她拿过来,象回到了以前,好开心 的日子。可是时境迁,她们默默的吃过了饭,却早没了往日的气氛。拉了车刚要走,廖仲恺过来了,“上车。”林玫兰看看出租,又看看廖导,钱华一笑,“玫儿。廖导很忙的。”

  林玫兰一笑,“是啊。谢了。”上了出租车,廖仲恺恨的牙痒。看着她离去。钱华的心里一股失落,真的找不回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