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六十七章 韩川之境

陌上雨 池唯 3133 2014-12-08 22:58:13

    那天之后,顾亦欢一大早的就带着人离开了客栈,倒让冥王一时有些抑郁。这之后顾亦欢对着时不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无语至极,只好装做没看见。倒是冥王不知道抽什么风,愣是死皮赖脸的贴上来,这让顾亦欢很是郁闷。谁告诉她冥王冷酷邪肆嗜血无情的,这分明就是一二货。

  在翻过无数次的白眼之后,顾亦欢就将他们视作无物。这让魂无还有魂默更加鄙视自己的主子,可是挨不住人家愿意热脸贴个冷屁股啊,做属下的那也只好听之任之了。在这种纠缠之中,很快就到了月楼出事的韩川。其实不光是月楼在这里有地盘,冥殿也有,不过就是相邻的两座城而已,顾亦欢对此也没法说什么。只好让他们跟着一路过来。

  不过好在冥王还是个有分寸的,在城门前的岔路上就分道扬镳。顾亦欢带着人进了韩水城,冥王带着自己的属下去了玉川城。韩川是对这一带的统称,双方分居两座城池,倒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倒是顾亦欢还有冥王两个人好像很有默契似的相互对视一眼,似乎早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想法似的,不谋而合的策马扬鞭而去,徒留下一路飞尘。

  韩水城早就已经接到通知,重建事宜也都已经定下来了,当然在韩水城月楼不仅一个据点,只是被洗的那个是主楼而已。此地的管事早已经带人候着,只等着主上带人前来查看而已。刚刚安顿好的顾亦欢几个人还在房中喝着热茶,管事带人前来禀报。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韩川据点被灭,但是这件事牵扯到了岳楼还有冥殿,即使是幻格也有可能牵连进来。背后的那人放任流言在江湖上流传,本就不安好心。顾亦欢倒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犯在自己手里,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若还是冷处理,没得让外人看轻了月楼,这可不是顾亦欢想见到的场面。所以暗中早就吩咐下去让人细查。别说,还真是有收获。

  毕恭毕敬的对着主子还有几位大人,说完了之前的收获。到时让顾亦欢大吃一惊。虽然是别人的谣传,不过倒还真没有冤枉了流火还有惊云。之前流火两个人被冥王派出来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本来都已经要离开了,却与月楼起了一点小冲突。不过这事儿隐秘,本来不应该有人知道,也只是当时的管事还有流火之间的摩擦而已。不想当晚,两人竟是先下手为强,当即带人灭了据点里的一众人等,还放火毁尸灭迹。新上任的管事已经将传出谣言的人抓起来了。是两个乞丐收了别人的钱财,不过倒是误打误撞,竟还真的就说对了。顾亦欢早就料到了这两个乞丐什么也不知道倒也没有让她们过来烦人,只是吩咐人悄悄处理了。

  是夜,静谧的月夜悠悠的传来一点风声,顾亦欢又是毫无睡意。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本以为冥王不会犯傻擅自打破江湖三大势力之间的平衡。不过想到之前冥王的种种,倒是让顾亦欢有些不知所措。哪人啊,太危险。顾亦欢不敢相信他却不知名的又存着一种潜意识中的信赖,让她很是矛盾。

  烦躁的摇摇头,不去想这些烦心事儿,可是冥王那张百年不见表情的面具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眼前。顾亦欢闪身躺到床上,抽风一般的夹着被子扭来扭去,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

  第二天,一整晚没有睡好的顾亦欢顶着两只熊猫眼,出门就被前来提醒赖床的某人吃早餐的风袖给鄙视了。顾亦欢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看着下属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眼神,恼羞成怒的一一瞪过去,众人立马摆出一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的表情出来,倒让顾亦欢更加尴尬。一顿饭在诡异的气氛中度过。终于终结在管事的敲门声中。

  顾亦欢想不到,凌子卿居然会来这里,倒是吃了一惊。不过这惊讶立马被欣喜所取代。甩也不甩风袖几个,屁颠屁颠的奔向她的师兄大人。

  凌子卿刚刚穿过一个回廊就见到一个粉色的物体扑到自己身边,好不容易刹下车,这才看清 竟是自己那高冷的师妹,顿时觉得受宠若惊。以前自己哪里受过这等待遇啊,不过想到这种转变是哪个东陵湛王爷造成的,本来艳阳高照的心情立马变阴雨了。不过他也不会再师妹面前显露出来,稍稍存在的不愉也在顾亦欢的笑脸面前消失殆尽。心中微微有点苦涩,师妹大概不会知道自己的这种心思吧。也罢,随缘吧。

