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五十六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1978 2014-09-30 22:27:14

    肖玉终于忍受不了,因为不管她去哪个班上课总是会千奇百怪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想不透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这天她刚下课,正行间,觉得脚下什么东西粘住了,低头一看,竟是不知是谁吐的口香糖,她试图踢开却是粘在这边,一踢又粘到那边,她光顾着踢脚上的粘东西却是不看路,一头撞到树上,更是摔的倒在地上,那高底鞋一歪,她的脚便疼的钻心,鞋跟也断了,坐在地上起不来。有路过的女老师扶起来她,“摔的重不重。“

  ”我没事,”说着没事却是眼泪一把的掉,那张平凡正路过,看着她的样子只是问了一句便走开了。那天林玫兰受伤,他可是抱着她飞跑去的。难道自己在他的心里真的一点份量也没有吗?想到这儿,她伤心的泪更多了,呜咽声引来了几个学生的观看,“快来看,高跟鞋也会断哪,本以为肖老师的鞋是新鞋,谁知道却是破鞋。”

  这句话听在肖玉的耳朵里却是扎耳,她狠狠的瞪了他们几眼,扶着女老师的肩回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倒霉,受伤的也总是她。

  林玫兰的日子过的真滋润,肖玉那边是水深火热,她这边是柔情万丈。张平凡的加入让她倍感为雄,她的心里是装不下他的。她看着那为她盛饭的张平凡,“校长,我自己可以的,再说有小乔,你不用理我的。”

  张平凡笑了,“不要有压力,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宽心,我的心很纯洁,纯粹是一个朋友对朋友的关心。”

  她不好再说什么。而且他的性格开朗,虽然比她大了二三岁,却是极爱玩耍,这和原先接触的男孩不一样,她在脚好了之后,二人便一起去爬山,。她们摘下那山上的核桃,砸开看着他溅的满脸的汁液,变的黑乎乎的,她笑的,“校长,贪吃鬼。”

  他笑了,“还说我,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是一脸的黑。”他伸出手,很自然的为她擦脸上的汁,她后退一下,“谢谢,我自己可以的。”

  她低下头,脸红润的象天上的去霞。他更加的疼爱,她的娇憨让他的心里好一阵晕眩,”一生有此伊人,此生足矣。”

  她们的手由于剥核桃而黑乎乎的,看看天色不早了,已过了晌午,看看山顶上的农家,他提议,“走,我们去吃农家饭,如何。”

  “好呀。”

  山势陡峭,不知这户人家为何居住在这个山顶上,他们来到时,却见是一个小茅棚,有三间大小,园子干净整洁,各种的树木让人认不全。反正她就只认的苹果,梨,其他的不认的。张平凡更是不认识,他生长在县域哪里认得这些,只是知道那些好吃就行了,管它是从那里来的。”

  她们进来时,看见一个白发的老太端着簸箕在碜玉米,一个白发老翁一边编着罗筐,她们问了好,老太问,“从那里来的。”

  “山下。大娘我们饿了,能不能做点饭我们吃。”

  她笑了,“好啊,很少有客人来我们家呢,你们等着我去和面。”

  他们坐下来,地下放着玉米棒,二人便剥,老头不好意思了,“客人来了怎么能干活呢。”

  二人一笑,“大爷,我们会干的。”

  老头问:“你们小两口第一次上山吧?”

  她脸一经。张平凡忙说“大爷误会了,我们是同事。”

  老头笑了,“哦,不过在一起很般配。”

  张平凡听着心里美滋滋的,能和偶像相配,那证明自己也不差呀。

  午饭是面条,老太的面条做的很好吃,是红萝卜炒鸡蛋。她吃的好香呀,张平凡看着她的朴实也是打心底里喜欢,一点也不娇气,而且善良,虽然名气大的不行地是内敛的很。他也大口的吃,真的很好吃。

  放下二十元钱,老太太说啥也不 要,二人说,“大娘,如果你不收,我们的良心会不安的,以后怎么教育我们的学生。所以请不要客气。”

  老太这才收下。下山的时候是不好下的,他下一段就扶她一阶,回到山下时已经是下午的六点了,天很黑,送她回家,小乔接了出来,见到张平凡心里很是不爽,他从心里是不喜欢这个张平凡的,因为他知道他接触姐姐肯定是有目的的。果不其然,又一个追求者。

  他告辞走了后,小乔看看她,“姐姐玩的开心不?”

  “嗯,改天姐带你和兰涛去。”

  自从有了上次的事件,兰涛是怕见她的,除非吃饭里,否则是见不到他的。他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她说小乔:“弟弟,应该象兰涛学习呀。”小乔点头,“我会的。”

  她累的躺在床上不起来,小乔无奈的给她捏着腿,“姐,山上好玩吗?”

  “嗯。”她说着已经睡着了。小乔为她盖好被,又为她抹了把脸,“总是长不大。”

  王方走了两下星期了,听姜凌风说他已经认不清人了。心里伤心至极。她决定要去北京看看她。她还未走,便见报纸上登了章子巍和林玫兰解除婚约的报道,她心里一凉,几首晕倒,其实在她的心里她是在乎他的,而且非常。她生气的打电话过去章子巍竟然笑了,“小东西,再不回来我就要娶别人了。”

  她哭泣着,“是你不要我的,我才不要回去。”

  “是谁说的。我说过我这生这世只和你在一起。好了,现在说你在那里,我要把我的小任性接回来了。”

  她想起了章母的脸便挂了电话,她不想生活在她的阴影中。章子巍在第二天的晚上到达了,他一进门就是一由分说的一阵狂吻,直到她求饶,他抬起头,看见她竟然温润了许多十分的高兴。“好孩子担心死我了。”她搂住他的腰的,“我不要回。”

  他笑了,“好,不回,咱们就在这儿落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