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二章青梅竹马的眷恋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940 2014-04-03 14:31:39

    

  她摸摸自己的脸竟然有点发烫,手里的苹果又大又红,熟透了的那种,她摇摇头,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

  在家待了三天,返校,云儿容儿都来送,不断叮嘱她要写信回来,她点点头,从家骑车到学校需要四个小时,路太难走,到了村外二里外,刚想转弯,谢飞从岸影里走出来,他脸上带着笑:“我送你一程。”

  “谢飞,你怎么在这儿?”

  他扶住车把:“路儿远,我送你一段就不累了”。

  她忙止住他:“真的不用,让别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他低下头:“不会有人看见的,他拿出个草帽往头上一戴,

  她不松手:‘真的不用,我走了”。

  他扶住把:“求你了,我们都三个月没见过你。”

  她心里咯噔:“谢飞。”

  他望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吓的她想夺路而走,可是他死死的扶住把不松后:“求你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就当我是我是个不认识的人,让我、让我多看你一会儿。”

  她不知所措的下了车,又怕别人看见,幸好是起晌,他上了车,她乖乖的坐上去,他蹬的飞快,二人谁也不说话。走了五个村庄,他才下了车,头上一层汗,英俊的脸上通红一片,口里不住的喘气,他抹了一把汗,笑着:“玫兰,前面的路好走,路上小心。”

  她看着他开心的神情,“谢飞,谢谢你。”

  他的眼睛深邃的一眨,“玫兰,等些天我去看你,一定要见我”。

  她不敢再看他,逃也似的:“我走了,再见。”

  他望着她的身影痴迷的闭上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禁不住的想她,只是想她,娘死的早,哥都成了家,家里没有姐妹,从小就开始同桌的时候,他就觉的自己和玫兰很亲,象自己心里的一样,如今他们长大了,原来的瘦小枯干的女孩出脱成少女,俊眼、秀眉,特别是身上那一抹冷竟然让他痴迷,他似乎感觉她扶他腰的手还在,转身:“兰儿,我真的好想你,等你长大了,我一定要娶你。”

  到学校时已经五点了,同桌坐在那里:”林玫兰。”

  她看看他:”什么事?“

  “作业”,她无奈的拿给他,“又没做?”

  他一笑:“忘了。”

  他叫王方,虽然才十七岁已经一米七五的个头了,圆脸,大眼,是那种很招人的男孩,特别是嘴唇特性感的那种,她特殊性冷漠不爱和人打交道,平时话也不多,同学们索性在背后给她起个外号:“冷血动物”

  她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心里还在想着谢飞的话:‘等些天我会去看你,好吗,如果同学们知道了怎么办哪?”

  “喂,想啥呢?他问她。

  “没”。

  她只给他一个人说话,没办法——同桌。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回来了,陆陆 续续的进来了,叽叽喳喳的说不完的话。燕萍,玉清家是善应镇的,所以一起来,还在说着邻里的事。

  玫兰几乎没有朋友,她性格冷淡,别人也不屑和她作朋友,她似乎象孤家寡人。

  由于是高二学习并不紧张,她并不属于好学的那种,但却一直在前十名,别人更不屑,因为别人在学时 ,她在睡觉,别人在用功时,她在玩耍。

   不是她想玩,她感到自己很压抑,她喜欢上数学课,因为董老师是个很冷很酷的男人,她们班的王宏为他几乎都崩溃了,王宏是个性子很直率的女孩,她有着男孩一样的风格,穿着灰西装,虽然娇小,却总是一副酷样,和她一样也是女孩不屑的模样,

   她二人也是陌路一般,虽在一个寝室却说不是一句话,她只和芳和英是朋友。英是个美丽的女孩,温柔,善良,外语一流的棒,是我们的英语课代表,她拉着玫去看她心仪的男孩是高三,是个男孩,却深深的迷住了他,她常常守不住心跑到三年级去上课,玫兰很羡慕英,英是个敢爱爱做的女孩,她终于在二年级长三年级时辍学了,住在了未考上大学的心仪男孩的家里。又过了一年就当了妈妈。

   高中的生活很枯燥,那时的学校就是三点一线,没有电影、电视,图书,似乎是个纯净的连条鱼也没有的河流一样,静的让人发慌。她终于调了座位,坐在了第一排和几个女孩一排,生活还是平静,她不时的收到云和容的信,她很快乐的读,快乐的回,那时的生活竟然让她很满足,不时的有一个男同学的妈妈来课堂上搅上一脚,闹个笑料。

