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七十二章 国宴风波

陌上雨 池唯 3261 2014-12-14 12:38:41

  72想不到一上来这北昭国的使臣便已经急不可耐了。相对于此,这南云的人是越发不好对付,不过幸好南云皇帝没什么一统天下的大志气。龙景昊一个人看着下面乱七八糟的场景胡思乱想。

沈良言还有淳于耀见龙景昊不做表示,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西岚国太子好心好意给东陵新皇送来贺礼,难道整个东陵竟没有一个能解决这条蛇的人。哈哈,东陵也不过如此,还是,东陵皇帝你们根本瞧不起我西岚?”这话沈良言说的气势如虹,倒也有很多臣子似乎被吓住了。

一个老家伙出来打圆场,“沈大人说的什么话,东陵一向与西岚交好不是吗,我国长公主还是你们的太子妃呢。”

“哼,你们的长公主嫁到西岚这么久还下不出一个蛋,你还好意思说。”沈良言嗤笑一声,丝毫不给面子,这话彻底侮辱了东陵。那老臣脸憋得通红,却也不能开口大骂,悻悻的退下啦。

顾亦欢向右看去,只见长公主龙清瑶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似乎是不能承受。看到这里,再想到之前那西岚老嬷嬷对龙清瑶的态度,顾亦欢也大致明白了不少。这长公主虽然是个美人,可惜不是人心上的美人。

若说之前只是臣子之间的斗智斗勇,虽然东陵却是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可是也断不能让人随意侮辱一国公主。更何况,这罪名,可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龙景昊用力将酒杯放在桌上,一时间,众人心惊肉跳。天子之怒可不是好承受的。只是那沈良言还有淳于耀却根本不当一回事儿,挑衅似地看过去。龙景昊目光灼灼,与他们对视。

顾亦欢此时却优哉游哉的端起一杯酒,微微抿了一口。神态悠然,“皇上,这美人既然是西岚送过来的贺礼,东陵怎么可以不收呢。不过,区区一介只会玩弄蛇虫的女子,即使是国色天香也实在上不得台面。不敢劳烦皇上,不如就让臣妾动手吧。”

这话一出,整个大殿一时安静下来,南云的陶驰瑞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好似超然世外。沈良言看了顾亦欢一眼,嘲笑的说道,“怎么,诺大一个东陵竟然只能找一个女人出来?真是笑话。”

“呵,刚刚那位大人说的不错,西岚的礼仪还有待加强。我是先皇亲封的朝阳公主有事当朝皇妃,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长公主家里的一条狗罢了。让你进殿是给长公主还有我那未曾过来的太子姐夫面子,你倒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

顾亦欢话说得毫不留情,却又全了长公主的面子。龙清瑶稍稍缓和一些,给顾亦欢一个道谢的眼神。

沈良言目露凶光,正想说什么来反驳,顾亦欢却堪堪将话打断,“西岚的礼物啊,呵,太子果然用心,知道我皇后宫稀少,不过,这眼光还真是不怎么样。不过既然送过来了,也不劳烦你们再带回去。”话说着,顾亦欢已经到了红木箱子边上。绕着转了一圈,回身对着龙景昊一拜,“请皇上给臣妾一支笛子。”

龙景昊点点头,让人去拿一支笛子过来。眼中分明是赞赏还有欣喜。顾亦欢心下感叹,这些好了,又被盯上了。无可奈何的撇撇嘴,没一会儿,就有一个小太监毕恭毕敬的呈上一支青玉的笛子,通透的颜色,温润的玉质。顾亦欢今日穿的是一件淡肉色的束腰广袖宫装,腰间一抹淡蓝色的腰带将纤腰姣好的身型展现出来。裙摆上绣着月白色的小朵茉莉,花间是浅黄色的珠子做点缀,倒是显得人娇美可人。

站在离红木箱约有两步远的地方,顾亦欢缓缓吹响梅花三弄,悠扬的笛声平缓而又清冽。笛子声音通透清脆一些,蛇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随着笛声缓缓摇动身体,顾亦欢带着它缓步向后退去。那蛇渐渐放松,慢慢的即将爬出木箱。大殿之上众人看得心惊胆战,情绪紧张。这时淳于耀见那蛇快跟着顾亦欢爬出来了,一时心中不忿,装作不小心将身后伺候的一个小太监撞到,顿时一阵稀里哗啦。顾亦欢一惊,那蛇一惊不再受笛子影响,顿时露出獠牙,张牙舞爪的样子。

眯了眯双眼,她自然知道淳于耀是故意的。眼看着蛇就要爬走,身后的女眷一阵惊恐,顾亦欢耳力非常,自然听到了。幸好那几个人还算有点胆识,没有当场叫出来,要不然这蛇更难控制。和缓的曲调消失,立马换上了有点异域风情的调子,滴答答…滴答答…滴答滴答答答……

