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在纪元前

第八章 道德底线

爱在纪元前 半世尘缘 1815 2014-10-16 09:27:04

  “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想反天了是吧?”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外面要注意言行,不要让别人说闲话,不要让我和你妈为你操心,现在呢?”

“你是傻子还是白痴?做出这种事,你让我们的这张老脸还往哪放?”

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在屋中来回跺步,相当愤怒,不停的吼叫着。

“爸,我知道我错了,可我实在没办法和楚天明在一起了。”

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坐在凳子上,低着头,不停的抽咽着。

女子自然就是楚天明的老婆宋梅,而中年男人就是宋梅的父亲。

“没办法?什么叫没办法?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整天吃喝玩乐,大风大浪的吗?”

“你小时候我和你妈怎么过来的一点也不记得了吗?你们现在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这么好的生活不知道珍惜,在那这山望那山高。”

“你和楚天明结婚是我逼你了还是你妈逼你了?一点鸡毛不算皮的事就没办法活了,你以为是在演戏吗?电视剧看多了吧!”

“过日子不是在拍戏,就算是在拍戏我们也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不是。”

宋父还是怒不可遏,手指着宋梅,没有一丝怜悯的训斥着。

“好了,孩子只是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你发再大的火也没用,还能把她打死吗?”

一边的宋母看着哭泣的宋梅,很是心疼。

“你闭嘴,她会走这一步都是你惯的,这个时候还在那护着,太心疼她就是害了她。”

“都是我惯的?你这个做父亲的不是人吗?孩子是我一个人教育的吗?”

“你眼睛瞎了吗?没看到孩子身上被楚天明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吗?你到底还是不是她亲老子,一点也不知道心疼,都是梅子一个人的错吗?”

宋母爱女心切,虽然事情是自己孩子做的不对,心有郁火,可毕竟还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会不心疼呢!

“一天没离婚就还是一天的夫妻,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谈谈吗?有什么过不去的?”

“就是退一万步说,真的走不到一起来,那也是以后的事,在此之前不管谁对谁错都不应该去做那种突破底线的事。”

“你知不知道那样做有多么的令人寒心,只要还是个正常人都会受不了。”

“你这是在玩火,不仅会伤人还会伤己,打死活该,我少操点心还能多活几年。”

“就你一个人是对的,你把我们母女都打死算了。”

看着为了自己而大吵大闹的父母,宋梅的心里泛起了一阵阵苦水,深深的悔意涌上心头。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的样子,和楚天明的关系其实和很多夫妻一样,争争吵吵,并没有走到撕破脸皮的地步。

之前她也只是因为一时的刺激,可能是她太年轻,外面的社会太繁华而让自己迷失在了美丽的背后。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她相信这件事会是她心中永远的秘密,没有人会知道。

两个人还会在婚姻的路上继续寻找,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纸永远也没包住火。

或许自己真的错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说的再多也没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

平静下来的宋母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深深的叹了口气。

“解决?怎么解决?你的宝贝女儿把事情做这么绝,把人家往死路上逼,想过留条退路吗?”

不停的抽着手里的烟,宋父不再大骂反而很平淡,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老人的内心并非那么坦然,甚至从声音中可以真切的感受到那份心力焦瘁。

“人家说捉贼要捉脏,抓奸要抓双,他楚天明凭几条短信就说我女儿在外面乱来,还把孩子打的遍体鳞伤,我还要找他算帐呢!”

宋母突然气愤的说道,眼中甚至流下了泪水。

宋父:“楚天明是无原无故对她动手的吗?无风不起浪,照你的意思是说不用认错还要倒打一耙了?”

宋母:“你这个人怎么胳膊肘总是往外拐啊!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宋父:“什么胳膊肘往外拐,我也是在就是论事,一辈子我什么事都做,就是不做昧良心的事。”

宋母:“那你说能怎么办?让左邻右舍,整个世界都知道是我们的女儿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吗?”

“错了就是错了,既然做过就要去承担,明天早晨让你哥和你嫂子陪你到楚天明家去一趟,看看人家怎么说。”

丢下一句话后,宋父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剩下宋母和哭泣的宋梅。

“妈,我不想去,真的不想去。”宋梅扑倒在宋母的怀中,放声大哭。

也许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逃避;

也许是她根本就没打算再去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愿;

也许.....

“没事的孩子,不管发生什么还有妈在,没事的。”

“如果楚天明和他家人得理不饶人也没必要作贱自己,他家又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妈相信你会有更好的生活。”

摸了摸宋梅的脑袋,宋母很是心疼,几滴泪珠滴打在发丝上,只是有人混然未觉。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哪个做父母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他们对我们的爱,在任何时候任何事上本质都没有错,最多也只能算是好心办坏了事。

此时的宋母并不知道因为她的一句话而让她心疼的女儿在人生的道路上越偏越远,误入歧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