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二十二章 吴芳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2185 2014-10-23 17:04:17

  滨海,志科集团大楼。

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身穿白色雪纺衫,黑色半身裙,透着成熟与高贵的****来回踱着步子,样子有些急躁。

办公桌上放了两份有些凌乱的文件,一张老板椅上坐着个中年男人,一身灰色的西服,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一双肥手不停的搓着额头,看的出来这位仁兄的心情好象也不是怎么晴朗,甚至有点乌云密布的味道。

“你说,该让我怎么说你好啊!哥。”

****停下了脚步,叹了口气,紧皱着眉头,很明显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中年男人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抬起了那高贵的头颅,一副尊容一览无余。

这不是前一阵子被楚天明骂的狗血淋头的大长脸吴总吗?

只是,此时的吴总好象不在是那么手握大权,高高在上了,反而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无条件的接受着训斥。

一双小眼睛一会上翻,一会下望的,像是以此发出无声的呐喊。

****叫吴芳,也就是大长脸的亲妹妹,志科的董事长。

人如其名,已经四十岁的她并不像一个逝去青春的女人,岁月仿佛没有在她那张白昔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没有一丝的皱纹,一头披洒至肩的卷曲长发,一双透着睿智的眼睛,一切的一切都给人一种高贵的气质,成熟的美。

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女人会和那一脑子青菜屎的大长脸是兄妹关系。

不尽让人感叹,老天爷有些时侯的确很不公平啊!同一个妈生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说起来,她也是一个命云坎坷的女人。

本来她有着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一个疼爱她的丈夫,一个他们共同呵护的女儿。

或许是天地不仁,看不得人世间的美好,八年前她的丈夫丧生在了一场车祸中,从此天人永隔。

而她一个女人只能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儿,挑起莫大的家业,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可以想象那些不为人知的艰辛苦难,走到今天的辛酸历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勇气去面对,将之度过的。

“现在还能怎么办?我都已经答应了正东,过两天让他们过来签合约,总不能反悔吧?那样我不是很没面子。”

大长脸好象不是很在意吴芳的态度,一副错也要错的很有尊严的样子。

看着那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大长脸,饶是吴雪琴的耐性过人,也是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为之气结,一张美丽的脸上涌上了些许愤怒。

“你是头猪啊?正东开出的条件和华天开出的条件能比吗?这两份合约之间的差价最少也有一百多万。”

“走的时侯不都和你说过了吗!如果华天的楚总来了,你看一下他们的详细计划书,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和他们把合约签了,可现在呢?”

“再说了,正东的老总是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吗?阴险狡诈,毫无诚信可言,只会玩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把你卖了,你还在给他数钱呢?”

“选择和这样的人合作,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吴芳气的一通大骂。

“这些年,我一个人带着婷婷,还要打理整个公司,我容易吗?你怎么就不能争点气呢?”声音中透着委屈,有着无奈,更多的似乎是一种疲惫。

大长脸好象此时也感觉到自己“英明的决策”似乎是有点问题,拉着一张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样看上去不禁让人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那脑袋有没有被驴踢过不是很清楚,不过那张大长脸再被他那种表情一拉,倒的的确确和驴脸不相上下,有得一拼。

“那我们也没必要一定要去找华天合作吧?”

大长脸怔怔的看着双手环抱,背对着他,好象平静下来的吴芳试探着。

等了半天,见吴芳并没有再责怪他的意思,大长脸立马来了精神。

“老妹啊!不是做哥的不争气,想和我们合作的公司多到海里去了,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选华天。”

“你是没看到那天那个楚天明的嚣张劲啊!他压根就没有把我们志科放在眼里,哥哥我可是在竭力的维护志科的尊严啊!”大长脸一本正经,口吐白沫的说道。

看了看那张“委屈”的长脸,吴芳面带疑惑的道:“楚天明怎么没把志科放在眼里了?他说什么了?你把事情的始末给我说清楚。”

大长脸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有机会一雪前耻了,心里那个美啊!那个乐啊!那简直是难以用笔墨来形容。

他相信,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一定会搏取对他“关爱有加”的妹妹同情,胜利是属于他的。

挺了挺肥胖的身子,抹了把长脸,像是在整理着思绪。

终于,在一声长叹之后,大长脸开始了精彩的演说。

从和楚天明见面到谈判失败,都是一一道来,当然少不了添油加醋,颠倒是非。

可能是担心吴芳没能听明白,关键时刻还会手舞足蹈,就连那表情都直接升级为“千面天王”。

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胸怀坦荡,忍辱负重,而楚天明则是骄傲自大,得寸进尺。

“你说吧,老妹,我只不过和楚天明的秘书开了个小玩笑,他就直接发飙了,说什么他是老板,不是老鸨,让我要找女人到大街上找去。”

“还把合同扔在我的脸上,往我脸上扔啊!”一只肥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大长脸相当的愤慨。

“这年头别说是开玩笑了,就是真的陪吃陪睡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啊!”

“他楚天明算哪根葱,这样的侮辱我,传出去了我这张老脸还往哪放啊!而且他这不只是在羞辱我个人,也是在毁坏志科的形象啊!”

“还有更气人的,他还说....”

大长脸掏心挖肺的对着吴芳一阵大吐苦水,唾沫星子满天飞,越说越激动。

以致于他只知道,现在他就是一个受尽屈辱的影帝,而忘记了给他打分的评委。

他没有发现,吴芳一直认真,平静的脸上随着他后面几句话的落下,而变的难看。

可能是表达的有些过于激烈,大长脸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说了一半的话又吞了下去。

端起茶桌上的茶水一饮而进,抹了抹嘴,准备继续诉苦,只是张开的大嘴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

“他还说什么了?”吴芳盯着大长脸,冷冷的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