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箱七十一章真正的较量才开始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676 2014-10-17 21:43:51

    这边的强硬让那刘大金吃了个瘪,心里这个窝火。他召集了自己的人马约有八十号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蓝云阳的家门口摆开了场子,这队伍可算是浩荡,来了一共是十几辆卡车,刘大金坐在一辆奔驰里面,脸早成了猪头,那天的混战,可让他吃尽了苦头,最后是大老婆占了上风,所有的一干小鱼小虾全部领钱走人。可是饶是这他的心里仍是痒痒,如果不让他得到那个楼兰公主象是不能活的样子。他走下车来,看见那林玫兰腿早软了,”林小姐,跟我回去吧。为了你我都快病了。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你不能眼见我死掉不是吗?修修好吧。”说着是鼻一把泪一把,众人见的恶心的掉渣,这个这个有那么夸张吗?“

  林玫兰躲在了方海天的后面,那蓝云阳一看这个架势,心里十分的鄙夷,他左看一眼,右看一眼,”那个谁,你不是有病吧?”

  “是不是你小子将我的人打伤的?老子今天饶不了你。”

  “饶不了我,怎么饶不了,是你跪地救饶,让小爷我放你一马还是现在就让小爷打个满地找牙?”

  刘大金这个气,“你个不知好歹的混小子,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今天老子就是来收拾你的。给我上,务必把林小姐给我抢回来。“

  “是”

  一声令下,那八十几个拿着家伙就往上冲,有的抡着棍子,有的拿着刀,看来真是有备而来。他们这边刚一哄而上时,却见四面八方的涌来了上千号的人,这是蓝云阳的本家邻居全在支书的带领下拿着家伙就围住了他们。蓝家自从发迹以来一直不停的为爱乡做着支援,捐钱捐物,修桥铺路,建校救助。可以说蓝家庄的兴衰有蓝家一半的功劳。所以一听说蓝家有难,村里凡是男壮年全是集体出动,刘大金一看这隈势,一时慌了,他左看右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蓝云阳招招手,”那个刘猪头,这个架打还是不打,如果不打,现在就赶紧给小爷滚蛋,如果打抓紧上吧。我的手正痒呢。”

  刘大金这个真是骑虎难下,如果打明显就是一场几仗,不打,他刘大金的名号从此彻底的画上了问号,什么刘大拿,看来从此叫个刘大熊还差不多。”

  “打手们后退着,挤成一团,他们已经不在气焰嚣张,连滚带爬的上了车,什么老板,这会保命要紧,谁的命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刘大金一看地上就只剩自己一个人,只好发狠的丢下一句,”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罢休。”钻进车里一溜烟的跑了。

  蓝云阳一笑,“熊包样。”

  林玫兰松了口气,紧抓着方海天的胳膊的手也放开了,方海天感觉被人依赖的感觉真是爽到家了,本来还想着少不了一场血战,谁知竟然被这么容易解决了,心里暗自庆幸,如果一场血战,他们也占不了多少便宜。蓝云阳来到乡亲的面前,各位叔叔大伯们,云阳在这谢谢你们了。”

  乡们憨厚的一笑,“云阳,说的这话外气了,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呢?”蓝佳城过来,“各们,今天我们所有的人都不要走,一起聚一聚,庆贺咱们一家人团聚,把女人和孩子们全叫上,今天我们要去县城最好的一家饭馆吃饭,走。”

  他一个电话过来,过了有一个小时整整过来二十辆的公交车,拉着浩荡的一村人,他们说着笑着,林玫兰是不凑这个热闹,但是今天都是为了她,她怎么也得到场,当大家知道这是世界名人的时候,全都沸腾了,山里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一起过来要求合影,最后全部合影完毕后才算结束,蓝云阳和每个男人都干杯,正在此时,外面进来一个女孩,她四处寻觅,当她看见林玫兰时一下子扑过来,“姐姐,我可找到你了。”

  林玫兰一看,“小洁,我找了你许久你怎么在这儿?”

