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六月合欢

022美好的同桌

六月合欢 刘宝宝 2487 2016-06-25 14:59:07

    高一下学期的序幕在正月十六这一天正式开始。开学第一天,毫无疑问的就是大扫除和发新书。  

  宋蕊和甘广阔合作擦着他们作为旁的窗花,男在上女在下,完成的比别人都快,窗户也显然比别人擦得亮。班长徐沛跑过来问:“宋蕊广阔你们俩怎么擦得这么干净?”  

  “我们用报纸沾了点酒精擦得。”  

  “学霸就是学霸,生活上也是处处比别人占得先机。哎~还让人活吗?”  

  等徐沛去推广新擦玻璃法,甘广阔笑道:“我的女朋友是学霸,真让人上脑际,作为男友我好自卑啊。”  

  宋蕊拧了他一把:“我的你现在的脸皮都赶得上长城了,还自卑呢,你知道自卑怎么写吗?”  

  甘广阔推开窗户透气,从窗台上跳下来,宋蕊赶紧扶了他一把,春风卷起淡蓝色的窗帘将两人裹紧窗帘里,甘广阔脚下没站稳,本想扶一把自己的椅子,正巧宋蕊凑过来,他一手扶在了椅背上,另一手……按在了宋蕊的胸~前!  

  女性特有的那种柔嫩震惊了甘广阔,他忘了拿开手,宋蕊也傻了,两人就彼此傻傻的瞪着对方。良久,反应过来的两人才低叫两声,各自退后一步,宋蕊双手抱臂防范的盯着甘广阔。  

  甘广阔呐呐的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纵然知道甘广阔真的不是故意碰到她的,但是在少女单纯而美好的爱恋里这种亲密的身体接触在纯洁的女孩心中几乎到了龌龊的地步。宋蕊往楼下走,甘广阔也追了下来,一路诚惶诚恐的道歉:“小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没站稳,小蕊,你别生气呀……”  

  前方小姑娘低头走自己的路,后边大男孩亦步亦趋的跟着。走到小花园,宋蕊突然停下来,蹲下身打量着一课新出来的嫩芽。  

  “怎么了小蕊?”甘广阔也蹲下来。  

  “这应该是一棵西方莲。”宋父酷爱养花,宋蕊跟在父亲身边对一般的花花草草都认得。  

  “阿甘,我也想养几盆花,养在咱们的窗台上,看书累了的时候就看看绿绿的枝叶,多好。”  

  因为这句话,甘广阔当天晚上便去了一趟郊区的姥姥家,把姥爷养了多年的一盆芦荟给搬来了。  

  “你从哪来弄来的?”宋蕊细细爱抚着芦荟强壮的叶问道。  

  “我从画室里买回来的。”甘广阔撒了个谎,没敢告诉宋蕊这是自己从姥爷手里抢的。  

  “以后别买了,我喜欢那些生命力强的花儿,我爸爸养的很多都插枝就能活,等周末我插几盆。  

  周日下午休息半天,宋蕊从父亲养的花上剪下一些小分支插在新买的花盆里,一盆金边吊兰,一盆长寿花。  

  三盆绿油油的植物在明媚的春光里跟着小恋人一起成长。两人学习上互帮互助,生活上相互照顾,思想上心灵上的共鸣越来越深。三月四月,在同桌的美好时光里流逝。五一国际劳动节后发生了一件全城关注的大事——新开通了一条公交线路,312路公交车,从城东的大学城绕城北,过一中通南郊,宋蕊可以直接从家门口坐车直达一中正门。算是解脱了她骑自行车上学的日子。  

  期中考试成绩公布,宋蕊以险胜六分的优势居全校第一,甘广阔成绩进步了很多,因为每天早上跟着宋蕊一起听英语、背语文,他的语文和英语成绩都追了上来,居然考了班里第三名,仅比第二名的徐沛少了五分,在全校排名第十三。  

