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四十三章 早知今日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2959 2014-11-02 15:55:07

  小屋中几个大男人手里搓着麻将,嘴里叼着香烟,时不时的还会传来一阵乌言秽语**笑声。

“我说小陈啊!你前一阵子从哥这里拿的钱准备什么时侯还啊?”

一个虎背熊腰,满脸横肉的光头男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虎哥,再给小弟一点时间,我正在想办法,过几天就还。”

对面一个长相还算俊俏,左耳打着耳钉,感觉却有点糟踏的男子,一脸陪笑的答道。

光头男子和那个叫小陈的并不陌生,正是不久前在“帝皇之夜”一定要对小雪霸王硬上弓的人,只是因为楚天明的出现,最后不得不灰头土脸的落荒而逃。

光头男子楚天明之前并不认识,但那个被叫作小陈的男人,楚天明却记忆犹新,确切的说应该在五年前他就见过,只是这一切那个小陈浑然不知。

小陈名叫陈斌,楚天明的前妻,雨辰的亲生母亲正是因为这个男人而绝情绝义,义无返顾的抛弃了他们父女。

这些也是楚天明在发现被他前妻带了绿帽子之后,通过一些途径查到的。

不是他放不下那个毫无人性的女人,而是他想知道,自己究竟败在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手里。

那时的楚天明,只是一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仔,什么也没有。

当一个家不再完整时,他恨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无能。

现在看来,并不是因为当初值得那个狠心女人无怨无悔拆掉一个家的男人有多么优秀,而是那个女人够贱。

时过近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句古话像是不变的真理。

短短五年的时间,当初的打工仔变成了人人敬仰的华天集团总裁,而那个“富家少爷”却沦落为被人追到家里要帐的小混混。

这一切,多么的可叹,可悲,可笑。

“别嬉皮笑脸的,你这几天几天的这么拖着,都快拖半年了吧!”

“可别怪做哥的没提醒你小子,虽然我们关系不错,但钱这东西还是要亲兄弟明算帐的。”

“万一哪天少了只胳膊,缺了只腿的那也愿不得旁人。”看那光头的模样,好象为陈斌甚是感到痛心。

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猫哭耗子,假慈悲吧!

真是难以理解,不久前还斩过鸡头烧过黄纸的难兄难弟,转眼之间又走到这步田地。

陈斌并未答话,也不知道是天气热的,还是被那光头男子最后几句话吓的,几滴汗珠顺着脸旁哗哗的流了下来。

狼狈的模样和当年的风度翩翩相比,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老婆倒也还有几分姿色,如果实在没钱还的话就把她押给我们吧!”

光头男子一脸奸笑,旁边的几人也随之咐和,好不快活。

看来欠债还人这种事,他们是没少干过啊!

一个淡黄色卷发,身穿桔黄色雪纺衫,牛仔短裤,脚踩高跟凉鞋的女子,手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向着一处房屋走去。

一股呛人的烟味迎面扑鼻而来,女子用手使劲的在面前扇了扇,皱着眉头走了进去。

纸牌,麻将凌乱的散满在小屋里,几杯水倾倒在桌面滴在地板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还没熄灭的烟头冒着淡淡的烟雾。

一个男子像只死猪一样躺在沙发上,对眼前的一切仿佛视若无睹。

满目苍痍,一片狼藉,是小家庭最真实的写照。

“陈斌,你还是不是人,在外面吃喝嫖赌还不够,非要把这个家毁了才甘心吗?”女子大声的怒道。

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女子,陈斌并没吭声,只是双手托着额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照照镜子,看看你那熊样,整天游手好闲就知道赌,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你?”

......

