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六十八章遭遇黑车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721 2014-10-13 22:32:54

    钱华和章子巍看着她离去,各自急的上了车就追。

  她连看也不看的上了一辆车,上车一看却看见后面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微胖,脸色黝黑,一双眼睛小小的,成一条线型。他叼着雪茄,看着她脸上竟然含着笑。她吓的一激凌,“对不起,我上错车了,请让我下车。”

  “楼兰公主,没想到能和您坐一辆车,真是我一生的荣幸啊。你可是我的梦中偶像啊。既然上来了,何不一起,我看见你的为难了,别怕,以后有我罩着谁还敢打你的主意。”他颇为得意。他装作绅士样子,“鄙人叫刘大金,是煤矿的老板,家称千万,所以以后林小姐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用怕。”

  她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身子向外坐,那刘大金凑过来,“林小姐,如果你以后跟了我,保证你红遍全世界。”

  她躲开他的咸猪手,可是那另一只手又上来了,她尖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刘大金腆着脸,“林小姐,我爱慕你多时了,只要你从了我,我保证我把所有的金钱全划到你伯名下。我的就是你的。”她被搂进怀里就亲,她拼命的挣扎着,喊叫,躲避着那张臭气熏天的嘴,正在无助的时候,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只大手伸过一把将刘大金拖了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一,又狠狠的踹了两脚,刘大金疼的杀猪似的叫,“方海天,你竟然敢打老子,拿老子的钱还向着外人,想找死?”

  那个司机正是方海天,他为了生计给人当司机,谁知今天竟然碰上了这桩事,他的“仇人”竟然被调戏,而自己不是高兴竟然很气愤,他狠狠的揍着刘大金,“再叫,再叫,老子今天就做了你。”

  刘大金求饶,“别,你是大爷,我怕了你还不成。救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动林小姐一根毫毛。”

  “滚,别让老子看见你。”

  刘大金车也不要了,连滚带爬的跑了,他不敢回头,他是亲眼见过那海天整人的。那个曾经的阔少手狠的可以一把掐死一个人。他不想触他的霉头。

  他来到车旁,伸出手,“别怕,别怕,没事了。”

  她还没过那个惊悸劲,全身发抖,哭得梨花带雨。他竟然觉得好心疼,以前自己还想着拿她出气,今天却看不得她伤心。

  他轻轻的揽她入怀,她的泪抹了他一身,他轻轻的拍着她,“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她看见是他,竟然擦干了泪,“怎么是你呢,谢谢你救了我。”

  他笑笑,“走,回我那,等想好了去处我送你去。”

  她点点头,二人上了车,来到了那一个小小的房间,只够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的地,地上堆满了脏衣服,他不好意思的,“让你见笑了。”一把将地上的脏衣服抓了起来,放入了脸盆,“讲究下,一会我给你找宾馆去。”

  她笑了,“没关系的。”他开着门,虽然是大冬天,那运动鞋的汗臭味仍是刺鼻。他挠挠头,“真没想到我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平时也没觉得怎样呢。”

  她笑了,方海天将那些鞋子也扔了出去,刚想坐下来,房东叫了起来,“那个什么味道这么臭。”出来一看,一上子就嚷嚷开了,“你这小伙子,平时看的那么利爽,为什么这么不讲卫生,你想把我的房客都呛走吗,马上把这些脏鞋子洗干净,否则给老娘走人。”

  方海天刚要反嘴,那老板娘却一眼瞟见了林玫兰,也不顾的臭了,一下子冲过来,“楼兰公主,楼兰公主,你竟然在这出现了,天地有眼啊,可让我见着了。”说着竟然流下泪来,她拉着她的手,“能不能请林姑娘和我照个合影?”

