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七十九章较量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926 2014-10-26 20:40:39

    刘子祥和她漫步在那美丽的花园式的别墅中,这个别墅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依照的颐和园的风格,整一下小颐和园。唯一不同的是面积小了点。规模小了点,但是也够可以的了,占地大约在一百亩以上,亭台楼榭,花墙绕廊,真真切切一个似,这个设计师也是费了心思的,竟然把这个小颐和园打造的别有洞天,怪不得人称那刘大金刘大帝。刘子祥被称作太子爷。那刘大金的老婆称了慈禧太后,虽然叫的不伦不类,于他们的富有处可见一斑。他们前行时,有仆人,丫环相随,她们个个年轻貌美,身着旗装,窈窕妖娆,于眉目中可见顾盼生辉之姿,据说他挑的仆人的月薪是二千元,那时一个公务员的工资也就才三百元左右,可见他选人之苛刻,可是就是这女孩们也是挤破头的想进来,虽然天气还比较寒冷,他们穿的袍子让她们觉得冷,可是那上等的衣服料,精细的做工可不是任何人想穿就穿的,所以即使是冷,女孩也觉得值,在说了,她们也就是主人出去的时候才用跟着,平时是不用这样的,刘大金待男性是残忍暴戾,待这些年轻女孩却是极尽了贾宝玉的风度,她看到那风景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学校,自己还有半年才能毕业,可是却入了这个演艺界,过的不能尽如人意,连自己起码的生活自由也没有,真是可悲。想着不小心却是脚下一滑,那个叫晴雯的丫头忙伸手相扶,“小姐,请小心。”

  她细看时,却是脚下铺了一溜的小鹅卵石,极其精巧,他一笑,“吓一跳吧。”

  她看着那石头铺的好象一幅图画,竟然是怡红院的图式,那不知费了多少心思,看来这个刘大金对贾宝玉真的入骨的崇拜。她心里好笑。但是看见那怡红院时,却都是她的剧照,一个个,全是用雕塑做成的,栩栩如生,立在那怡红院的门口,可笑的是,总有一个很大的元宝立在脚下,看来这个寓意很深奥。她不由的心里好笑,真的是什么人都有。正在此时,她不经意的回首里,却见刘大金立在那背阴处,虽然是北风料峭,他却穿的西装革履,打扮的十分的正式,看见她看他时竟然激动的冲她鞠躬。她真是无语了。这什么人哪,整一变态。她不在看他,和刘子祥来到了一处暖亭,里面通着暖气,二人摆了棋盘,刘子祥颇爱围棋,二人下时,多是他赢,林玫兰也不生气,她本来就是打发时间,这时有小丫头来报,“少爷,老太太有请。”刘子祥说,“林小姐,我去去就来,你先自己玩着。“

  她点点头,看着他离去,她信步走出了暖亭,东转西转,刚走到一棵梅树下,看着那梅树的枝丫伸出了墙外,她记下了路线。这时身后的脚步声惊醒了她,她一回头,竟然是刘大金,他脸上挂着笑。他拿着一件披风,“林,起风了,来披上。”她早就逃远了。刘大金呆呆的站在那儿,目光很呆滞,他颓然的坐在地上,过了一会,有人叫,“老爷,老爷。”

  原来他竟然昏迷了过去。她好几天没有发现他出现,心情大好。正在盘算着怎么出逃,可是门口却多了两个守卫。她心里这个着急。刘子祥也好几天没来,她过的好无聊。这天刘子祥来了,他的眼睛红肿,”林小姐,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的父亲,可是他真的好可怜,去看看他吧。他几乎快不行了。”

  她别过头去,“我不会去的。”

  “求你了,他好几天水米不尽了,虽然他不是个好人,可是他是个好父亲,我不能眼看着他死。”

  “我不会去的,除非你答应我让我走。”

  “你走了,他就只有一死了。”

  她不理他了,自顾看自己的书了。刘子祥扑通跪下来,她吓一跳,“你干什么”?