   娄阿姨又来了,背着半袋子北瓜咚咚的敲开门,站在讲台上伸长脖子喊:“八墩,下学把北瓜送到你姥姥家,咱的北瓜吃不完。老师的无奈,八墩的尴尬,同学们的哄笑声,只有一脸漠然的便是玫兰一张一层不变的冷脸。]

   天渐渐的冷了,她也回家少了,云儿来信说她的男朋友的事,玫兰还真渴望见见她最可爱的人。在她的描述中,帅的令人羡慕帅哥。

  容儿订婚了,可能到明年结婚,正忙着做嫁妆。

  她终于还是等到了“可怕”的那一天。

   她正准备下学回寝室,一个同学领着一个人起来了,竟然是谢飞。天冷了他穿着厚厚的棉被,好象又长高了不少,她吓一跳出,想躲,他已快步走过来,“玫兰”,刚走了一半的同学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她脸红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谢飞望着她,脸上带着笑,”“玫兰可找到你了”。

   她只有随着他走出校园,在一家小餐馆停下了,他看得出很兴奋,殷勤的为她拉了凳子,叫了面。那时出来吃饭是个很奢侈的事,她都不知如何说他。

   谢飞没事人似的,给她倒了水,两只眼睛便不错神的看着她,玫兰有些恼怒,他才垂下了眼,象犯错的孩子一样,“对不起,我只是,只、、、只想看看你,你上次回家我都不知道,问了云儿才知道,我、、、、、、只是看看你就走”

  她刚想说他几句,面上来了,他为她放了筷子,把自己碗里的肉夹到她碗中,她看着她关切的眼神,:‘为什么?”

  他看着她,温柔的神情,嗫嚅着了几下嘴,埋头吃面,没有说话,她抬头看窗外,发现王方在窗口站着,冷冷的眼神怕人,她吓的忙低下头,谢飞吃的很快,看来他真饿了,她把面又调了些给他,他竟然感动的流泪:“玫儿,你——真好。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她傻了脸,吃了饭,他就这样傻呆的看着她,傻乎乎的,让服务员都痴痴的笑,玫兰站起来,他随着她,二个走在路上,她又看见了冯,初中的同学,他的眼神更怪。

  “太倒霉了,”她在心里骂道,恨死了谢飞。

  “天冷了,给你买了块头巾,知道你喜欢蓝,所以,”他递过一个包,她没说话,只是接住,如果再不接不知他又有什么花样出来。

  “玫儿下个月回家吧”,他乞求的看着她。

  玫半真想骂他,可是为什么呢?他好心的跑来看她,为她送围巾。他站在桥边,扶着标杆:“玫,别怪我,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发疯,这种感觉你不会懂”。桥下的水流湍急,她捕捉到他一抹心痛,他回过头,”要骂就骂好了,谁让我犯贱。”

  她没有说话,谢飞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的抓着,“我也想让自己不想你,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玫,别不理我,我只是看到你好好的就行了”

  “谢飞,我没怪你,只是我不值得你这样。”

  “那是我的事,”他回过头,温柔的眼睛里透过一丝欣慰,“你只要和我说话就好,哪怕是骂我也行。”

  她笑了:“犯贱。”

  她看到他笑了,竟然象孩子分到了糖果一样:“玫,你对我笑了,玫玫。”

  他搓着手在栏杆上捶了几下,几乎不感到手疼。

  “谢飞,我要走了,上课了,你也回吧,路上小心。”

  他伸出手,撒娇一般:“求你了”

  她羞的脸嗵的红了:“再见”。

  “只是握一下,,他的手就一直这样伸着,她气的甩手就走,他冲上操抓住她的手,他的手很暖和,上面是刚才碰的几块破皮,他闭上眼,任凭她使劲的抽,他的脸孔几乎在扭曲,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她气的想哭,他放开她,吓的忙不迭的道歉:”玫儿,对不起。”自己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她逃也似的跑了,回去还不知道有多少新闻呢。

  谢飞失落的走了,本以为见了面,折磨会少一点,可是他发觉自己快要疯了。到学校时已打了预备钟,她进教室时,是男生诡异的笑,王、冯的恨,女生们揶揄的表情——是谁,你恋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