显然蛇更喜欢这种音乐,又蜿蜒着向顾亦欢这边回来。终于身后的那女子被蛇放了下来。而那蛇还是非常兴奋的样子,摇头晃脑。顾亦欢悄悄打量看着楚念、慕容端都还很正常,微微斜身,给了龙景昊一个眼色。见他上道的对着一个人招手,顾亦欢安下心来全力安抚着兴奋的蛇。

只见一个将军打扮的人轻手轻脚的上前,蛇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的瞬间,顾亦欢一声刺耳的笛音,那蛇受了些影响,微微一颤,顿时身后的人一剑刺进了七寸之处,巨尾摆动似乎想将伤害它的人卷起来,可是却力不从心的倒了下去。顾亦欢心中有些动容,但却没有说什么。

箱中的美女站起身来,对着龙景昊盈盈一拜,声音如同清谷黄鹂,婉转清灵。眼中自然而然的流出一股媚态。顾亦欢见了也不得不赞一声好,可惜,这媚术对着男人倒还有些效用,顾亦欢从小练的就是寒冰心法,这些东西顶多让她赞赏却不会沉迷。眼看着旁边的将军已经神色迷离,顾亦欢上前拿过他手里的剑,一个眨眼之间就刺进了那女子的心窝。

众人似乎都没有想到这样的结局,那女子不甘的看了沈良言一眼,眼神怨毒的盯着顾亦欢。冷漠的脸上没有丝毫感觉,“我东陵皇室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你还不够格。如此作态,难保不是祸国妖妃,如今倒还清净。”说罢将剑随意一扔,转身回到了座位上,衣衫整齐,一点血丝也没有沾上,还是那个清冷高贵的湛王妃。

清冷的话语在寂静的大殿之上格外刺耳,沈良言顿时不干了,噌的站起来,“湛王妃你这是何意,是看不上我西岚国?竟行这种威胁之事。”说得义正言辞,好像顾亦欢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弧度,看也不看他,倒是对这龙景昊说道,“皇上,湛王府穷着呢,如今臣妾替您料理了这事,就当做是臣妾的礼物吧。”

宠你而又无奈的笑笑,“朕本想再赏你些什么,如今是你自己不要的,怪不得朕喽。沈大人坐下吧,既然这礼物已经送到东陵,朕也收下了,如何处置就是东陵的事情。”

众人心中跟明镜似的,皇帝分明对湛王妃态度不凡,以后还是不要与湛王府为敌啊。

一边的慕容端出言制止这混乱,“皇上,这西岚的礼物已经收了,还有另外两国呢。”

“嗯,淳于大人、陶大人?”龙景昊喝了一口酒,心情甚好的问道。

陶驰瑞看了一脸纠结的淳于耀一眼,先行起身,“臣代表南云恭祝皇上。”微微偏身,外面又进来两个侍卫,抬着一个箱子。众臣似乎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真是强忍着看南云送过来什么。两个侍卫从箱子中抬出一个用红布遮住的大盘子,上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陶驰瑞面带微笑,和颜悦色的说了一句,“皇上请看。”大红的绸布瞬间解开,众人只觉得一阵晃眼,细看去,原来是一个用玉雕刻的麒麟。高大威武的神态,清白相间的躯体上面点缀着一颗颗的夜明珠,很是耀眼。尤其是那两颗眼睛,是用黑宝石做的,熠熠生辉。

龙景昊连赞三声好,接着是北昭的礼物。淳于耀,虽然神态倨傲但也没出什么岔子。呈上来的是一个玉石做的飞马,相比于南云,这本是落了下成。不过奇就奇在那马是用一整块玉刻成的,且本就长了一副马的样子,只是玉匠随意刻了几笔。顾亦欢看着很有汉朝石刻的风采,倒也高端大气。

龙景昊还是笑着接下,又与众人谈笑了几句,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皇帝一走,其他人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也陆陆续续离开。

驿站之中

“淳于大人是什么意思?”沈良言气愤的质问坐在摇椅上悠闲地喝茶的淳于耀。可惜这淳于耀生的像个蛮人,生生将喝茶这样一件风雅之事的氛围给破坏了。

不耐烦的撇撇嘴,“你们自己不中用,不是说那蛇没人能控制吗?那怎么还让那个什么湛王妃钻了空子,一支笛子就让你们溃不成军,还好意思说。”

“那你们呢?怎么竟成了我西岚出头。两国不是商量好了吗?你们的沾了毒的布料呢?怎么也不见呈上来,哼!”沈良言一屁股坐下来。

“你既然知道是有毒的布料,又哪里是那么好运的?我国也有几个勇士因此丧命,怎么拿到殿上去。此时说这些有用吗?南云那边还是没消息。”

“南云果然怕事。”

“如今不是内讧的时候,沈大人还是回去等消息吧。你们的太子殿下应该不久就会有吩咐了。”

沈良言听了危险的看了看淳于耀,甩袖离开。

“嗤,真是蠢货。”身后幽幽一声散在空气里。

…………………………………………………………………………………………

明天考试,话说我还没有复习,呜呜,今晚先不更了,打算刷夜……

求收藏啊……求收藏……求收藏……收藏……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