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十一章当家教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5149 2014-04-10 22:10:47

    茶真的非常好,他看着她惬意的神情竟然非常满足。他转过头,手下拿过一盒包装精致的茶叶,他放在她的前面:“收下吧,我收藏的铁观音呢。”

  “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能收你的礼物呢。”

  他笑笑,“相遇即是缘份,我送你盒茶叶算得了什么,而且我没有条件。”

  她摇摇头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真的不能收。”

  “那这样吧,你帮我妹妹辅导功课吧,她该上高中了,我又没文化,所以这盒茶叶就是见面礼,将来的辛苦费另算。”

  她想到他的手段不由想拒绝,可是身后的那几个人却瞪着她:”如果不同意,明天便上家去请你了。“

  她气的想骂人,可是面对这阵场她还是闭上嘴,只好收下了茶叶。

  李龙很满意的点点头:”明天我来接你。“

  她看看楼下的警察倒来了,可是什么事没有也就没有上来。她回到家见到了正等在路边的谢飞,他看见她欣喜的走过来,自从二人有了上次的接吻事件,她总是怕见他,见了他也是躲着走。他笑着:”玫儿。”

  她正想装着没看见,他已拦住了去路。

  他递她一瓶水,”明天我要出去打工了,来见你一面。“去哪儿呢?

  ”山西吧,有咱村好几个人也好相互照应。”

  “那挺好”

  他拿出一沓钱:“给,学费给你备好了。别去打工了,有我就放心吧,生活费我会按时寄过去的。”

  “不用的。”

  他望着她的桃花面,爱怜的伸出手,“不要拒绝我,我可是盖了章的,不许变心。否则。。。。。。他望着她的眼睛,“我会。。。。。”他没有说下去,伤痛在脸上闪过。

  她走近他:“谢飞,为什么对我怎么好呢?”

  “上天注定我们会在一起的。”他的手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我会想你的。到学校后给我打电话。哪怕一个月一次我也会很感激的。”

  她看看四周,轻轻的捏捏他的脸,“知道了。”

  他抓住她的手,“小调皮,哪有欺负哥的”

  她们并肩走在村外的小路上,来到一处山冈,她望着远处的户院,”谢飞,你能确定四年后还爱我如今天

  他点点头:“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变心了,让我天打五雷轰。”

  她感动的抱住他:“谢谢你,每次都是有你我才这样幸福。”

  他闭上眼,“谢谢你,因为有你,我才活得这样有价值。”

  到太阳落山时她才拿着钱回家,将钱给爸爸,爹没说啥,太缺钱了,哥虽然拿了点,可是离五千还远,这五千元再加上自家的二千应该够一年的生活费了。而且在他的心里,谢飞那个孩子注定会成为女婿的。

  想起那一年,因为下雨他回来的晚被雨水冲下了沟底,摔折了腿,是碰巧路过的谢飞硬是将他从沟底背上来,那时他也才十五岁,稚嫩的肩膀硬上将他背上来,为了爬上来,他摔的浑身是伤,就是亲儿子也不过如此。

  他对玫兰说:“晚上让他来家吃顿饭吧,和他爹一起。”

  “嗯”

  当父子俩来到她家时,爹已备上了酒,二个老人也不客气,一盅一盅的喝,谈庄稼事,谢飞规规矩矩的坐下来,也不敢看大人,只是拿眼角斜着在烧火的玫兰,也不敢去帮她。

  “老弟,算起来我还欠你们家一个恩情,如果那次不是小飞救了我说还定我还不知有没有老命在呢。”

  “乡里乡亲的,都是应该的,这些事不用挂在心上,”林父摇摇头,“我知道小飞的心事,等她们长大了吧。”谢父当然明白这句话,高兴的连连举杯,“好好,等他们长大了,孩子学费,生活费,以后都由我们出吧。”

  “怎么能那样呢?”

