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六月合欢

018隆冬不寒

六月合欢 刘宝宝 2447 2016-06-16 15:52:56

    同样的教室,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环境,唯一变的是人的心境而已。甘广阔看着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女孩不时的舒心微笑。自成为恋人他便时不时这样的看着她傻笑。在他眼里宋蕊一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绝美的风景。  

  午后暖暖的冬阳照在身上,无比的舒服惬意。宋蕊刚做完一张物理试卷,伸着懒腰摇晃着有些僵硬的脖子。  

  “做完了?”甘广阔惊讶的问。两人是同时开始做的,他的大题一道还没做呢,小蕊已经做完了。  

  “嗯。”她懒懒的应着,趴在桌子上应着阳光打哈欠。  

  “困了就睡会吧。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呢。”他从桌洞里拿出校服递给她。按照学校的冬季作息时间表,中午时没有午休的,但宋蕊经常趴在桌在上眯上十几二十分钟,甘广阔便养成了一个和高原一样的习惯——总是把校服放在学校,中午宋蕊睡着的时候,他就给她盖上。  

  宋蕊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下午第一节课是音乐吧。”她突地坐起来,眼里亮晶晶的看着甘广阔:“阿甘,咱俩换位子坐吧。我坐里边,徐沛这么高,完全可以挡住老师的视线,第一节课就不要叫醒我了,我要好好睡一觉。”  

  甘广阔有些心疼她。外人只看得见宋蕊神话般的成绩,却不知道她的辛苦。她在学习上比任何人都用心,她的认真勤奋常常让甘广阔自惭形秽。明明是那么懒散爱睡觉的女孩子,却因为早上是朗读和背诵的最好时光而每天早起。  

  他在桌下偷偷握住她的左手恋爱的摩挲着睡吧,:“我给你打掩护。”  

  两人换了座位,宋蕊将半个身子藏在窗帘里,蒙上甘广阔的校服趴着睡着了。  

  她确实困极了,连音乐老师放了首节奏感很强的《卡门》她都没醒。  

  甘广阔也没心上音乐课,他眼神温柔的看着睡着的宋蕊。她的眼睛安安静静的闭着,呼吸浅浅的,幽密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又静谧又娇媚。甘广阔便不由得心下喜爱,悄悄挪了挪椅子凑近她一手悄无声息的轻轻搂住她细腰。  

  班里突然爆出出一阵哄堂大笑,宋蕊惊得睁开眼,甘广阔撤回了搂她的手。  

  原来,元旦晚会每个班里要出一个节目。班长徐沛便推荐班里的开心果程国栋唱歌,还笑嘻嘻的说陈国栋唱得最好的就是《无锡景》。音乐老师来了兴趣让陈国栋唱上一段。  

  陈国栋是个五大三粗的男孩子,性子十分的洒脱开朗,跟班里男生女生都玩得很好,偏偏嗓音尖细清两,有些娘娘腔。只见他伸着莲花指,装出一副扭捏样,开口唱到:“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一边唱着还不忘对着班里一群人抛了个媚眼,顿时笑得大家上气不接下气,连音乐老师也笑出了眼泪。  

  宋蕊刚醒不知道状况,只傻傻的看着班里的笑疯了的众人。  

  甘广阔也跟着笑,不过没大家笑得那么夸张。  

  最终陈国栋献唱的提议被否决,着家伙私下里搞怪行了,上不了台面。班委一致决定大合唱。  

  宋蕊鼓着腮纠结着。  

  甘广阔安慰她:“行了,有什么不高兴的,又不是让你一个人独唱。”眼里的笑意藏也藏不住,“大不了到时候你干张嘴不出音。”  

  宋蕊假意瞪他:“你还取笑我。“  

  甘广阔再也憋不住了,噗哧一声笑出来。他也是才知道女神宋蕊居然五音不全。  

  上周三中午饭后宋蕊戴着耳机在听英语,听到后来是英文歌曲,她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跟着哼了起来。甘广阔仔细听才听出来她唱的是卡萨布兰卡,不过……一句也不在调上。  

  果然,上帝是公平的,关了你的门,必定会为你开一扇窗;给你开了太多的门,必然就关了你的窗。成绩好的吓人,做起题来跟吃大白菜样简单的学霸宋蕊姑娘居然五音不全。古语云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果真不假。  

  他忍不住揉着她秀发:”不笑不笑。“绷紧了面皮,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却因为眼底遮不住的笑,显得整个人异常滑稽。宋蕊倒是忍不住先笑了。她笑着突然怔住了直直的看着窗外,一手伸向后拍打着甘广阔的手臂叫他:“阿甘,快看,下雪了。”  

  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昏暗的天空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一片片,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翩翩起舞,向林中自由自在的精灵。不多时,树木房屋都是银装素裹,大地上的万物都笼罩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了。天地间浑然一色,琼枝玉叶,粉妆玉砌,浩然一色。  

  鹅毛大雪飘了一个下午,到傍晚渐渐弱了,晚自习结束的时候雪已经停了,不过路面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雪了。学校的中心道上因为过往的学生多,积雪已经被踩实了,每走一步都滑溜溜的,不时有人摔倒,哎吆哎吆的惨叫着。  

  甘广阔牵着宋蕊往车棚走。宋蕊小心翼翼的走着,跟太空漫步一样,高原在两人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  

  甘广阔好笑的看着宋蕊:“小蕊,你不用这么夸张吧。放心吧,有我  

  牵着你呢,不会让你摔倒的。”  

  宋蕊微微轻哼了一声。五音不全和身体平衡能力差大概是宋蕊最糗的两个缺点了。  

  甘广阔越想越想笑。小蕊的平衡能力真不是一点半点的差。走马路牙子,走不到十步肯定会掉下来。正常走平道有时候都会打趔趄。所以每次一下雪,她走路都格外小心,生怕摔倒。  

  这个天气她当然更不能骑自行车了。她坐在高原的自行车的后座上,高原淡淡的跟甘广阔说了一声:“我们走了,明天见。”  

  “再见,阿甘。”宋蕊朝他挥挥套在厚厚棉套里的小手。  

  高原微笑着看着他们走远才骑车往相反的方向走。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有些吃味。高原本来就比他拥有小蕊的时间多。现在,虽然小蕊是自己的女朋友了,因为怕老师和家长“抓奸”,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谈恋爱,  

  高原却能借着青梅竹马的身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守着小蕊。比如,每晚自习后,他只能看着小蕊和高原双双骑车回家,自己则形单影只的走向相反的方向。再比如,周末休息的时候,高原能自由出入宋蕊家里,亲热的叫着宋蕊的爸妈大大、大妈,他却只能在自己的卧室里翻来覆去的想念着宋蕊。打个电话都要偷偷摸摸的。每当想到这种情况他心里就生出深深的无力感。没办法,他们太小,十五六岁的年纪,在大人们的眼里是不懂爱情的,他们的相爱叫  

  “早恋”。早恋都是苦涩的,最终会无疾而终。这是老师们屡屡劝诫学生的。所以,甘广阔只能忍耐着,等着他们长大一点,长到在大人眼里能谈情说爱的年纪,他会告诉全世界,他爱宋蕊,今生非卿不娶。等到他们白发苍苍的时候,  

  他还会骄傲的告诉他们的子孙:看,你爷爷奶奶我们当年就是早恋的。谁说早恋早夭的。  

  我所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坐着摇椅慢慢细数一路上的点点滴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