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六十七章去远方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1974 2014-10-12 21:14:18

    钱华和林玫兰回到家时,林上云的脸黑的象锅底,“你到底要我们怎么做?我们丢不起这个人?”

  “父亲,我知道你很为难,可是我的心里只有学长,我要和他一起走,请帮我转告谢飞,我走了。”

  林上云挡住去路,“今天哪儿也不许去,我们已经负了一次谢家,小飞都成那个样子了,还要怎么样?”

  她哭了,“爹,我知道谢飞哥的苦,可是我真的不爱他,我留下五万元钱,哥一定可娶一个比我好的女孩子的。”

  林上云冷冷的,“不管怎样,我不能让你走,你和谢飞的婚事我作主了,我们不能一次又一次的对不起谢家。”

  林玫兰看着钱华,钱华搂着她的肩,“玫,别怕,有我在。”

  他转过头,“叔,婚姻是两个人的事,哪个父母不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幸福,如果玫儿嫁了谢飞幸福我也会祝福的,关键是玫儿和谢飞之间不是爱情。如果您非得让自己的女儿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你的心能受得了吗?”

  “不管说什么,今天她不能出这个门。”

  林上云上前拉住林玫兰就走,林玫兰无助的看着钱华,钱华上前挡住了林上云,“叔叔,为什么不给玫儿一个她快乐的人生呢?”

  “你走开,我的女儿不用你管。”

  钱华就是不闪开,林上云气坏了,拿起了一根鞭子照他就抽,钱华一动不动,头上身上挨了十几下,脸上的血道子出来了,林玫兰拦住,“爹不要打了。”钱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玫儿,我没事,只要老人家解气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林上云真的没办法了,他丢下鞭子气呼呼的进屋了。林妈妈是个胆小的女人,这时才出来,拉了女儿,“孩子,如果你真的要跟他走就走吧,要幸福。钱华,玫就交给你了,好好的善待我的女儿。”

  钱华点点头,钱华拉了她,二人走出去,林玫兰哭着,“娘,等爹气消了我就回来。”

  娘点点头。看着二人上了车一溜烟的走了。

  她擦擦泪。刚想进屋,却看见谢飞呆呆的站在门口,一口血喷出来,谢飞昏了过去。他本以为这次会等到他心爱的女孩,可是她竟然再一次的和别人走了。林妈妈吓的忙叫,“他爹,快来。”邻居也上来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他送进了医院。谢飞昏迷了三天三夜,他睁开眼看见爹忧心忡忡的样子,笑了笑,“爹,我没事的。”

  “孩子你就是一根筋,咱现在就是一个农民咱哪能配得上人家大明星。”

  一边的林上云羞的老脸通红,“老弟是我对不起你们家,养了个忘恩负义的女儿,从此我们家再没有这个人,小飞就是我的亲儿子。”

  谢老爹也不好再说,谢飞摇摇头,“不要责怪玫儿,她是个好女子,是我配不上她。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我们怎么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呢?”

  钱华领着林玫兰回到了北京,他们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产业了,章峰的赶尽杀绝法让他们几乎家徒四壁,钱坤和妻子刚好下楼,他们租住在一个三室一厅的破楼里,林玫兰的到来让夫妻二人心中一喜,他们对这个儿媳是一百分的满意,钱母高兴的上街去买菜来招待她,以前总是忙着生意,现在反倒有时间来照顾生活,他们看着二人的相爱心里比什么都高兴。

  林玫兰看着母子二人忙里忙外,自己便和那钱坤下棋,她的棋艺并不好,连输了好几盘,耍赖的噘着嘴,钱坤笑了,“好了,算你赢行了吧?”

  她才笑容满面。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坐下来吃饭,钱华的眼里满是笑,这种生活是他渴望了许久的,今天终于实现了。

  吃过饭,钱华去找工作了, 回来这长时间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虽然他才能卓越,可是却被许多的公司拒之门外,因为他们不敢得罪那财大气粗的章家。钱华真是无语了。他沮丧的回到家来。刚到小区的门口却见章子巍上楼来了,他是来接她回家的。虽然也登报,那方碧也不知用什么手段把离婚证也办了,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她,他时刻关注着她的消息,钱华挡住去路,“你不许再去找她,你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谁说的?她是我老婆。一生只能是我的老婆。”

  二人说着就动了手,这已经不是二人第一次的动手了。林玫兰听到了吵闹声,出来一看,围了一堆人在观看,二人一个是跆拳道高手一个是中华武术的精英,真是不分上下,打的颇为精彩,以至于看的人都不来拦反倒成了欣赏。林玫兰气的一跺脚,“住手。”二人哪里肯听,谁也不放手。

  林玫兰走过来 ,“学长。”

  钱华怕伤了她跳出圈外,章子巍一看她,忙走上来,“玫儿。”]

  自从上次的局子里蹲了十几天后,章子巍一直耿耿于怀,他恨这些多事的记者,所以他封杀了几家大型的报纸,不许再出关于林玫兰的一些绯闻,在他的心里,他是如此的爱着她,林玫兰看见他就害怕,钱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别怕。”

  这时早有好事的记者们闻讯起来闪光灯下,林玫兰的娇姿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太兴奋了,自从上次的封杀事件之后一直没有关于林玫兰的一些新闻,如果这一出一定是头条。钱华护着她二人想退出去,那章子巍一把拉过,“玫儿,你怎么能离开我。”

  她真的好为难。钱华看着他,她现在是你什么人?充其量只能是你的前妻,和你再无瓜葛,你还想让她再次陷入媒体的炒作当中吗?”

  章子巍却毫不退缩,“玫儿,回来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林玫兰羞的面红耳赤,她夺路而逃。拦了辆车便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