  她抱着林玫兰,泪水不停的流,林玫兰拍着她,李洁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神,“姐姐,我知道哥的事了,谢谢你在他最后的日子陪着他过。你不知道他病了这么久,每天疼的能把被子咬破,可是他看见你时会忘记疼痛,他说你是他的救星,姐,我以后就跟着姐,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不要孤独的生活。”

  她梨花带雨的模样让那蓝云阳都不忍了,过来了,“你这个小姑娘是谁呀?”

  她冷冷的,“你是谁,我和姐姐说话,你插什么嘴?”

  蓝云阳一点也不生气,“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李洁横他一眼,再也不离他了,蓝云阳也不找没趣,和人喝酒去了。

  林玫兰和李洁拉着手出去了,方海天独自喝着闷酒,今天不敢再喝多了,他知道她现在的处理,他是她的保护神,李洁问,“姐,你身边的那位帅哥是谁呀?好帅呀,是姐夫吗?”

  ‘别乱说,他叫方海天,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李洁花痴的,“好酷呀。”

  二人这边说着悄悄话,那边的喝的高就打起来,有丙个人话不投机的动起了手,蓝佳城出面,拦下来,支书说,“看你们那个没出息的样子,丢人不丢人,两个人谁也不服气的噘着嘴,好在也都是憨直的人,支书的一说合,二个又握手言和了。”

  这边的祥和融融,这边的杀气腾腾,当他们一个个喝的差不多时,进来了一班子拿刀上来就是一顿的砍杀,当场倒下了十几个,那些清醒的马上抡起了椅子来十几个人战在一起,蓝云阳也是喝的有点高,不过比较清醒,他喊着,“保护女人和孩子,那些村民那是红了眼了,一个自家的女人和孩子倒在地上,拼了命的将那几十个往死里揍,当警察赶来时,酒店一片狼籍,伤者有四十多个,所幸没有伤亡,这下案子大了。警察带走看看那些伤员,急调救护车来,蓝云阳也受伤了,他伤在了胳臂上,没伤着筋骨,可是却是划开了六七厘米的刀口,林玫兰吓的泪出来,他却一点反应也没,还是嘻皮笑脸的,“别怕我没事的,这点伤算得了什么,不就是让蚂蚁咬了一口吗?”方海天只是皮外伤,救护车来了十几辆,拉了一拔又一拔,她陪着蓝云阳来到医院包扎,“对不起,我还是走吧,否则我会过意不去的。”

  他一笑,“蓝家不是吓大的,明儿我会灭了那姓刘的,够惹小爷我。”

  她看着他包扎好,蓝云阳酒劲上来了,他依在了椅子上,等着父亲处理完这些事过来。他看着她的柔弱,轻轻的伸出手来拉入怀里,“别怕,有我什么也不要怕。”

  她想挣出来,可是他有力的手臂圈着她不让她动,他喷着酒气的热息让她恐惧,他伸过来嘴,陶醉的嗅了嗅,“好香啊。”

  那林玫兰吓的想叫,他却笑了,“别怕,我只是看看你有没有伤在哪里。”

  他放开她,“我好困。”说着已经睡着了。

  他象个孩子,林玫兰因为自己给大家造成了这么多的伤害,她不忍心再呆下去,可是她必须报答他们,蓝佳城过来了,“林小姐可好。”

  她点点头,“对不起。”

  蓝佳城一笑,“这算什么,蓝家是风雨中过来 的,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他安抚了一下她,去看望别的伤员了。

  她看着睡熟的蓝云阳,只好坐下来看着他,怕他摔倒,他的头依在了她的肩上。这时外面的媒体涌过来一堆,他竟然清醒的用衣服一挡她的脸,二人装作在接吻,记者们一窝蜂的去病房了,他们碰到了蓝佳城,当知道这件事的原韦后,惊叹,“祸国殃民啊。”

  不知是说的林玫兰还是那个刘大金。

  他拉着她奔出去,他们躲在了医院的一个小屋背荫处,直到二个小时后才出来,他是看着她过的,她是红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