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十八章异地的思念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659 2014-08-24 20:32:33

    玫兰回到宿舍里时,白琼也刚从外面回来,她看见钱华抱着她过来吓一跳,“我的大小姐,怎么成这德行?”

  ”是我没有照顾。”

  玫兰笑笑,“学长,哪有那么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他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气才顺了。一路抱着过来,可把他累坏了。

  玫兰觉得很累,“学长,谢谢你,我要休息一下,学长也好好的回去休息一下。”

  他虽然不舍,可是也是非常懂得分寸的,恋恋不舍的走出去,心里的悔,自己怎么就没有照顾好她让受让么严重的伤。心里的自责加上自身的伤痛,回到宿舍里看着气呼呼的章子巍,也不言语,洗漱一番,刚躺下,章子巍走过来,“她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咱们在更衣室没有装监控,怎么抓住凶手呢?”

  “一定会抓住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参与了。”

  二人讨论了许久,他们也很奇怪自己还会和情敌坐在一起讨论一个问题。

  最后商定明天开始一个一个的盘问。这个事情对学生会来说并不是难事,他们的骨干成员昨天都参加了这个舞会。

  第二天,钱华早早的去买了早餐,雪已经停了,阳光照在雪地上照的映眼,玫兰因为样子没办法出门,白琼刚要出去买早餐钱华走了进来,“喏,豆浆包子。”他竟然买了两份,这让白琼很感动。

  玫兰看看他的伤,有点心疼,“疼不?”

  “不疼,倒是你们女孩家皮薄,更疼一些。”

  “学长是保护我才受的伤呢。”

  “那玫儿就多对我好点了。”

  她马上脸红了,心里想起那次的雪中摔倒,二人吻在一起的场景,脸不由的红了。他坐下来,看着她轻啜的可爱样子,“待会我帮你上药吧。”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学长,你真好,我们家玫儿遇上你真是幸福。”

  钱华笑了,“那我更得加油,免得玫儿对我失望呢。”

  玫兰低头不言语,他看看表,“今儿别去上课了,我已经替你请假了。”

  她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看他含情的眼睛,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钱华和白琼一块出去上课了。她无聊的想走走,,可是疼痛让她下不了床,她揉揉腿,正在这时,门轻轻的敲响,她忍痛开门,是章子巍,他拿了一个化妆盒进来了,见她欲倒的样子,忙上前,一把将她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床边。明亮的星眸里含着让她羞怯的情意,她不看他,章子巍笑了,“知道你无聊,今天我不上课专门陪你。”

  “真的不用的。”

  “好了,我带了一些书,待会帮你上了药,就看书消遣吧。”

  她不肯让他动手,他看看她,“我是老虎吗?”

  “我自己可以的。”

  “别动,我说了你将会是我老婆,我一定会对你好。”

  他太霸道了,端正她,拿了棉签轻轻的为她涂上药膏,他的动作很轻柔,男子汉的气息不时的闯入她的鼻孔,她不敢看他,他细细的端详着她的脸儿,瓜子脸,柳眉凤目,悬胆鼻,樱唇如涂洙,肌肤胜雪一般的白嫩,光洁的没有一点瑕疵。他笑了,“好美的人儿,为了你哥的魂都掉了呢。”

  她任凭他涂了,他柔柔的依过来,“真想吻吻你。”

  她吓的忙后退。他笑了,“哥不是个滥情的人,别怕,哥真的喜欢你。”

  “学长,谢谢你了,请回吧。”

