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逃离永宁

Chapter 100 离死亡最近

逃离永宁 十一月安 1122 2014-10-20 22:49:17

    苏木记得,王成生的葬礼那天下午下了一点小雨。队伍的最前面是放鞭炮的,鞭炮在街道的四处炸开。红色的碎屑沸沸扬扬地满地都是。苏木跟阿臣挤在岔路巷口的人群中观看着。硝烟的味道刺鼻的扑来。

  地上的泥浆被路人踩踏的稀稀的,稍微有人用力就溅到旁边人的裤腿上。

  放鞭炮的那些人后面是披麻戴孝的人儿。那几个人,穿着白色的胖胖的衣服,就连鞋子上都蒙上了一层白布。最前面的是王红艳,她哭的样子真丑,苏木想,即使美女也不能哭。王红艳哭的闭上了眼睛,头颅微扬,泪水便顺着脸颊斜斜地流到了耳朵下面的脖梗里面,嘴巴张得老大,不知道是口水还是鼻涕从上齿滴落下来,像是电视上那些留着涎水的猛兽。这伤心的样子让围观的人们也不禁为之动容。

  苏木在王红艳的后面看到了小小的乔子琰。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苏木从她脸上并没有泪水淌下来,推断出她应该是没哭。她只是缓慢地亦步亦趋地跟在王红艳的后面。

  还有几个老人。应该是乔子琰的爷爷跟奶奶,由另外几个穿白色丧服的人扶着,他们像是随时都要瘫下来。

  当花圈从人们面前经过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很多。那些高大漂亮粗制滥造的花圈被两个小人儿或者一个大人举着,像是示威游行一般骄傲地穿行着。

  那口苏木见过的棕褐色的棺材在队伍的最后面,由几个有力气的中年男人抬着。苏木盯着那口棺材。躺在那里面的人他认识,他还记得第一次去乔子琰家里的时候他让他们进屋子玩儿。那个男人是一个非常温和的儒雅的人。苏木觉得他人非常的好。怎么就死了呢?

  苏木一直觉得,死这个字离自己非常的遥远。但他看到那口棺材的时候,突然有点恐慌。他离死亡的距离,这么近,近到他只需要往前迈几步就能触摸到那与死亡有关的花朵。那些花朵妖艳地绽放在棕褐色的棺材上。不得不承认的是,它们真漂亮,真漂亮,漂亮的让人想去触摸。

  “苏木!”阿臣压低声音拉住了苏木的衣襟。

  苏木打了个寒战。他往后看了看,自己刚刚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往前迈了几步。他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苏木站定,再次抬头看那些花朵,妖艳诡异,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他又往后退了几步。那口棺材便从他的眼前消失了。

  苏木往佟爱珍身边靠了靠,佟爱珍将他搂到自己的怀里。

  “我们回家吧。”佟爱珍对他们说。

  苏木跟阿臣点了点头。

  乔玉成去世的这段日子,乔子琰极度依赖着王红艳,巨大的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回到了最原始的血缘关系上,她需要妈妈。每天晚上,她都抱着王红艳睡觉,小小的细细的胳膊紧紧的抱住王红艳的胳膊。这也是王红艳最难忘的一段时光。乔子琰睡觉的时候会突然惊醒,她便像琰琰小时候那样抚着她的背,轻轻地唤着“琰琰乖,妈妈在,没事的。”

  她们每人提及死亡,也没人提及过去。只是每次吃饭的时候,她们都不约而同地多摆上一副碗筷。

  这种相依为命的日子一直延续到林永福的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