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逃离永宁

Chapter07 学习这个问题

逃离永宁 十一月安 1536 2014-07-17 09:00:00

    永宁的房子大都是用土砖建造的,只有这所学校用的材料是石头,大概在很多年前人们还是注重教育的。但是这些教室的建造时间太过久远了,一下雨,空气就变得愈发潮湿起来,墙上粉刷过的石灰便一层一层的暴起来,整个教室的四壁都变成了癞蛤蟆。

  陆勇平教一到三年级的语文课,他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即使隔的这么远,苏木依然能够看清楚横飞的唾沫,沾上空气中的煤灰,变成了黑色的,粘在前两排学生的头发上。

  乔子琰的背挺得笔直,小臂放在胸前叠在一起,桌上放着一本崭新的语文书。

  这个屋子里面,只有苏木跟乔子琰有着崭新的课本,其他人的都是买的陆勇平的复印件。佟爱珍说,书一定要买新的。但是苏木怎么看,都觉得乔子琰不像是跟他差不多家庭环境的孩子。她只有课本是新的,衣服是破的,鞋子也是破的。

  苏木收回目光,在本子上认真地抄着课本上的字,“苏木”,这几天,他都在练习写自己的名字。还好爸妈当时起名字的时候没有起太难写的字,不然他不知道要练多久了。

  阿臣趴在桌子上,伸出左手抠着墙上的那些突起,指头轻轻的按下去,那些突起便泡沫般破碎了,发黄的石灰粉刷刷地往下掉,裸露出里面的黄土,阿臣突然就想到村子里春天换毛的大黄狗,身上也是这样一块一块的斑点,丑陋至极。

  “王宏臣!”陆勇平的声音中含着怒气。他很少在班里面发火,所以他叫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全班的孩子们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表情吃惊地看向他。

  阿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不敢抬头看陆勇平。

  陆勇平接触到了大家的目光,脸上的怒色逐渐消退下去,“坐下吧,上课的时候专心点儿!”

  苏木朝阿臣吐吐舌头,把课本朝阿臣的方向推了推。王成生是不会给阿臣买课本的。陆勇平刚说了要买课本的那天,阿臣在苏木家吃完晚饭,苏木送他回家,王成生喝的烂醉如泥地趴在那张黝黑的桌子上,绿色的啤酒瓶子横躺在他头发前面,淡黄色的液体从瓶口流出,几个啤酒瓶子歪歪扭扭地倒在地面上。阿臣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推了推他,王成生抬起头,他的眼袋通红,肿的像两个核桃,直勾勾地盯着阿臣。

  “爸,老师要我们买课本。”阿臣的声音越来越小,苏木怀疑王成生根本没听到买字后面的课本。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时机,王成生在喝醉了之后是没有理智的。

  苏木的心里打着鼓点,一下,两下,三下……阿臣的身子也有些颤抖,出乎意料的是,王成生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头又重重地砸在了桌面上。留下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阿臣从此再也没敢提买课本的事情。苏木总是好心地把课本放在桌子中间跟他一起看。坐下来之后,阿臣不再去抠凸起来的墙皮了,却也不看苏木递过来的课本,趴在桌子上呆呆地盯着前方的某个未知的点。阿臣是不属于学校的,苏木看得出来,他总是不能够安分地坐在那里听讲。

  放学的路上,太阳从跟早起相反的方向照过来,将长长的影子拖到了苏木的另一边,抬起头就看得到家家户户房顶上冒起来的青色的炊烟,像是一个怪物一般,无声地叫嚣着冲向天空。因为煤矿的原因,永宁没有人烧柴做饭,几乎家家户户都烧煤炭。

  “你为什么不好好听课呢?”苏木扯着书包的袋子,他鞋子的影子厚厚的,看起来像是大头皮鞋,像是动画片里的人物,这让苏木的心情大好。

  阿臣本来一蹦一跳的的动作戛然而止,他停下来,下巴稍用力向上一顶,就皱成了一个桃核,下嘴唇便顶着上嘴唇嘟了出去,“不知道他在讲些什么,而且很无聊啊。没意思。”

  “苏木,你为什么要学习呢?”他望向苏木,夕阳在阿臣黑色的瞳孔中化成一个小小的桔黄色的点。

  “呃……”这个问题难住了苏木,为什么要学习呢,为什么要上学呢,“每个人都要上学啊。”苏木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个理由似乎不是那么充分。他盯着墙角上那只绿色的大苍蝇,那只苍蝇爬了几步,从阴影处爬到夕阳的光线中,便不动弹了。为什么呢?苏木还在想着更好的理由。顺着那只打苍蝇,他瞥见了巷子中一个小小的红色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