  她一笑,“行,只要不赶方大哥走就行。”

  “既然是林姑娘的朋友,以后我多照顾他点就是。”

  老板娘的一嗓子,一下子出来了好几拔人,老板娘觉得自己的小院真是蓬筚生辉了。她抢着和她合了影,又下了几个人也是争抢着合影,有的人要签名,林玫兰真是忙的不亦乐乎。老板娘觉到了她的为难,将那些人赶了出去,关上了门,叫了自己家的闺女,帮着将那一堆脏衣服洗了,将他的床单换了,好好的收拾了一番,又怕不干净,喷了空气清新剂。

  方海天笑着,“看来明星就是不一样啊。”

  她看看他,“方大哥为什么会到这步田地?”

  “拜你的前夫所赐,我们家倾家荡产,还欠着外债,可是我姐姐还是喜欢那个章子巍,我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喜欢那个冷血。”她不说话了,低下头。看着她的疲惫,方海天说:“你休息一下,我出去找旅馆。”

  她点点头,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当方海天进门时,看见那个娇态连连的女孩,不由的呆住了,由于寒冷,她蜷作一团,方海天将被为她盖上,看见还是冷,脱下大衣为她盖上,看着她不在发抖,他坐下来,不觉得发了呆,他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在意这个曾经是仇人妻子的女孩,曾几何时他竟然梦里都会她的影子,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会去想她。想她的一颦一笑。甚至她的恐惧,她的责骂,他也会那么欣赏的去想,有时自己竟然会笑出声,想起自己曾经想拿她做文章让章家声名裂。可是今天面对刘大金对她的侵犯他竟然忍不住的发怒,杀刘大金的心都有。

  他依在椅子上睡着了,当他觉得有东西盖在身上时,他睁开眼,看见她正端详着他,方海天不由的笑了,“看什么?看看是不是妖怪?”

  她笑了。“不是,是看见一个帅的掉渣的帅哥。”

  方海天也笑了,“你才发现哪。”他看看天色,“好了,天也不早了,我们去吃点饭。”

  她点点头。二人走出来,来到地摊上,老板正准备收摊,由于冷吃饭的少,她们要了两碗混炖。两个烧饼,方海天说:“委屈你了。改天请你吃好的。”

  她一笑,“这已经很好了。”

  当她们回的路上,方海天说:“这一片都是些小旅馆我不放心,这样吧,你就在我房间睡,我找朋友去挤一下。”

  她笑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的。走吧。”

  她也不在争,不知何时天上竟然飘起了小雪花,落在脸上凉凉的,她出来的急竟然忘了穿大衣,冻的直抱臂,方海天脱下了大衣为她披上,林玫兰感激的冲他一笑,“谢谢。”

  方海天不看她,径直向前,她心情竟然很好,以前的不快一下子全不见,顺着马路开始滑,雪花薄薄的一层,竟然很滑,看见她玩的开心,方海天竟然心情大好,他开心的拉住她的手,拉着她前行,她叫呀,笑啊。二人象孩子一样的玩着,引的路人皆回头。方海于竟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这样的开心 过了。。

  直到深夜,二人回到小屋,开了门,说是他去朋友那睡,可是他来到这儿哪有什么朋友。她随手关上门,方海天望着那灯灭了,独自在雪地里徘徊。她睡到夜里被那狂风惊醒,好可怕的风,打的窗户直响,打开了灯,拉开帘子却看见一个成了雪人的人在雪地里站着,她一惊,打开门,“不是去朋友那睡的吗?”

  他笑笑,“我忘了朋友的电话了。”

  她不好意思的,“进来吧。”

  他抖抖身上的雪,进了屋还是上牙打下牙。她真是无语了,”方海天,这样会冻坏的。”]’

  “没事我结实着呢,”说着已打了个喷嚏出来。她用被蒙了他,方海天却用被卷了她,这个房间的温度他是知道的,她想挣扎,方海天却哑着嗓子,“别怕,我只想就这样的抱抱你,这个屋子真的很冷。”

  她被那有力的手臂抱着,心里没有害怕却有的是感动。

  方海天渐渐的缓过劲来,她由于有了依靠渐渐不害怕那狂风呼呼,竟然睡着了,方海天就一个姿势的抱着她,他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心里竟然那么温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