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 二十七章 男人的泪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2411 2014-10-26 16:36:21

  办公室中,楚天明慌忙的整理着一些文件。

“你找我?楚总。”陆小琳走了进来。

“哦,小琳啊!”

“下午,我和芳姐到滨海去一趟,这几天公司里的事你看一下,有事的话打我电话。”

“我不用去吗?”

“不用了,有芳姐在,没事的。”

“左一句芳姐,右一句芳姐,叫的那么亲热,生怕别人不知道吗!”陆小琳嘟着小嘴,自言自语。

“一个人嘀咕什么呢?”

“哦,没什么,没什么。”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最近,我发现你总是心不在焉的,要是累了就回去休息两天吧!”楚天明微笑着。

看着那温和的目光,感觉那真诚的关怀,陆小琳忽然之间觉得鼻子有点发酸,她发现这一切正在慢慢的离她远去。

“你这个大忙人,会有时间关心别人吗?”

怎么了这是,这丫头今天怎么像吃了火药一样,自己没有得罪她吧!楚天明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这两天在忙着传媒那边的事,是不是我忽略了什么?”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陆小琳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那干脆利落的背影,楚天明一阵头晕,这叫什么事吗!还有秘书叼老总的?

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尽管已经九点多了,可马路两边的商铺仍然灯火通明,三三二二,有进有出。

来到滨海后楚天明并没有休息,在吴芳的安排下和几个公司的老总吃了顿饭。

经过吴芳的极力推荐,加上楚天明的非凡表现,几位老总都答应会试着和华天合作。

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不可否认他们已经拉开了一个良好的序幕。

接下来,楚天明相信凭华天的实力和自己的能力,会谱写出辉煌的篇章。

“滨海不亏是大城市,比我们那边繁华多了。”

“都差不多吧!还不是高楼大厦,电灯电话的。”吴芳不以为然。

“这些年,你一直是一个人吗?”声音中少了往日的从容淡定,多出了一分温柔关心。

“是的,一个人也满好的。”楚天明毫无所觉。

“一个人不会感到孤独吗?”。

“还好吧!公司里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回家了有雨辰和爸妈他们。”

“偶尔会觉得一个人有些难过,不过习惯了就好了,也没什么。”楚天明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还好”,那是假的。

他是一个普通而正常的男人,却过着不是正常人的生活,能好吗?

伤和痛被他紧紧的压在内心深处,他知道自己无法忘记,所以他从来不会去触碰,他怕“疼”。

他也明白很多事情都不是他这个正常人所能改变的,他要做的只能是默默的承受,慢慢的学会习惯。

习惯?

吴芳深深的明白“习惯”有些时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你伤疤愈合的时候再把它撕裂,再让它愈合,再撕裂......如此反复。

一次次的撕裂,一次次的愈合,最终伤疤还是那道伤疤,但忘记了疼痛,不再疼痛,那就是“习惯”。

更多的时侯,不是我们想“习惯”而是我们不得不“坚持要习惯”。

“难过的时侯你都会做些什么?”

吴芳能体会到楚天明的心酸,有些不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谈论,但又无法压抑心中那丝悸动,或许这就是“习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看了看身旁的成熟女人,楚天明忽然发现她的眼神有些闪躲,抬头看了看夜空,繁星点点。

一丝明悟涌上心头,大千世界,自己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

有多少人和自己一样,挣扎在人生这条千变万化的路上?又有多少人不得不倒在路途中?

敞开心扉,心头的阴霾一扫而过,或许这一刻很短暂,但他很珍惜。

“难过的时侯,什么也不做。”

意外的看了看像是走出阴影的男人,吴芳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成熟而自信的风韵一展无余。

两个人这一刻像是能感到对方的内心深处,静静的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当中。

“别光说我了,你呢?不也还是一个人吗!我想你应该比我辛苦多了。”

“毕竟,我是一个大男人,抗打击的能力要强一点。”

“你一个女人却要像男人一样,在外面抛头露面,闯荡江湖的,还要照顾孩子,光想想都知道不是一般人能挺的过来的。”

“这些年,你不也是一个人在默默的承受一切吗!”楚天明苦笑。

“用你的话说习惯了就好了,也没什么。”一声叹息,包含了太多的惆怅。

两道身影并肩行走在人群中沉默了很久,没有人打破属于他们的宁静。

楚天明以为她是在追忆过去,并没有出言打扰。

这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女人,她的过去值得她珍藏,值得她回忆;

不像他,回忆只有痛苦,只会带来无尽的怒火。

“你怎么了,芳姐?是不是我说的太多了?”

眼角随意一撇,无意中发现吴芳的眼角处不知在什么时候挂上了晶莹的泪花,楚天明感觉有些不只所措。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情绪有点失控,让你看笑话了。”吴芳含泪笑道。

其实,吴芳并非完全是因为想起了以前的种种而落泪。

十几年过去了,丈夫的突然离去让她万念俱灰,痛不欲生;

生活的艰辛无奈,逼着她一步一步的重新站了起来,直至走到今天。

体会过生离死别的痛,经历过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该流的泪早已经流干了。

有时在想起时,她会为自己命运的坎坷而感到无奈,但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了。

也许真的是痛过了很多次以后就不会再感觉到痛了,痛,已经被麻木了。

外人眼中的她,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女强人;

有身份地位,有金钱权力,有美貌知慧;

有人羡慕她,有人嫉妒她,有人巴结她,有人追求她,可从来没有人像楚天明一样,体会她。

外表坚强的人,都有一颗脆弱的心,只不过那颗心被紧锁在或喜,或怒,或哀,或乐,或爱,或恨,或欲的重重枷锁之下。

而当有人找到打开那道枷锁的钥匙时,才会发现那坚强的一面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别这么说,我也流过泪,我清楚的知道,每个人的眼泪都有着属于它的故事。”

楚天明没感到有什么好笑的,坦言相告。

泪水代表了很多,虽然它只有一种咸味,但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候会有不同的感觉,流不同的泪。

一种被她遗忘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感觉,这一刻重新被找了回来。

美丽的脸上出现一丝不忍,眼神逐渐变的温和。

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快十岁的男人,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可好人为什么都没有好命?

也许是女人的天生母性使然,她有一种想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让他大哭一场,尽情发泄内心深处悲痛的冲动。

她知道,他的路比自己走的更加坎坷。

极度崩溃压抑的时侯,女人可以嚎啕大哭,没有人会觉得她懦弱。

一个男人呢?

或许在四处无人时,他会躲在一处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偷偷流下几滴泪水,而更多的时侯只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