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悠悠常青藤

第六章:亲人回门

悠悠常青藤 寒香的玫瑰 2147 2014-04-05 18:34:04

    初二是招待亲戚的日子,出门的闺女都要回娘家,所以娘从傍明的四点多就开始起来摘菜,洗菜蒸煮。她一直是很懒惰的,到了八点才起的床,侄女来床边闹了几次都被她蒙头混过去了。侄女说:“姑是个小猪,还没有盈儿起的早。”

  她暗暗笑着也赖着不起床。最终还是被娘叫起来,“快点起来烧火,我一个人忙不过来。”爹是个吃饭不管“咸”的,任凭家里忙成一团,他好象未看见似的,多少年了,娘已习以为常了。哥嫂照例是去娘家的,所以没多久也把侄女带走了。她无奈的起身,梳洗了一番,吃了点饭,去烧火,家里不缺的就是柴火,出了村到处拾一捆就是,所以在年里用的最多的肯定是柴。爹早已捡了一大堆出来。她不情愿的坐下来,心里特别的不乐意,但一想到可以见到许久不见的姐姐们她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姐姐给她的太多。至今她都连个钮扣也不会钉就是姐的缘故。

  到十来点时,姐姐们带着孩子陆续的来了,进门和平常一样是先磕头,冲天爷牌位磕一下。孩子们是扑咚的一声叫:“姥姥、姥爷给您磕头了。”“爹娘给你二老磕头了”。二老忙止,但也接受了。停了一会儿,打闹声,哭声,喊声,笑声,斥责声,拍打声,她心里在感叹人生的众多喜怒哀乐真是百态。外甥们外外甥女们十几个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许久不见面的亲热劲倒让她的心里好生乐了起来,对一个心性冷漠的人来说,竟然很有触动。

  二老在给孩子们压岁钱,姐姐们分别给她压岁钱,。她推说不要,可是姐姐们仍然宠爱的塞到她的手里。她们一块诉说着不见的想念。她和姐姐们感情很深。特别是大姐就象娘的感觉一样。

  等齐了一起去给本家邻居拜年。一下子忽拉走了,街里传来了男孩的放炮声和女孩的尖叫声。街里也开始人群涌动起来了,拜年的人络绎不绝。爹娘已顾不上做饭,拿玉米花的,拿烟了忙碌了起来,她倒成了个世外人一样。也有偶尔问起她的,娘便叫她出来一下。好在是例行公事一样,她见见面就走了。直到12点时,姐也回来了,姐夫们在一块拉家常,姐妹们在帮着支桌子,端盘子。三姐照例是去烧菜。因为她是家里烧菜最拿手的。一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孩子们早已跑的上房顶的上房顶,放炮的放炮,花销自己的小金库的估计口袋已空了。女孩子在跳绳,踢毯子。姐夫们已一起结伴去逛了。姐妹们收拾的碗筷又开始和面包饺子。几乎一天忙碌,到傍晚姐姐们问了什么时候去他们家走亲戚,逐一安排好了,送走了她们天已晚了。

  她觉得无聊便去找蓉儿了。玉明还没走,一见她进来便打趣道,“一枝花,今天这么晚了,还不忘蹭糖吃。”

  她撇撇嘴:“我是来看看新女婿今天得了多少便宜。”

  玉明脸一红,因为那时候新女婿来走亲戚不知要吃多少苦头呢。今天因为有老一辈的嫂子,令他连裤子都合不上呢。最后拿了五十元钱才收场。因为是同学他也不怕她脑,:“哼,等那一天你家新女婿来了,看我们怎么收拾他。”

  她倒好笑起来,“这倒新鲜,我们还未收拾你呢,你倒贫上了。”这时门外传来了,云儿、香儿、莲儿的声音,玉明吓的忙要找地方躲起来。她笑的直不起腰来:姐妹们赶紧来,新女婿要逃跑。”

  门外的人一下子涌了进来,三下五除二的抬起来便筛了起来,这在农村很常见。玉明脸红脖子粗的怎么也不是。几个累的直不起腰才罢手。玉明不敢得罪的连忙拿糖出来。几个人才进屋坐下。东一句西一句的调侃着玉明,蓉儿在旁边只是笑。玉明脸红的一阵,白一阵,又不好意思反驳。只能任人“宰割。”

  几个人玩闹一会儿,就各自回家了。

  玫兰等众人都走了,蓉儿就拉她到里屋,拿出自己绣的床帐,“看我绣的怎样?”

  “太漂亮了。”

  “等你出嫁我也给你绣一幅。”

  蓉儿的手好巧,绣的上面的花、蝶象真的一样,几乎呼之欲出。

  她想想,拿出来谢飞送的耳坠,”喏,送给你。“

  “呀,好漂亮,你怎么舍得买恁贵的?”

  “是谢飞送的,我又不戴,送你了”。

  “那咋行,我不要。若是谢飞发现,我死定了。”

  “没事的。收下就行了,我拿着也是浪费。”

  蓉儿想不收,可也不舍得放下,那对耳坠太漂亮了,又是时兴的样式,值一百多元呢,那可是一家子几个月的收入。

  玉明进来,由于是同学,三人并不拘束,倒拿捏的玉明不好意思。玫兰便打趣他救火是假的,抢亲才是真的。玉明急的又是跺脚,又是对天发誓。如果是虚假天打雷劈。蓉儿在一边看的笑弯了腰。

  在蓉儿家吃了饭,玉明逃也似的走了。玫兰只好一个人回家。出了蓉儿家的门,她觉得冷的紧,将围巾更紧的拉了拉,突然感觉有一双手将一件大衣披在她的身上,可把她吓坏了。回头一看,谢飞正含笑站在身后。

  她好奇怪:“你怎么在?”

  “等了好一会儿了。”

  “这么冷的天,你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干嘛?”

  “不冷,只要能看到你,就心里暖。”

  她心里一激泠。

  “今天在凤凰岗上,你们跑那么快,我想找你说会儿话也不行。”

  “你也去了?”

  “嗯,想你们也去,自然就想碰运气,不想真见到了,如果那几个青年想打你的主意,我肯定不会饶了他的。”

  她好笑了,“哪有啊。”

  “看来女孩还是长的丑点比较好。”

  她瞪他一眼,“嗯?”

  他一笑,“这样就不会有人打坏主意了呀。”

  看她不悦的样子,他赶紧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们并肩走在街上,路遇了好几拔小青年,见有谢飞,只是多看了几眼就离开了。好象悻悻的样子。

  “明儿去哪儿?”

  “不知道。”

  “我明儿去姑家。”

  “哦。”

  眼看着就到家了,他才止住脚,“明儿我在村口等你。”

  她不置可否,“我不知道去谁家呢,你不用等我。”

  他恋恋的,“我一定要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