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十章遭遇色魔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1886 2014-04-09 20:33:44

    回到家时,天已太晚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她胆颤惊心骑快了车,斜刺突然窜出一个捂了她的嘴将她拖下车,拖往深沟,她拼命挣扎,咬伤了那人的手臂,那贼人丝毫不觉痛,仍然拖行,她的手突然摸到一个小树枝,猛然插向贼的眼睛,贼受伤,松开她,她爬起来就跑,大声喊着”救命.”

  “玫儿,别怕,我在这儿,别怕.”听到谢飞的声音,她飞奔过去,谢飞看着披头散发,衣衫褴缕的女孩,心疼的抱入的怀中,她瑟瑟发抖的身体几乎要瘫软,谢飞脱 下衬衫将她包住,”别怕,别怕.”他看着正掉头欲逃的男人,将她扶着坐在小土丘上”等我.”

  他冲下去,抓住那个比他还魁梧的男人,一拳将他的鼻子揍平,又一拳将他打倒,用脚 狠狠的踢在他的身上,下体,男人惨叫着”别打了,求你了,再不敢了.他发狠的样子象狮子一样,看着快不动的人,他才住了手”妈的,敢伤害我的女人.我让你死.””

  他回到她的身边,抱起她:”别怕,走回家.”

  她的恐惧让她抱着他不放,来到一处小水井房他坐下来,搂着她,让她能感到温暖,她渐渐的平静下来,他垂下头,柔润的唇依过来,他的唇让她的恐惧减低,他吻着她,玫兰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她虽然羞怯,可是那奇妙的感觉让她的心有了着落.当他含笑为她理理秀发;”玫儿,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我会好好的对你的.”

  他把她送回家,林父正等在门口,看他们样子,就去拿鞭子,谢飞挡住,”伯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一五一十的将来龙去脉告诉他们,林妈妈赶紧将女儿扶进房,为她倒 水,换衣服,林父说:”谢谢你.”谢飞看着她平安,才回家去了.

  她沉沉的睡去.梦中那恐怖的恶手还想抓她,她拼命的跑呀跑的.整夜在恐惧中渡过,她第二天醒来,告诉爹妈她要出去散一下心,父母不放心,让云儿和蓉儿来陪她,她拒绝了,一个人去了十里外的山神庙,在庙里呆呆的坐了一天,天晚了才回,刚出庙门,谢飞站在树下,笑微微的看着她,她的心一下子有了着落,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心灵相通呗”.

  二人直走下山.他递给她一个红薯:”饿坏了吧?”她毫不客气的拿过来,大口大口的吃,”哪来的?”

  ”偷的呗,”她笑了”谢谢你.”

  天上的星星亮晶晶的象情人的眼睛一样的明亮,夜风美美的吹在身上,有了山神的洗礼,她已不象昨天那样的恐惧.回到家时吃了饭,美美的睡了一觉,觉得自己应该去干点什么了.想想,对,去打份工也好解决一下学费,减轻二老的负担.

  当她给父母讲了自己的想法,二老同意了,反正她在家也是四体不勤的主,让她知道生活的艰辛也好.来到镇上,问了许多家,正好 有一家缺少一个服务员。她们讲好了,如果可以每月工资150元.她同意了.

  第二天来到店里,勤快的扫地,招呼客人,十分尽心,嘴也甜,老板非常喜欢.

  由于有了她的打理,各个品种井井有条.而且态度好.生意竟然比以前好了许多,许多大件的商品堆了几个月竟然卖了出去,老板高兴的什么似的.

  这天她刚扫完地,进来个中年人,她忙上前:”您好,请问你需要点什么?”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新来的.”

  “嗯”.”

  拿包铁观音.”

  好的.

  她麻利的去拿了来.”用80度水泡最好.”

  你也喜欢吗?

  她笑,”不太喜欢.”

  “今年多大了?”

  她一笑,”成年人”

  他笑了:”很狡猾的小姑娘.”

  她没再言语.正好有个人,她忙迎过去:”大娘,你要点什么?”

  “一袋盐,一袋花椒”.

  嗯,4块5.

  大娘拿了,她发现那中年人还未走,她问:’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难得碰到一个懂茶的,一起喝杯?”

  “ 对不起,我正上班.”

  “ 下班我等你”.

  “对不起,我已经有约了”.

  “ 6点,门口见.”

  他转身走了,老板走出来 ,”今天玫儿你早点回家,他是这一片有名的黑社会,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她也吓一跳.5点时,老板早早让她下班.她逃也似的回家了.

  一夜无事,每二天早早起来,梳洗了一番按时上班,店主人苦着脸站在门外,”孩子,你最好别干了,他盯上你了,这是十五天的工资.”她想想接了钱刚想走,那男人已站在门口,身边是六个袒胸露背的流里流气的男青年,她看看他,转身就走,男人一点眼,几个挡住去路:”李爷看上的人是躲不过去的.”

  她冷冷的,”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旧社会,没有警察了?”

  她的不屑让他一笑,他走过来,:”我叫李龙,45岁,未婚,本人没有不良嗜好.是个典型的茶爱好者.只不过喝杯茶林小姐也不肯赏脸?”

  她冷冷的,:”我最讨厌的是仗势欺人.”

  他一点也不生气,:’我错了,请林小姐赏脸.’

  几个男人簇拥着她逃也逃不了,只好向店主使个眼色,跟着他们走进了镇上的茶馆.

  他很绅士的为她拉椅子,”上茶,”

  她拘束的坐在他的对面,他的脸上无有一丝淫邪.茶艺师很优雅的为她们上茶,她低下头,在唇边沾了沾,啜了口在舌上上腭上到喉,他笑了,:”果真是懂茶之人.知音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