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十六章梅园的精灵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375 2014-08-24 20:06:07

    她掉转头回去,却不知不觉来到了那一方角落的梅园中,今年的梅园还未动事,她站在梅林中,看着那枝上的雪,用手醮了放在唇边,凉凉的感觉好爽.她一时竟然十分的兴起,将袄一脱,在雪中跳起了舞,她的舞技来自于小时候的薛老师,她是大城市来的舞蹈学校的高材生,来这儿当知青,因为和她特投缘,所以平时就将自己平生所学传授给她,民族舞,中外舞蹈悉数传授,让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她灵动的舞姿搅动的雪飘舞起来.唱着“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竟奢华。 闲厅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 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 ”让她象个精灵.她投入的丝毫没注意到有人将她跳舞的场景录了下来.当她停下来时,看见一个人影一闪.她长舒了一口气.穿上衣服准备回宿舍.

  角门站着章子巍,他依在角门口,欣赏的眼神不溢言表,“好美.”

  她被吓一跳,”学长,你怎么在这儿.”他一笑,””想你了,却总是被拒千里之外.只好追随美人的脚步了.”

  她一笑,“学长真会开玩笑,我算的上哪门子美人呢.”

  他开心的看着她,”你终于肯好好的跟我说话了呢.”

  “学长,天晚了,回吧.”

  “冷了吗?”

  他竟然第一次脱下了身上的大衣,给她披上,她想拒绝,他已霸道的给她披上,“以前我从来不知道如何关爱别人,就让我学着关爱你,好吗?”

  她看看他,“学长,其实你是个善良的人,只是不知道如何爱别人罢了.”

  听到她的话,他竟然象个孩子寻到最喜欢的东西一样,“玫儿最懂我.”

  她一笑,“回吧,学长.”

  他们并肩走在园内,他送她回宿舍,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想亲近一个人,想和她说话,哪怕听听声音也好.雪很大了,他并不觉得冷,想想自己可以将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离她是如此的近的时候,他的心都在笑.

  玫兰跳了一段舞觉得身心很放松,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雪下的更大了,踏在雪上嘎吱嘎吱的响.她踏着厚厚的雪走出宿舍门时,冷风灌进脖子里冷的打个冷颤,白琼追出来,“林等我.”二人抱着书,白琼从树上摘下雪团,扔给她,二人打闹着向教室走去,一时有好多女孩加入了雪仗队伍,章子巍和钱华并肩站在路边看着她们打闹,开心的笑了,白琼很勇猛,让柔弱的玫兰竟然不敌,尖叫着向前跑,抓住个人便躲在身后,白琼一个大大的雪团砸在了章子巍的身上,章子巍象开了花一样的砸开了.白琼一看砸错了,吐吐舌头,那边的玫兰还躲在身后悄悄的冲她做鬼脸.章子巍觉得好开心,保护神的感觉真他妈的豪气.

  钱华将她揪出来,”淘气鬼,小心点吧.”

  她才看到 是他们二个,吐吐舌头.红着脸和白琼拉手走开了.章子巍想着刚才她抓衣衫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下了学时,想想下大雪,谢飞应该没上班,她拔通电话,在传达室叫谢飞的时间里,她开心的踢着雪.远处的章子巍看着她的样子,走了过来,她看着他走过来,关上话亭的门,他一愣,’为什么见到他就关门呢,难道她有什么瞒着自己的事,他站在门口,那边谢飞已跑着过来了,气喘吁吁的,她柔声问,”哥.”

  那边激动的声音,”玫儿,”

  “”这边下雪了,你们那边呢.””

  “也下雪了,好大,都封门了呢,北京冷不冷 ?.”

  “不冷,倒是哥不要冻坏.”

  “哥是男人,不怕冷,玫儿身子弱,一定要注意身体.”

  “知道,哥,想你了.”

  她的声音好美,让谢飞觉得热血沸腾,他激动的,“哥也想你,放假了,哥去接你回家.乖,好好吃饭,穿厚点,不要让哥担心,好不好?.”

  “嗯,我是个大人了,哥不要总是觉得我小,好不好,哥只比我大三个月呢.”

  “是是是,我的玫儿长大了,是个大孩子了.”

  她咯咯的笑起来,”哥,给我买羊肉串,想吃了.”

  “好,想吃什么,都给玫儿买.”

  她想了许久,”冰淇淋,奶茶,糖葫芦,臭豆腐,还有,......”外面的章子巍已冲进来,他一把夺过电话,”啪”的挂上.

  她的撒娇声突然中断让谢飞,那头一头雾水的.可是已经没有声音了.他再拔过来却已无人接听.他的心提起来了,”玫儿,出事了.”

  章子巍拉她出来,”为什么给男人打电话?”

  她很惊奇,”学长?”

  他气的七窍生烟,“你是个女孩,应该矜持,不能随便打电话给男人,知道吗?”

  她几乎要笑出来,”学长,这好象不在学生会管辖范围内吧?”

  他拉了她,“走吧,今天梅花开了些许,我们看梅花去.”

  她被抓的手臂生疼,“学长,你弄疼我了呢.”

  他赶忙松开,撂开看白嫩的手臂上竟然起了红红的印子,他心疼了,“对不起,疼不?”

  他轻轻的为她吹吹.她忙抽回手臂,“学长,对不起,我要回了,再见.”逃也似的,他急的直跺脚.自己还没有表白呢.失落的回到教室里,方碧走过来 ,“子巍去哪儿了?’’

  “没有,出去走走.”

  他其实旷了一节课就为了向她表白自己的爱情.想不到被她逃了.

  很麻烦的是以后怎么样来对待方碧.和她说绝交,父母肯定不同意.不同意又怎么的,我就不同意了,我不喜欢她,怎么了.难道要我和一个我不喜欢的女孩子过一辈子.矛盾压在心里,什么也没学进去.

  方碧能感觉到他的变化,女孩子的心思是毫发,她能觉得她和他之间越来越远的距离,虽然她拼命想抓住他,可是他却总是不羁的拴拿不住.

  我该怎么办?难道他真的喜欢那个单纯的如纸的人?

  她逃走之后,赶紧拔通了谢飞的电话,她知道他内心的担忧,.

  “哥,刚才电话线断了,我又换了一部,别担心,”

  “只要玫儿没事就好.”

  他听着她嗲的声音,疼爱的笑她,“小东西,你要的东西咱都买.’

  “要新衣服.”

  “买.”

  “要哥的耳朵.”

  “买.”他一时明白过来,”小淘气.”

  她咯咯的笑着,”上当了,上当了.”

  他也开心的笑着,”哥,再有一秒就十分钟了,回头给哥打,哥不许喜欢别的女孩,知道了吗?”

  他开心的笑着,”知道,知道了我的公主殿下.”

  她冲她飞一声,那边谢飞早就迷失了,等她放下好久才放下听筒,传达室的人开玩笑,”小伙子,掉到蜜罐里了吧.”

  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谢你了.’

  “年青就是好啊.”

  玫兰踏着雪,走在那纯净的大自然中,她旋转着,仰着头看着灰濛濛的天空.让雪片掉在脸上,惬意的转回了教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