  “就当作是聘礼吧。”

  现在比较困难,他也不好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总之必须让女儿无忧的去上学。谢飞听到这句话,简直心花怒放。但也不好露出来。

  “我们哥俩喝,你去把玫儿和她娘叫来,一家人吃顿饭。”谢飞应了一声。来到灶边,“伯母,伯父让您和玫儿别忙活呢。“

  玫兰红着脸:”我不去了,需要看火呢。“

  林妈妈说:”去吧,娘在就行,我一会再去。“

  玫兰不想去,谢飞扯扯她的衣角,她才不得不跟他去。二个年青人都明白怎么回事,玫兰羞的一直不敢抬头。

  最后二人先下了桌子,正好云儿和蓉儿来了,四人又去找了玉明,蓉儿和玉明已决定年底结婚了。云儿过了年要到部队去和兵哥哥汇合,顺便办了事,几个人聊了会,便提出要夜探凤凰岗。人多胆壮,他们来到凤凰岗上时,向下望,远处灯火点点,坐在古柏下,聊着同学之间那些糗事。玉明说“记不记得,那次上语文课,老师说安静安静,同学刚静的鸦雀无声,那张玉合竟然象打雷一样放个臭屁,顿时全班象开了锅。

  蓉儿说:”那次化学老师正讲课时,说到氧化钙时突然打个嗝,把氧化钙说成了氧化怪。说着趣事,五个人笑的好开心,玉明悄悄拉了蓉儿的手,谢飞也想拉她的手,她却把手拉住了云儿的手臂。他心里有点失望,不过想她家同意了他们的婚事,他心里美滋滋的。到十点半时才下了山,他们先送了云儿,玉明去送蓉儿,谢飞悄悄的拉住她的手,小手的感觉好美。她想挣,可是他却握的更紧。快到家门口,他突然将她搂进怀里,“快长大,我都等不及了。”:

  她红着脸,“坏蛋。总这样。”

  他笑笑,“我改,一定,可是总是忍不住。”

  一个人走过,他赶紧放开她,玫兰跑开了。

  谢飞坐五点的车走的,所以并未来告别。他四点来到她家门口望了许久才含笑而去,想想她睡梦中的憨样,他笑的好甜。抚抚她家的门,轻轻的说:‘玫儿,我会想你的。“

  第二天醒来,刚梳洗了,门口汽车响,她吓的赶紧走出来,为了家人的安全,她必须忍受。李龙看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过腰的长发松松的披在肩上,秀发如一道瀑布。眼若星,唇如樱,面如桃花,肌肤胜雪。他咽了咽口水,心里真的感叹这是瑶池仙女下凡了吗?

  上了车,他从观后镜中欣赏着如画的美人,他的家在镇上的一家大院,前后有三十多间房,男女出出进进,但皆不敢大声喧哗,他停下了车,有人过来开了车门。”大哥,你回来了,小姐正找你呢。“

  他绅士的请她入内,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正摔东西喊叫,”让你们准备好,为什么现在还没拿过来。“

  李龙走过来,。”小洁,怎么了?“

  ”哥,我昨天说了今天老师要来,所以让他们准备,没想到到现在都准备的不满意。“

  ”是什么呢?“

  ”我想给老师个满意的礼物,谁知道他们竟然准备的是钱,这不是让老师生气吗?”

  “哦,这样啊,好了,小洁乖,老师是个不挑的人,只要你喜欢,她就喜欢。”

  ‘真的吗?“

  她看着李龙身边的仙女,惊讶的叫起来,“哥,你太有本事了,将瑶池仙女都请来了。”

  说着上来,挽住她的胳膊“姐姐,我好喜欢你呀,当我嫂子吧,我哥会象对我一样的疼你的。”

  她冷冷的看着兄妹二人,李龙一使眼,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马上出来,“请跟我来。”

  她看见书房也是非常有规模,装饰颇有书卷气,藏书非常多。她问“小洁,开始吧。”

  小洁很听话,将自己差的学科都拿出来,她的学习真不敢恭维,英语连基本的ABC还认不全,数学一塌糊涂,她只能从基础的教起来。她很认真,不时的拿眼看看她的眼睛:“那是眼睛还是宝石?”