  鉴于如此优异的成绩,班主任王海华对怎么处理两人有些头疼。很多学生都在传两人早恋的事,个别任课老师也朝他反应过。但是两人都是好学生,宋蕊还如此的乖巧伶俐,骂一句他都舍不得,最后只能决定从甘广阔入手。  

  王海华的幽默与威严是并存的。不上课的时候他可以跟学生当兄弟般的开玩笑,一旦涉及正经事他比任何一个老师都严厉。很多学生对他是又爱又怕。可王海华在甘广阔身上遭遇了第一个滑铁卢。  

  那个平时看起来三分冷漠五分痞气的学生拿着政治课本上的诗胡改一通:”生命诚可贵,前途价更高,若为宋蕊故,一切皆可抛。”恰巧,当时别的班的课代表来送作业,顿时对一身反骨追求爱情的甘广阔敬佩的五体投地,出了办公室立即大肆宣扬。这首浑诗居然就这么出名了。宋蕊和甘广阔一夜成名,成了全校公认的一对璧人。  

  其实,说起来两人情事败露的原因还得归结在甘广阔身上。这厮在爱情里甜蜜太久了神经麻痹,大意失荆州。  

  某天他忘了做历史课时练,晚上借了宋蕊的练习册回去抄答案。抄完看着自己龙飞凤舞的潦草自己对比着女朋友工工整整的小楷,没有心生愧疚,生出是对女友更深的喜爱。他拿起一只没有笔芯的中性笔在第十六课的夹层里写了五个字:宋蕊,我爱你。因为笔式没油的,如果不仔细看,是不容易看到的。宋蕊没看到,年迈眼花的历史老头偏偏看到了。  

  发练习册的时候他推着鼻梁上的眼睛框痛心疾首的说:“你们简直是我教的最差的一届学生!大好的时光不用来学习,非干些没用的事。你们屁大的孩子,知道什么是爱吗?……”吧啦吧啦,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大顿,末了还重点提了宋蕊的名字:“宋蕊,你可是老师最看好的学生,不要跟那些坏学生样不务正业。”  

  课后,历史老师不放心的又找到王海华反应了这一情况。王海华安抚了老教师,自己却心思沉重。教学十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宋蕊和甘广阔早恋的苗头今年一开学他就看出来了,只是看他们成绩一直很稳定,他也就没多说什么。  

  其实他还是能理解学生的。毕竟自己也是从青春年少走过来的。十七八岁,情怀初开,遇到宋蕊这样一个女孩子,有几个男生能不偷偷爱慕?  

  长的漂亮,学习好,性格温良乖巧、知情达理,对待同学平易近人、不骄不躁、真诚修睦。王海华想,要是自己高中时遇到这个一个女孩子,自己肯定也是会暗恋上她的。  

  两个学生都是他的心头肉,王海华最终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两人保证了成绩他也就不追究他们私下里的小动作。  

  好在,大半个学期的单元考、模拟考,两人都没让他失望。  

  春意渐消,初夏来临。  

  满校园的花裙子翻飞。高原常常和他那帮哥们站在四楼的走廊里透过玻璃窗品评楼下走过的一个个女生。  

  宋蕊是喜欢裙子的,特别喜欢,满满一大衣柜的裙子可以换着穿一个夏季,有爸妈给买的,也有小姨舅舅给买的,还有高父高母送的。  

  甘广阔觉得她就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在他的夏季里穿梭。  

  宋蕊今天穿的是件粉红的连衣裙,合体的腰身衬得她曲线玲珑。她正在讲台上收语文作业。  

  甘广阔看着她清点了数目后走出教室,目光落在她身后的一片殷红上。他拔腿追了出去,幸好宋蕊刚走出门口。  

  “小蕊,等一下。”  

  宋蕊停住等着他走近。  

  甘广阔将她转个身背对着墙壁,着急的挠了两下后脑勺。  

  “干什么,阿甘?”  

  甘广阔第一次在宋蕊面前红了脸:“那个……你……”你了半天都没说出内容。

刘宝宝

就写了一句mo得话就被锁文了,连肉渣渣都不见得清水文啊,呜呜呜~~~~(>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