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涩言

Part 2 缺心眼儿的下水道井盖儿

涩言 桉若笙 2446 2016-04-29 00:16:39

    No.8  

  于是这节课剩下的时间,我教会了全班男生每人17种叠纸飞机的方法,不带重样儿的。  

  穆少黎回来之后嘴巴大的估计能把每个人手里面奇形怪状的一堆飞机全吃了。  

  “别惊讶,”我拍拍他的肩,“我还没全教完呢。”  

  穆少黎怒:“我靠!林嘉楠你大爷的我特么的求了你多少年你到现在教我3种了么!”  

  我自动无视他的话,胡乱把新发的书塞进和校服一样脏兮兮的书包里,抡上肩,一脚将凳子踹进桌子与桌子之间的缝中。  

  “拜拜啊同桌~”  

  我一抬头,看见半个身体已经走出教室的夏铭宣。  

  “嗯,明天见。”  

  “哦对了,”  

  他突然顿住出门的身形,在斑驳昏黄的灯光下朝我咧出了一个笑容:  

  “每天到校的时间是6:45,你今儿迟到了半个小时,明儿别忘了,省得老班罚你。”  

  我一怔,身体不随大脑控制的向外追去。  

  男生的背影渐渐隐没在夜色之中,星芒在他头顶上方闪耀,我听见他的脚步敲击过每一块石阶,发出清脆又悦耳的声响。  

  就在那一刻,单桌了3年的我突然觉得…  

  有这么个同桌也挺好……  

  No.9  

  赶上优等的睡眠质量,我正四仰八叉躺在床上享受大好春光,阳光和美好被一阵诡异的音乐彻底粉碎了。  

  “妈!”  

  我顶着个鸡窝头勉勉强强从床上爬起来,叽喇着鞋子,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间:  

  “大清早的你能不能不放毒啊!还让不让我上学了!”  

  No.11  

  然而我很想说的是……  

  刚刚那一番很不顾形象的人神共愤的吵嚷除了硌坏了我哥的耳朵,其他什么用处都没有……  

  很快,一个同样顶着鸡窝头,叽喇着鞋子,打着哈欠的男人“咣”拉开了另一房的门。  

  “小楠咱把分贝放低点能怎么的?像个淑女行不?”  

  这是我哥林嘉邶。  

  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四应届生,在King’sColor服装设计做外销工作,目前保持单身且持续实习两个月的状态,静待转正。  

  我要是说不行呢,我暗想。  

  边想边啃面包,顺便默默吐槽老妈进步速度极慢的烤面包水平。  

  “恩对了,”老哥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油条咽稀饭,含糊不清,很艰难的说:  

  “你们这两天不是军训么,昨天顺便给你买的风油精、瞬时冰袋和防晒霜,放门口了,走的时候别忘了带。”  

  我把整个塑料袋哗啦啦的翻过来,从最底下扒拉出来一个花里胡哨五颜六色的小瓶瓶。  

  “你确定这是给我的?给了我也都是给宥稚使,But…这个牌子……我打包票她不会用的……”  

  “不,是给你的。”他头抬都没抬一下,尾音却微微上扬,透出几分让我不明所以得情绪:  

  “淑女,从擦防晒霜开始!”  

  你可以去死了林嘉邶……  

  No.12  

  阳光被树影剪成细碎的小瓣,九月的风带着凉意掠过路人的衣襟发梢。  

  我边踢路上碍眼的石子边背昨天被我忘得一干二净的《沁园春-长沙》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我一副醉生梦死的模样,风油精和水杯在塑料袋里相互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  

  为了给自己争取最大的生存几率,我还特意绕了一条远道走。美中不足的是背着背着,心中本来复燃的死灰又重新蔫了下去,要不是因为怕被路人甲乙丙丁看出来我是个疯子,我早就冲着路边无辜的树痛骂我班老古董了。  

  唉……  

  不过还是算了……  

  我看了看表,还有5分钟,加快了步伐,集中精神,背古文。  

  当我背得正High庆幸马上就要背完准备在心里给自己放个烟花庆祝下逃过一劫的时候。  

  “哎哟!”  

