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五十九章 官二代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1938 2014-11-10 16:49:38

  “林峰,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害的人家找了这么长时间。”

一个娇艳的女子夺门而入,大步向这边走来。

“看什么,还是上次那个小丫头骗子吗?真没品味,姐哪里比不上她了?”

看着丝毫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还探着脑袋一脸不舍的望着门外,娇艳女子颠嗔道。

“明珠啊!你和人家根本就没得比,不是一个档次的,在我眼中你最多能算一朵浮云。”

见陆小琳头也不回的离去,回过神的林峰不急不缓的说道。

“林峰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两个的事可是伯父和我爸订的,这辈子你只能看我一个人。”

明珠感觉脸上挂不住,发起火来。

“是吗?那你让他们两个一起过吧!”

很明显,娇艳女子和林峰还是一对名副其实的娃娃亲,只是看这情况一个愿打一个却不愿挨。

“好,我现在就回去告诉我爸和伯父。”

“我是我,我爸是我爸,别总拿我爸来压我,大不了不干了,老子去搬砖总可以吧!”

“你....你狠。”明珠气的吐出两个字,掩面离去。

一边的林峰像是没看见一样,一点挽留道歉的意思也没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宽敞的客厅中,一个带着老花眼镜的中年老人认真的看着一份报纸。

“爸,你回来了啊?”一个帅气的年青小伙子走了进来。

“恩。”老人抬眼应了一声。

“我先出去了,晚上不在家吃了。”青年男子打了个招呼,准备走人。

“等等,我说林峰啊!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三天两头的往外面跑,局里有那么多的事吗?”

老人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摘下了眼镜。

“没有,局里没什么事,我出去转转。”

“你先坐下来,我问你个事。”

“哦,什么事啊?”林峰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了一边,很无奈的样子。

“听明珠说你最近和一个女孩子走的很近?”

明珠就是前几天在咖啡厅里和林峰发生争执的娇艳女子,老人也不是别人,林峰的老爸,也就是一市之长。

“是的,那女孩你应该也见过,上次青年大会上认识的,很不错。”

林峰很坦然,没有丝毫的顾忌。

“听你这意思,对人家印象很深吗!打算娶回来做老婆吗?”

“我倒是想啊!就是不知道人家肯不肯,这阵子不就是在为这事努力吗!”

林峰讪讪笑道,感觉很有成就感一样。

“笑话!我告诉你林峰,不管你是和那姑娘来真的还是逢场做戏,我都不允许。”林父突然怒了起来。

“为什么啊!难不成你和妈还想看着我打光棍吗?”

“你是我林建国的儿子,也就是林市长的儿子,别人可以花天酒地,但你决对不行。”林父义正言辞的说道。

挠了挠脑袋,林峰一脸的郁闷,道:“谁说我花天酒地了,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也不行,做我林建国的儿媳妇一定要门当户对,你和人家认真的,那明珠怎么办?我怎么和他爸交代?”

感情这老爷子还在想着十八年前的娃娃亲,林峰顿感哭笑不得。

“爸,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个思想也太那个什么了,都名国十八年前的事了,还记那么清,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指腹为婚这种事啊!说出去不会笑掉人家大牙吗!”

“什么名国十八年前,十八年后的?没有老一辈抛头颅,洒热血,你们现在能这么舒服吗?”

.......

见林父又要谈起“想当年”的事,林峰一阵头大,这些事他从小就开始听,一听就是好几个小时,倒着背他都不会忘记。

“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意思是说你们老一辈的精神那肯定是值得我们年青人学习,但没必要也一定要向你们那样做吧!要不社会还怎么进步呢!”

讲述了一段“历史”,林父像是平静了许多,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不管怎么说,你媳妇只有一个,那就是明珠。”

“明珠,我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我有自己喜欢的人。”

“如果你们一定要坚持,那我还不如去做和尚。”

“反了你了,还学会威胁你老子了,要去做和尚明天就把身上的制服脱了。”林父大怒。

“怎么了这是,爷俩有什么好吵的。”

“儿子还不给你爸认个错,你看把你爸气的。”一个中年老妇走了出来,不明所以。

“我是我,我爸是我爸,我很讨厌别人都把我当做官二代看。”

“这身制服不是你给我的,也不是为你穿的,是人民给我的,我是为人民穿的。”

一直喜笑颜开的林峰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突然大吼起来。

“你......哎!”最终林父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就别生气了老头子,儿子长大了,你看看多像你当年,平时什么也不在乎,触碰了你的底线就变的六亲不认。”

“儿子说的对,那身衣服是人民给他的,他是为人民穿的,看到儿子这么正直,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林母在一旁安慰着,林父渐渐平静了下来。

“对不起,爸,我不该顶撞你。”

“不,在这个问题上你没有错,是爸老糊涂了,我们既然穿了这身衣服就该对的起它,你是对的。”

“不过,爸还是希望你多考虑一下明珠,我和他爸是老朋友了,你们两个又般配,不是很好吗!”

因为儿子的一翻话,林父感触很深。

他们这一辈的人时刻都在谨记着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权力是民的,人民才是这个大家庭的主人。

可今天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他为儿子感到自豪,为自己感到庆幸。

他觉得有必要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已在不经意间脱离了队伍,忘记了责任,丢失了信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