  中午饭是二人吃的,竟然六个菜,吃过饭后,休息了二个小时,到下午四点时,李龙来送她。她不言声,坐在后面不说话,他微笑着看着她的脸,陶醉的咽了咽口水。

  为她开车门,将车上的东西搬到她家门口,:“明天我来接你。”

  他走了,爹妈出来看见一堆的礼品,很是惊异,她也不说话,拿了进来,爹娘问是怎么回事,她说了,爹说:”李龙是三里五村的恶霸,不要在和他接触了,”

  “可是我摆脱不了他”

  ”明天不要去了,我告诉他你生病了。“

  她点点头。

  第二天,她胆颤心惊的等着,他来了,响喇叭也不见她出来,他走下来,”玫儿”

  “玫儿今天不舒服,不能去上课了,另请高明吧。”

  他笑笑,”伯父你好,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是我不会让玫儿受委屈的。我发誓。“

  “ 那也不行,我女儿不去了 ”

  他来到她的门前,林父拦住,他便站在门口:”我是个讲信用的人,如果你不去,后果自负。“

  她只好走出来,对她来说家人的安全很重要。

  上了车,他笑道,“看来我臭名远扬啊。”

  “是啊,咱们这儿这一片谁不知道你李霸天的名号”。

  他一点也不生气,反倒很有兴趣的回过头问,可是我看你并不害怕我呀。“

  她”哧“竟然笑出声来,”其实我并不觉得你是个可怕的人。反倒觉得你是个有品味的人呢。”

  “真的吗”

  “唉第一次这样听说。”他缓缓的开着车,路上的行人退避三舍一般,他的目光有些寒。

  来到家里时,李洁已跑着出来了,”老师好。“

  说实话,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难搞,因为李龙的关系,少有人找她的不是。她在老师的桌子里面放死老鼠,在体育教师的哨子里装沙子。往女同学的头上放蟑螂。男生的背上画乌龟。她的调皮数不胜数,可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教训她。曾有一次将男生的鞋子扔掉,男生告诉老师,老师批评了她一顿,晚上老师就被打的折了腿。从此再没人敢再随便说她。

  她不知为何见到她时却一点坏心思 也想不起来,反倒很喜欢她,因为她看见哥看她的时候眼里充满了光芒。

  课很慢,因为她不会的太多了。她竟然能学进去了,因为她也听说了她是她县里的文科状元,也是近三十年来县的第一个清华生。她心里不由的很佩服她。中午他竟然在家吃饭,他为二人夹菜,自己却吃的很少。

  她自始自终没看他一眼,仿佛他不存在。

  他心里很是受伤。不过他很快释怀,理解为她害怕。他没等结束便出去了。因为有个小喽罗来叫他。她回去时是司机送她的。

  第三天来接她仍旧是司机。在家中也并不见他,李洁却学的心不在焉。她问:”你怎么了?”

  “哥受伤了,住院了。我想去陪他,可是哥不让我耽误功课”

  “很严重吗?”

  “嗯,伤到了头部。错迷了一夜呢。”

  “下午去看他吧”

  “我想让老师和我一起去。。”

  她有些为难,可是又不好搏她的情义,吃过午饭,二人坐车来到医院,他住在豪华间里,头上包的很严实,脸很苍白,有几个小弟在旁边站立,看到他来,他很快坐了起来:“小洁,不是让你不要来吗?”

  小洁看着她抽泣起来,他笑着为她擦泪,那象个冷酷无情的混混。她看出他的眼里是关爱,是对亲情的流漏。小洁依在他的怀里,“哥,疼不疼?”

  他摇摇头:“不疼,这点伤算得了了什么呢?”

