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四十四章 千金易得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2008 2014-11-02 16:22:49

  “帝皇之夜”楚天明还是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坐在同一个包间。

“楚总,小雪今天没来上班,兄弟再给你找一个过来?”黎胖子坐在一边,品着美酒嘻笑道。

“不用了,你去忙吧!我不太习惯一个男人陪着,尤其是胖男人。”楚天明回头笑道。

“我就不明白了,兄弟我这里美女如云,比小雪年轻漂亮的多的是,你干吗一定要她陪呢?”

对楚天明的调笑黎胖子毫不在意,反而很认真的问道。

“你不明白的事太多了,我都要一件一件的向你解释吗?”

“得,那您老就一个人在这自娱自乐吧!兄弟我也不太习惯陪一个大男人,尤其是骨瘦如柴的男人。”一饮而进后,黎胖子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对了,上次在这里闹事的那几个家伙有没有再来找过小雪?”楚天明像刚刚想到这个问题。

“没有,你就放心吧!谁敢动你楚总的人就是和兄弟我过不去,老子活拆了他。”此时的黎胖子像极了一个滚肉刀。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楚天明接着问道;“小雪有多长时间没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最近总是隔三岔五的过来,前天晚上还在,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问过她,但只说有事。”

“那个文文和她关系比较好,要不我给你叫过来问问。”

黎胖子挠了挠脑袋,如实相告并没有隐瞒什么。

“那好,麻烦你了。”微笑的眼神中却充满了一丝疑虑,楚天明很肯定那个女孩遇到了一些麻烦事,只是他不知道是什么。

“你好,楚总,你找我。”

十几分钟后,一个亭亭玉立的青涩女孩站在了楚天明的面前,正是上次和小雪在一起叫文文的。

“哦,坐下来说吧!”

“你和小雪住在一起吗?”

“恩,我刚来,没地方呆,小雪让我和她一起住的。”

文文一字一句的答道,看的出来,她有点紧张,对楚天明她听所有的姐妹都谈论过,当然小雪说的最多。

她只知道楚天明是他们这里最特殊的客人,也是最奇怪的客人。

说他特殊,因为和他们老板的私交非凡;说他奇怪,因为他从来没在这里找过女人。

“那你知道小雪为什么没来吗”楚天明继续问道。

“她妈病重住院了,更多的时候她都在医院里陪着。”

“这样啊!”楚天明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发生他想象中的事。

“哦!你去忙吧!谢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沉思中的楚天明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一个不知所措的女孩。

“你太客气了楚总。”礼貌的笑了笑,文文并没多说什么,起身离去。

夜深人静,灯火依旧,一道消瘦的背影渐行渐远。

“小雪,你回去睡吧!妈一个人没事的。”

病房中,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老妇躺在病床上,一只手抚摸着爬在床前女孩的头发,眼中充满了关爱,不忍。

“妈,我不累,你睡吧!我就在这陪着你。”

女孩正是小雪,小脸上的一抹微笑却难以掩饰双眼中几缕血丝所带来的疲惫,平日的青春飞扬也被憔悴忧虑所代替。

“苦了你了孩子!小时候跟着妈受罪,长大了妈还要拖累你。”

“我是你女儿,你是我妈,照顾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会有谁拖累谁的说法呢!”

“以前那么难,我们母女俩不都一步步的走过来了吗!这点困难还打不倒我们,睡一觉就没事了。”

握着老妇的双手,小雪笑着安慰道,仿佛明天就会变的美好,所有的阴霾都会一扫而光,充满了信心。

“妈老了,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妈一点也不怕死,只是怕走了以后留下你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可能是受了小雪感染,老妇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只是片刻后笑容再一次被忧郁所取代,声音也变的哽咽。

“不准乱说,医生说了等检查结果出来以后住几天院就好了,你就别乱想了。”小雪皱着眉头,微怒道。

“好,好...不说了,妈睡觉。”见小雪因为担心受怕而表现出不快,老妇不在多说。

老妇很心疼自己的孩子,她知道小雪背负了太多,可能比她想像的还要多。

而她唯一能帮自己女儿分担的,就是在有限的时光里,表现无限的快乐,尽管有些时候是在强迫自己,但她也要做到。

剩下来的,她只会放在心里,如果真的走到那一天,她相信小雪能坚持下去,毕竞每个人的生命都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对了,小雪,你有没有合适的男朋友,有机会带来让妈看看。”躺下没多久的老妇突然问道。

“妈......”

“唉......!”

长长的叹息声在屋中不停回荡,久久不散,包含了太多的辛酸。

月色依然皎洁,一阵清风吹过院中的树夜发出“哗哗”声。

月光下一个身材纤细,容颜甜美的女孩,傻傻的仰望着星空,像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颗。

她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明天,但她又不得不坚持。

“嘟......”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看了看手机,疲惫的小脸上露出一丝惊诧,一抹笑容涌上。

“小雪吗?你是不是在医院里?”电话的一端传来一个成熟男人声音。

“恩,我在医院,你怎么知道的?”

“哦,我听你那个小姐妹文文说的,你妈怎么样了?没事吧!”男子关切的问道。

“我妈还好,要等明天的化验结果出来,应该没什么事的。”

“哦,那就好,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

“没事,现在我还能撑的住,谢谢你。”

“我们是朋友,说那么多做什么!那你早点休息吧!”

“恩,你......还好吗?”

“我有什么不好的,你照顾好自己,拜拜。”

“拜拜。”

马路上,一个男子挂掉了电话,长叹一声,向着远方走去;

院落里,一个女孩单手撑着下巴,嘴角处露出一丝笑意,思索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