  他反身靠在她的身边,“我几乎一夜没睡,看见你我才能睡的着,让我睡十分钟。他陶醉的闭上眼,真的睡着了。她细细的看着他的脸,真的很帅气的脸,要说面如潘安也不为过。俊朗如星的眼睛,剑眉,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让人看见就想入菲菲的唇,露出淡淡的胡子茬。他依在她的身边的身体健美的没有一丝赘肉。身高有一米八二左右,是标准的美男子。她想悄悄的下床离他远一点,他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成了二人并在一起的躺下了,他轻轻的憨声表明他睡的很熟。她想挣出来,他的脸已依在她的唇边,她气的想揍她,可是稍一动,便痛的吸凉气,只好乖乖的呆在他的怀里。他说的十分钟,竟然睡了一个小时,他睁开眼这时看见她竟然在怀里睡着了,因为昨夜的折腾,加上也挣不出来,抹了药竟然不疼了,竟然睡着了。他细细的端详着她,轻笑着,“好可爱的小人儿啊。”

  他用手碰碰她的唇,然后放在自己的唇边,终于忍不住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唇,“好美好的感觉。”

  她侧了个身,竟然依偎在他的怀中,他笑了,将被子拉了拉,又闭上了眼,很快睡着了。

  当白琼开了门时,看见此景,惊叫着,“玫儿。”

  她吓的睁开眼,“怎么了,怎么了?”

  白琼指指抱着他沉睡的章子巍,她用力推开他,他才睁开眼,“好香呀。”

  她脸红的,“学长。”

  他不好意思,‘失言了,太累了。好久没有睡的如些香甜。”

  他坐起来,“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是我老婆。”

  “学长。”

  她都快气哭了。白琼说:“学长,不是我说你,玫儿真的不适合你。你这典型的男子主义者,她却是个需要人照顾,需要人呵护的脆弱人儿,你还是离她远一点吧。”他昂起头,“我会用生命来爱护她的,放心吧。”

  说完站起来,“乖,一会有人送饭过来,好好吃,我先走了。”

  如果让人知道他竟然强迫人家女孩子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玫儿该多么名誉受损。

  玫兰乞求的看着白琼,白琼笑了,“我不会说的。”这时有人敲门,她打开一看,竟然是送外卖的,送了四个菜两碗饭。

  二人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白琼说,“打你的人找到了,是方碧的好姐妹呢。”

  “学校已对她们作出了记大过的处分。”

  她没说话。心里的失落感更强了,钱华的温柔体贴,章子巍的霸道,谢飞的舍身忘已,王方的缠绵,她何德何能占这么多男孩的爱。想到这儿,她的泪出来了,白琼安慰她,“傻丫头,这不是你的错,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如果我也有钱学长那样的追求者,我死也无憾了。”

  一个伤感,一个悲伤,两人仿佛同病相怜的躺在床上,想着各自的心思。

  想想好久没有打电话给谢飞了,她有点心里有愧。当她忍痛来到电话亭边时,关上门,插上卡,静静的等待的时候,看见远处方碧在道上孤独的走着。好象十分伤心的样子。她虽然很恨玫兰,可是却没有想到要伤害她,自己的好姐妹竟然做出了打人事件,这让她这个大姐大情何以堪。

  玫兰看着她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望着远方。虽然风很凉,她浑然不觉。

  那边气喘吁吁的声音响起,她才回神来,“哥。”

  那边好激动的样子,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打电话了。他想她却不知如何找她,也怕给她惹麻烦。

  “妹,”竟然有哭的声音。

  她嗲的声音娇柔甜美,“哥,想你了。

  他柔柔的“哥也想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饿肚子?有没有生病?”

  “没,就是想哥了,”说着竟然哭起来。

  谢飞慌了,“妹,别哭,别哭,再忍一忍,哥就去接了。乖。”

  他哄孩子的声音让她破涕为笑,“我没事的哥,真的没事,就是想哥的怀抱了。”

  他幸福的笑了,“妹,哥在梦里天天梦见你呢。看见你在梅花园里跳舞,好美。”

  她吃了一惊,“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呢。那天下着雪,好大好大。”他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她真觉得他神了。

  好容易挂上电话,忍痛回到宿舍里,白琼已上课了。她拿起了章子巍带的书看起来,不知不觉的一下午过去了。晚上也幸好他们知趣的没来打扰。她早早的睡下了。4.16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