“砰,砰。”

女子像是有发不完的火,一通大骂之后伸手摔碎了两个杯子。

“够了,老子的事不用你管。”

“当初老子有钱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多废话啊?现在老子落魄了,变成了穷鬼,你就三天两头的给老子讲大道理。”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二手货,闲烦就给老子滚出去,没人会留你。”

“再在这里发疯,老子活拆了你。”

陈斌突然跳了起来,红着脸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

女子并不陌生,楚天明五年前的妻子宋梅。

五年过去了,如今的宋梅像是成熟了很多,脸上少了当年的青涩张扬,多了一分忧郁无奈,不再是一个对生活一知半解,充满美好希望的少女。

现实,让她狠心抛弃了自己的前夫和女儿,追求梦中的美好生活;

现实,让她亲口品尝了自己的无知,良出的苦果。

离开楚天明以后,她就和这个叫陈斌的男子结了婚。

起初她觉的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可爱的女儿,但那一点思念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逛街购物,游山玩水的幸福生活中逐渐的被她给遗忘。

只是好景不长在,好花不长开,不久后她就发现陈斌在外面又有了好几个女人,为此两人大吵了一架,结果陈斌非但没收敛反而变的更加放纵。

一次,陈斌直接把一个女人带回了家里,宋梅气不过就和那个女人吵了起来,最后的结局却是陈斌当着那女人的面,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那时宋梅才感觉到自己的选择,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苦水无人诉。

后来想想,为了安逸的生活她也就忍了下来,对陈斌的一切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祸不单行,一年前陈斌在生意上一下亏的倾家荡产。

从此一蹶不振,整天无所事事,不是赌博就是汹酒,甚至心情不好时还会对宋梅拳打脚踢,百般凌辱。

这时宋梅才醒悟过来,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五年的时间,她明白了一个人的青春远不是可以挥豁的资本;明白了自己的当初任性;明白了什么才是一个家......明白了很多。

只是这一切都来的太迟,付出的代价太大。

想起楚天明曾经的言语,她感到后悔莫及,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艰难的活着。

每个月她都会去看望雨辰,虽然小家伙对她只是那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并不怎么依恋她,但宋梅还是觉得那里才有家的感觉。

这些年来,楚天明的事情她也略有耳闻,也想过重新回到那个家中,希望那个被她伤害过的男人能够给她一次机会,可每次过去时很少能看见那个男人。

偶尔一次遇见,在那毫无情感的言语和冰冷的目光下,她感觉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没有。

“对不起啊!老婆,是我不好你别哭了,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要是实在不解气,你就打我几巴掌吧!”

陈斌来到宋梅身旁,还真的拿起一只手往他那脸上打去。

这一杯茶都还没喝完的功夫,刚才还是一副勇胜猛虎,恶过豺狼的嘴脸转眼间就变成了只温顺的小绵羊,前后差别怎么会如此之大?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宋梅抽回了手,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那不停的哽咽着。

“老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以前做生意的时侯和别人借了点高利贷,现在他们来要钱了,一时之间我又凑不够那么多!他们说再不还的话就剁了我,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吧!”

陈斌讨好的诉说着,到最后几乎都变成了种哭腔,就差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摔出来了,好像他才是该感到伤心欲绝的人。

泛着泪花的双眼,看了看那像一条虫一样的男人,宋梅皱着眉头吼道:“你一个大男人都没办法,我一个女人又能做什么?”

见有了回应,陈斌立马喜上眉梢,笑容满面的道:“听说你前夫现在很有钱,你去找他借一点,等有钱了再还给他,怎么样?”

“要是你觉得不好意思,那你告诉我你前夫在哪,我自己去。”

宋梅一双目子都快喷出活来,陈斌错误的以为是她拉不下那个脸,自己又不认识她前夫,只好耐心的劝解。

“陈斌,你真是个混蛋,我眼瞎了才会跟你,你就是被人剁了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宋梅怒目圆睁,火冒三丈。

“你眼瞎?他妈的老子才眼瞎了呢!就因为要了你这个二手货,老子这些年才走的下坡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知不知道?”

见此路不通,陈斌也不再委屈自己重新做回自我,颇有些“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他人看不穿”的英雄豪气。

小男孩看了看两人并没什么反应,这一幕对他来说可能司空见惯,家常便饭而已。

“我告诉你,老子要是有个怎么样,你也别想好过,以前吃我的,用我的全部都要给我吐出来。”

“砰”

丢下一句恨话后,陈斌扬长而去。

屋中只剩下了宋梅的哭泣声,不停回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