  有个小弟已搬来座位,请玫兰入坐。她一言不发。李龙转过头:“小林老师,辛苦你了,小洁是个调皮鬼,千万不要对她松懈。”

  她点点头。医生进来了,她们只好出去,李龙吩咐小弟要好好的对待她。

  她早早的回家了。去找云儿聊会天,看看天晚了,索性在云儿家住下,第二天起床,门外便有了车响,竟然在云儿家门口等着。

  她走出来,小弟恭敬的喊:“老师好。”

  上车后,小弟递过来早餐。她也不客气。

  今天教授数学,小洁学的很认真,她影响了她。她告诉人活着为什么,不尽为自己,而且要为家人为朋友,为社会。

  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李洁震撼了,她临走时,竟然冲她鞠躬。

  在半个月后他才回到家,小洁高兴的抱住他的脖子,“哥,太好了,哥哥回来了。”

  她始终不会主动和他说话。午饭一起吃的,他照例给二人夹菜,自己却吃的很少。

  她照例是午睡,

  他轻轻的开了门,看着床上曲线玲珑的少女,他坐下来,痴迷的看着她的俏脸,渐渐的连一点邪念也没有了。他就这样看着,笑着。

  她醒来时发现他坐在身边的椅子上,她忙坐起身。他笑笑,“醒了?”

  她忙下了床。心里很诧异,门是上好了的,怎么进来的。他的眼里充满了柔情。“对不起,有点不尊敬,下次不会了。”

  她快步走出去,小洁已等着了,为她凉了水,她很满意。

  下午是李龙送她回家。他并不多言。到家拿出一沓钱,这是这个月的学费,她接过来从里面拿出三百元,:够了。“

  他将钱放在她的手上,”拿着。“掉头飞驰而去。他数了数有三千元,那是一个人一年的工资。

  在李洁家偶尔见到女人。匆匆来匆匆去。这天她吃饭来到街上,她想买个礼物给小洁,快开学了,她要走了,商店里的东西很多,选了对小音乐铃。,正想付钱。一个小青年上来了,要夺过小音乐铃。“小妞,陪哥睡觉,哥给你买金项链。一个这有啥好玩的,让哥疼你,让人欲仙欲死才好玩。走吧。”说着伸手就来摸她,她尖叫着抬脚就跑,小青年也学着他尖叫:”别跑呀,哥看上的人谁也跑不掉。”

  路上的人有看热闹的,有的骂,有的报警,有人拦,最先出手的人被小流氓揍了一拳。坐在地上,他很快追上了玫兰,堵住她,他淫笑:“叫你别跑的。过来让哥摸一摸。”他的手伸出去摸她的脸,她后退着,已经到墙脚了,再没有退路,她扭过头,闭上眼,只听咚的一声,她睁开眼一看,是李龙,他竟然一拳将他砸晕过去。他冷笑对准他的头,一脚踢下去,丝毫不留情。又一脚踢在他的后背。小弟上去,更是不留情的一顿臭揍。他拉过她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别怕。”

  她抱紧了肩膀,身体颤抖的厉害,他看看,靠近她,想抱她入怀,她挪开了,眼睛里满是恐惧。他终于没有再动。

  原来她被追时,他刚刚从外面回来。见到此景,想杀人的心都有,在他的地盘上竟然还有不怕死的人,连他请的老师都敢调戏。

  他不说话,只是递了瓶水给她,她低下头:“谢谢你。”

  他笑了,“应该我谢你才对,小洁有如此的变化,真该感谢你呀。”

  他回到家,径直进了屋,她放轻松的来到小洁的面前,拿出小音乐盒。“喏。”小洁高兴的惊叫,好漂亮啊。”

  除了哥,她是第一个送她礼物的人。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她也笑了。

  ”林老师,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的。“

  她拿出一条项链,”:别人都有首饰,老师却什么都没有,送你。“

  她摇摇头:”不用,如果你真有心,好好学习,“

  她点点头,“一定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