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逃离永宁

Chapter 55 动摇的信心

逃离永宁 十一月安 1223 2014-09-03 10:00:00

    生病了?苏木想起方丽琴昨天晚上的样子,她昨天安全到家了吗?怎么都觉得生病这个理由说不过去啊。

  可是他又不好意思告诉陆勇平自己内心的这些想法。

  苏木还没有学会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他脸上的波澜起伏当然被陆勇平尽收眼底。他像是在安抚苏木的情绪一般,“方丽琴奶奶今天早上特地跑来告诉我她生病了,苏木,你先会班吧,方丽琴的事情我心里有数。”

  苏木松了一口气。

  放学的时候,他们路过方丽琴家的门口。苏木看到一位老人颤巍巍的从门口出来,眼睛浑浊,直直地盯着前方,手中拿着一根拐杖,另一只手拿着簸箕,摸索着要下台阶,拐杖点空,整个人硬生生地崴到了台阶上,簸箕也从她的手中掉了出来,与每一个台阶打了个亲密的招呼之后翻滚到了苏木跟阿臣的脚下。

  苏木看得真切,他刚要一个健步冲上去的时候。身边的一个身影已经上去扶住了老人。

  “您没事吧?”乔子琰将老人扶着坐到台阶上。

  老人叹了一口气,“小姑娘,谢谢你啊。”她的手摸索着揉着自己的腿,叹了一口气,“唉!人老了,腿脚儿都不行了,拿几块煤炭都能摔倒。”

  苏木跟阿臣这才发现门外的那个小棚子,看来里面是放了煤炭。阿臣捡起地上的簸箕,自告奋勇地说“我去帮您拿。”

  阿臣从老人浑浊龟裂的手掌中接过钥匙,费力而笨拙地打开了那个小棚子的木板门。

  苏木当然认得这个老人,是方丽琴的奶奶。

  他走上前去,“奶奶,方丽琴在家吗?”

  老人明显一愣,开口道:“你们是小琴的同学吧?”还没等苏木他们开口,老人就继续说,“在家呢,昨天晚上很晚才回来,这丫头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起的很晚,让她去上学也不去。早上我还打了她一巴掌,唉,我说她‘你不上学怎么行呢,不上学怎么走出这个小村子?’但是她说什么也不去呀。一个人在床上动也不动。我怎么能继续下的了手呢?”

  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她爸妈死的早,她就是我的命根子呀,打她我心疼呀。”

  苏木望着老人皱巴巴的脸,胃里像是小时候发烧时喝那剂很苦的中药一样难受,那感觉像是爬山虎一样抓着他的胃。

  “我们能不能去看看她啊?”乔子琰的话音刚落,他们就同时听到身后院子中门被关上的声音。

  苏木是正对着方丽琴家的院子的,所以在屋门刚发出声音的时候,他就捕捉到了方丽琴露出的一长条的身影。

  “唉,这孩子。”双目失明的人耳朵要比常人好用的多,老人从门声中猜出了什么。

  苏木突然想起白天陆勇平跟他说过的话,他吞了吞口水,眼睛死死地盯着老人,“奶奶,你给方丽琴请假了吗?”

  他的心异常的紧张,像是被一条线挂到了嗓子眼儿。

  “请了啊,”老人看不出苏木的紧张,她很随意地说,“今天早上有个人说是你们的老师,来看小琴,我就说小琴病了,去不了学校了。”

  苏木在听到最开始的那三个轻松无比的“请了啊”的时候,内心的石头就放了下来。我就说嘛,陆老师是个好人。他在心中这么想。

  我们要原谅苏木,他那个时候真小,他没有想到陆勇平为什么会主动来看方丽琴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发现,一旦当你开始怀疑一个人,信心就会从内心开始动摇。为了说服你自己动摇的内心,你会不断的反复用一些表象来麻痹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