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十六章 小雪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2305 2014-10-18 17:23:51

  她是一个不幸的人,很小的时侯父亲在工地上出了意外克死异乡,丢下了还朦胧无知的自己和体弱多病的母亲。

那时她只有一岁多一点,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却永远失去了享受父爱的权力。

从记事开始她向往别的孩子能有父亲的疼爱,对父亲她没有一丝的印象,所有的一切她只能从母亲的口中去想象。

有时会在睡梦中被惊醒后,她才发现自己不知在什么时侯已经哭湿了被褥,眼角处的泪水会一直不停的往外流,很久之后她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哭泣......大笑.....哭笑......像一个神经病一样重复着,直到沉沉的睡去。

一个瘦弱的男子带着关爱的笑容深情的凝望着她,眼中满是慈爱;一双长满老茧的枯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怜爱不已;

男子很陌生,可她知道那就是她从未见过的父亲,她终与和别的孩子一样能有父亲的呵护了。

一瞬间,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她忍不住哭了,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她对那个男子倾诉了自己所受的委屈,苦楚,可男子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无比愧疚的看着她,颤抖的双手满是不舍却又不得不渐渐的离去。

她拼命的吼叫着,哭泣着,想以此来挽留那道身影;她不愿再变成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而男子像是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没有回头,只留下了一道慢慢消失的背影,最终消散在风中。

梦醒了,泪水依然在滑落,许久后她会开心的笑起来,她和别的孩子一样有父亲,她见到了父亲,她体会到了什么是父爱。

虽然只是在梦中,只有那么一时一刻,可那一时一刻对她来说是多么的奢望!她知足了,所以她笑了。

在小雪七岁时,母亲带着她改嫁到了继父家。

由于母亲的身体不好再加上她自己还小需要上学,与其说是在过日子倒不如说是在寄人屋檐下。

家里所有的家务全部被她们母女承包,而她继父仍然会找各种借口对她们母女进行百般辱骂,心情不好时甚至会拳脚相加,根本就不把她们当人看。

母亲病重躺在床上不能动,小雪会壮着胆子跟继父要点钱看病,可换来的只有刻薄言语。

“老子怎么会娶回你这么个扫耙星,你前夫就是被你克死的。”

“整天就呆在老子家里,吃老子的,用老子的,什么事也不做,在这里装病,还带个拖油瓶,老子迟早被你们给害死。”

“要死就早点死,别在这里要死不活的,老子看着心烦,还想把我也拉下水,没门。”

.......

孤独,无助的母女两人就这样过着像畜生一样,甚至连畜都不如的生活。

小雪经常看见她母亲拿着父亲的遗相卷缩在墙角,一个人哭到天亮。

“孩子她爹,你在那边还好吗?”

“一个人孤独吗?天冷了,多穿点衣服,别冻着了啊!”

“等我,等小雪长大了,我就去找你,一定要等我啊!”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

.......

在小雪的记忆中找不到父亲的影子,只有每天以泪洗面的母亲。

“妈,会熬过去的,我们会熬过去的。”

“小雪,苦命的孩子,你跟着妈受苦了。”

“没有,妈,我不苦,只要有妈在小雪什么都不怕。”

“等我长大了,一定让妈过上好日子,妈。”小雪一边哭一边使劲的摇头。

一个不在正常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多苦多难,造就了比同龄人成熟太多的心智。

七岁的她,已经需要用她那瘦小的肩膀承担起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明白的重担。

从那以后在小雪的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起早贪黑做家务,收捡废纸盒,塑料瓶子.....一切可以换来几毛钱,几分钱的娇小身影。

十五岁那年,还有一年就初中毕业的小雪,因为母亲的病加重不得不早早的结束了自己的学业生涯,踏出了她走进社会的第一步。

离家时,小雪哭着说:“妈,你照顾好自己,一找好工作我就回来接你,我们离开这个“家”。”

来到这座城市后,小雪在一家餐厅里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空闲时她还会做起自己的老本行,拾破烂,捡垃圾。

繁华的大都市中有很多人做这些,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这里找不出第二个。

有些人会嗤之以鼻,满脸的看不起,甚至说些讽刺的话,小雪只会一笑而过,她觉得自己做这些并不丢人献眼,没有偷,没有抢,靠的只是自己的一双手;

有些人则会露出敬佩,赞许之色,小雪会回报一笑;

更有甚者会有人直接给她一点钱,或许是因为可怜,同情;或许只是在把她当做一个小乞丐,一种施舍,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小雪都会婉言拒绝。

不是她不需要,也不是她装清高,她只是觉得自己双手换来的才是自己的,才是真实的。

一年后,小雪把她母亲接到了这座城市。

母女两个人就这样在这里流落他乡,相依为命,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山珍海味,日子过的虽然也很清苦,但比起以往她们已经感到幸福了很多。

然而上天总是那么的不公平,三年后小雪的母亲患上了乳腺癌。

本就生活拮据的母女两人更加雪上加霜,平凡的人想过上平淡的生活都成了一种奢求。

医院诊断的结果是乳腺癌中期,建议尽快进行化疗,再晚的话就没有办法了。

看着手里开出的十几万的医疗费用,小雪彻底的感到了一种无力。

十几万,对很多人来说不算什么,吃顿饭,旅游一次,买个手提包......就没了。

但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文数字,这还只是前期的。

病一定要治,可哪来这么多的钱?

几番思索后,小雪做了一个被万千人唾骂的决定。

通过以前的几个姐妹,她把自己卖了出去。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让她感到生不如死的夜晚,不只是身体被践踏,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屈辱,还有她自己珍藏在内心深处的梦。

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白雪公主的梦;而每个女人的心中也一样,都有一个白马王子的梦,甚至尤为过之。

男人的梦破碎时,或许破碎的只有梦会随风飘散;女人的梦破碎时,破碎的梦会随风飘散,但更多的可能是她们那颗破碎的心。

貌塞西施,心如蛇蝎,一个美丽的女人为何偏偏会有一颗如此狠毒的心?

可能在那张千万人都羡慕,嫉妒,恨的容颜下一颗很平常的心已是千疮百孔。

因为后期的医疗费用,小雪无怨无悔的踏进了如今的工作生涯,每天陪那些形形色色的大款吃喝睡,哄他们开心,她需要更多的钱。

这就是现实的社会,残忍的社会,你有反抗的权力,但绝没有反抗的资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