  “去看看他。”

  “不。”

  她走到一边。再也不看他,他就这样跪了二个小时,最后她看不下去了,只好站起来,“行了,起来吧。”

  刘子祥站起来,腿都木了。二人一起来到怡红院,里面的陈设全是红楼梦里的样式,那刘大金脸色如金,他已经睁不开眼了,呼吸都很微弱,他的老婆在旁边哭的眼睛红肿。刘子祥轻声的叫:”父亲,林小姐来了。”

  他听到这句话竟然睁开了眼,眼睛里有了一丝光亮,“林,谢谢你来看我。”

  他伸出手,“坐。”

  她不坐,远远的站着眼睛却看着别处。刘大金声音嘶哑,“离我近一点,求你。就算讨厌我也离我近点吧。”

  她象没听见一样,那胖婆娘一把拖过她,“他叫你呢。别不知好歹,他对你有多好知不知道,如果他有对你的十分之一对我我这辈子也知足了。”

  刘子祥一使眼色,所有的人全退出去了。刘大金用尽力气坐了起来,头上冒着汗。“小林。我真的想好好的对你好。哪怕能天天看见你,我也知足。”

  他伸出手,那骨瘦如材的手伸过来时,她竟然吓一跳,刘大金颤抖着,“别别怕,我只想能离你近一点。我的心很疼。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的被看不起。”他无力的倒下了。“如果我死了,只救你让我拉拉你的手,也不枉我喜欢你为你而死。”他哭了,泪无声的流下来。

  她看着他的苍老和无助,心里也闪过一丝的悲凉,刘大金说,“我死后会把这个园子留给你。只求你不要走,让我的魂在这里能看见你。”

  她听的身上出了鸡皮疙瘩。刘大金抹了把泪,“看不起也好,鄙视也好。我.....”

  就在他的话还没说完时,听的外面的枪声大作,刘大金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用尽了力气从床头拿起了枪,一会刘子祥护着他娘进来了,“爹,是泰国人。是山姆的人,他们个个装备精良,看来也是来抢人的。”

  刘大金看看她,又看看他老婆,英雄豪气竟然扫了原先的病怏,他拉了一下床头的一个机关,“小祥,带小林和你娘走。”

  “不,爹,你带她们走。”

  “孩子,,我就你一个儿子,一根苗,好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好她们就是对我的最大的孝顺。”

  “老婆,我一辈子不喜欢你,算我欠你的吧,下辈子我要好好的疼你。”

  胖婆娘哭了,“说啥呢,出了事有老娘担着,决不会让你受一点伤。”

  她一回头,“小祥,带她走。”

  刘大金看了林玫兰一眼,“林。”

  他的眼里无限的悲哀,“我真的好爱你。”

  这时枪声已打到了门口,他一咬牙,“小祥,走。”

  刘子祥拉了她进了那门,刘大金还想把老婆推进去,那婆娘却将他护在身后,“有老娘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当她话音还未落时,一粒子弹穿透了她的后心。她扭动了两下就倒下了,眼里是无尽的不甘。刘大金拿着枪就射,外面的保镖看着个头不小却个个是没有实战的,哪比的上那久经沙场的海盗。刘大金却是风里雨里出来的,他一点也不慌乱,沉稳的搜寻着目标,一会便干掉了三个,保镖们已经撤近来了。他们个个吓的面色苍白,六十几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二十几个。刘大金指挥着他们射击,一下又扳回了几局,当成包围式的时候,警方出动了。二下里成了夹击,山姆却是闯了进来,他敏捷的一下子抓住了刘大金,刘大金被钉着脑壳,但他毫不畏惧,他的枪对着山姆的胸,二个成了平局,“把那个小妞交出来,否则我就灭了你全家。”

  “谁灭谁还不一定呢,这是中国,是老子的地盘。想活着出去,得看老子心情好不好。”

  山姆冷笑着,“你?猪,就凭你也配?”说着他搬却了枪栓,刘大金的栓也拉动了,可是很不幸,他没有了子弹,但是他的在倒下的时候手里竟然多了一把刀准确的插进了山姆的胸口。警察冲过来时,将所有的带活气的全抓了起来,这一场仗共死了三十六个,伤了七十多个。山姆虽然倒地却不至死,那刘大金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当刘子祥出来时,看见他这个样子,哭了:“爹。”

  刘大金眼睛看着她,“林,”

  他伸出手,血淋淋的手更让她害怕,她不敢看他,刘大金用尽力气,“让我握一下。求你。”

  刘子祥再也看不下去,他拉过她的手,放在了刘大金的手里,刘大金双手含住,脸上闪过一丝笑,“下辈子我等你。只求老天让我能早点遇到你。”

  他的脸上带着满足,慢慢的闭上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