  我重心一个不稳,整个身体向前强盗,黄皮的课本急着挣脱手掌的控制,投入大地宽广的胸怀。  

  当然…一同投入的…还有我……  

  我十分勉强的翻身,感觉膝盖上头凉飕飕的,低头瞥了眼有些瘫软在地上的腿。  

  大爷的……  

  本来就蓝不啦叽松松垮垮的校服裤子上赫然多了个大洞,破洞边缘被伤口漫出的血染成殷红的颜色,微微有些温热和潮湿,带着一股子令人讨厌的腥味。  

  眼眶蓦的就红了。  

  我慌忙深吸几口气,强行把泪水逼回家去。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安慰自己,林嘉楠你什么时候变得矫情了。  

  无助的时候如果有人陪伴,那不是真正的无助,是为感动至极所找的借口。  

  为掩饰自己此时的狼狈,我把书包往地上一砸,在旁人惊异的目光中故作悲愤的冲传说中老天爷住所的方向丝毫不顾形象的大喊一句:  

  “他妈哪个缺心眼儿的搁道中间撂一大下水道井盖儿啊!谁!”  

  No.13  

  当我一瘸一拐的走到校门口的梧桐后时,表盘上的数字“9”已被时针在身后远远甩了四个格。  

  面前浮现出一个配着弓箭的小人儿,片刻不停的朝我丢他原本没有的刀子,边丢边撇撇嘴,用极为嫌弃的口气卖力嫌弃我,林嘉楠我看你这辈子是当不了好学生了,新同桌昨天都提醒你别迟到了,看你点儿,倍儿背啊有没有!  

  不要啊…我不要迟到啊……  

  小人儿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夏铭宣那张咧咧着嘴笑得脸一闪而过。  

  同桌我对不起你…枉费了你一番苦心啊呜呜呜……  

  我正掩面痛哭无法自拔,却在抬头之际看到了一件更值得我惊恐的事情:  

  校门口的那辆车…车牌号和我爸的长得好像阿……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后转,大概是不想见那个人,不料用力过猛,伤口就和一中为搪塞市教育局督导检查而临时移栽的老梧桐来了个亲密接触。  

  “嘶!”  

  从那刻起,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也不相信督导检查了。  

  No.14  

  我全身散发着衰气的坐在医务室的床上,死盯着膝盖上那一层层白的刺眼的纱布。  

  门开了。  

  我承认,夏铭宣推门而进的时候我有一瞬的失神。  

  大概是没有料到他会来。  

  不是朴郑皓申纪言,甚至不是穆少黎朴宥稚。  

  而是一个认识才不超过两天的人。  

  他推开门满头大汗还喘粗气地一幕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一道痕,很清晰,很明了。  

  如果夏铭宣没有赶来把我扶走的话,我很怀疑自己会不会一直坐下去…坐下去…直至变成一尊石雕……  

  这就是同桌么,我想。  

  No.14  

  “你怎么摔成这样,被打劫了?”夏铭宣很憋屈的佝偻着原本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配合着我的节奏向前缓慢移动。  

  我又往下拽拽他的袖子:“自己联合《沁园春-长沙》和下水道井盖儿把自己劫了算么……”  

  这话说出来我自个儿都愣了好一会儿,紧接着用担忧的目光看着再次把高度一点点降低的夏同学:同桌你可别在我的脑洞里迷路撞死了,我是个女的真没法给你家赔个儿子……  

  “啊?”  

  他微微低头,不明所以得看了我一眼。  

  我叹气,刚想把他从我的脑洞里拉出来,却被夺走了发言权:  

  “你...不会是早上走路的时候忙着背古文…没留神让下水道井盖儿给绊着了吧……?”  

  这回轮到我不明所以了。  

  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懂他是怎么猜出来的,只是突然觉得他在自己心里的高度“嗖”的一下直接窜到了一米九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