  两人很是亲密的齐步迈进,风袖在不远处看着微微有点失神。小姐还有凌公子在一起真是般配那,可是心中的酸涩是怎么回事,明明说好不去想的。只要陪在小姐身边就好了,不是吗?自己只要有小姐就好了,是小姐将自己带离那种卑微而又绝望的生活的,早就发过誓的呀,怎么会心痛呢,是假的,假的、

  这边正在谈笑晏晏的顾亦欢根本不知道风袖身边发生的事情。看着那两个人的身影,终于还是有泪水留下啦,好苦啊。风袖抬头将眼泪逼回去,这种苦涩,以后不想再尝到了。转身,回去准备小姐还有凌公子的茶水。那人最爱喝的就是玄矶山特有的清茶,小姐也是爱喝的,只不过后来喜欢上雪山轻雾而已。

  下午两人始终在一起,下了几盘棋。凌子卿的棋艺是从小跟着幻尊学的,不过顾亦欢加上前世的见识,虽然没有凌子卿学棋的时间长但是两人却是不相上下,难分伯仲。一下午倒是痛快淋漓的酣战让两人心情舒畅。

  在顾亦欢查到是流火还有惊云带人做的那件事情之后就派人给冥王送了帖子。其实冥王既然来了,想来也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已经一整天了,居然都没有过来,到是个沉得住气的。顾亦欢也不在乎,早晚还是得来不是吗,呵呵,江湖上说的真么难听,冥殿虽然没多少人敢惹但是出来混的都还要个名声,否则谁会找你做生意。顾亦欢一点也没有担心,只是自得其乐的与凌子卿对弈品茶,好不快活。

  冥王一来到就看到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和谐场面,心中不知怎么的就有一团怒火。伸手扯下一把叶子运上内力,刷刷刷向那两人而去。风窅还有风绝立马防卫,一边懊恼竟然没有发现有人闯进来了,真是该死。不想,一片小小的绿叶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威力,竟是将两人的武器生生打偏半分,然后张扬霸气的插进顾亦欢面前的棋盘上,直直穿透了好几颗棋子。

  风袖见此一声惊呼,又似觉得不对,马上用手捂住嘴巴。不怪她啊,小姐也是爱棋之人,对这副棋盘还有棋子可是爱得不得了,如今竟然被毁了,被毁了。小姐会杀了我们的吧,一定会的。已经傻眼的风袖早已经忘记了不远处还有一个敌人准备出手,就连凌子卿也是微微张开嘴显示出他的惊讶。

  冥王还是一副冷冰冰没有表情的面具,一身黑衣,华丽中带着神秘,轻轻从树上落下来。几个人一眨也不眨眼的盯了一会顾亦欢又转头去看冥王,动作倒是出奇的一致,就连那表情也差不多。顾亦欢面无表情的从棋子上抽出那几片叶子,顺手又甩了回去,直直的穿过身前的风窅还有风绝,直往冥王脖颈而去。堪堪翻了几个身才躲过那随手一击,倒不像她竟使出了全力,让冥王有些恼怒,不过转身之际见到顾亦欢发黑的脸色,眨眨眼,好像做了什么错事儿,咦?难道是……

  冥王自觉理亏反而不自然的笑了几声。

  倒像是自己人一般毫不客气的坐下来,风窅等人拦不住,一时脸上露出尴尬羞恼之色,顾亦欢摆摆手,几个人都不甘心的离开。一时间只剩下了三个人。冥王看着还不走的凌子卿,顿时刚刚消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伸手拿起顾亦欢的一颗棋子,啪的一声放在棋盘上,瞬间,局势大变,本来还在胶着的两人一惊,此局凌子卿已然败了。凌子卿默不作声,淡定的看了冥王一眼,直觉的认为这个男人有危险。看了看对面皱着眉头的顾亦欢,凌子卿先是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之后,才对着顾亦欢说道,“还是月儿这里的茶好喝。”

  一句话就让冥王面具下的脸都黑的不能再黑,眯了眯双眼,正要出声,却被开口的凌子卿打断,“这位想来就是冥王殿下了,还真是如传言所说,嚣张放肆。冥王棋艺精湛,难道不知道观棋不语之理?还是冥王殿下今日不是来道歉的,您是来找茬的吧?”

  顾亦欢看着对面的本来和善的师兄竟也有这般伶牙俐齿的时候,顿时觉得有些不适应,心中觉得好笑,一言不发,看了看两人,起身就走。

  见此,凌子卿也不多待,“师妹,今日既然被搅局,那就改天再继续吧。”

  ……………………………………………………

  本来还想多写点的,不过时间不够了。这几天忙着排练,快要累成狗了。啊,考试周也要到了,最近可能更新不会太按时,各位多担待啊,还有,收藏啊收藏,留言啊留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