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上雨

第六十八章 策马扬鞭人归去

陌上雨 池唯 3067 2014-12-10 15:09:03

    68

  看着顾亦欢还有凌子卿之间自己不可插足的熟稔态度,冥王可谓是一肚子火,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顾亦欢有这样的感觉,恨不得把她藏起来,再不让别人看见她的美貌还有才华。可是仅仅只是见过几次不是吗,为什么会这样呢?刚才还在生气的冥王瞬间呆萌了,微微歪着脑袋苦思冥想。

  早出去老远的顾亦欢听不到后面的动静,有些不耐烦的回头看去竟然就发现江湖上让人闻名丧胆的冥王也会有这样可爱而又傻气的动作,不由噗嗤一笑。见他还是没有反应,这才少了些尴尬。悄悄传音,“冥王殿下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倒是跑到我这里来发呆了。”调笑的语气让冥王有点不自然,幸好有面具挡着,否则顾亦欢就可以看到大名鼎鼎的冥王居然还会脸红,实在是天下一大奇事。

  站在顾亦欢身后也就两步远处的凌子卿可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敛下的眼眸中都是不甘还有苦涩,又有一些愤怒。回头恨恨的看了冥王一眼,不愿意再呆在此处让人看笑话,当下甩了袖子离开。顾亦欢有些诧异,不明白自己师兄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好像生气了。想开口喊住他有瞥到冥王已经起身过来。明白此时重要的还是与冥殿的交涉,也就放任凌子卿离开。

  见到顾亦欢并没有去追凌子卿,冥王的心情瞬间满血复活。刚刚那一眼他不是没有看见,不过,既然他在小月亮身边这么重要,看他的眼神也知道凌子卿那家伙对这只傻乎乎什么也不懂的小月亮存着什么心思。既然是情敌,那就没必要手软。哼!还说什么已经成亲,都是假话,居然这般骗我。冥王眼中露出危险之色,顾亦欢不自觉得打了一个寒颤。

  四处一打眼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自己穿的比较少了。很快冥王就走到了顾亦欢身边,两人并排向书房走去。

  不管怎么说,月楼还有冥殿还有一笔账没算呢,既然流火还有惊云那两个蠢货让人凡事还让人抓住了把柄,那就不得不让冥王出头了,毕竟人家月主都已经过来了。淡定的坐在太师椅上,冥王始终追随着顾亦欢的身影,这让跟前来奉茶的风窅一起过来的风绝脸色不好看:不就一个冥王,好像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一样,居然这般放肆的盯着主子,实在是可恶。可是这么多年下来,风绝自然也是知道顾亦欢的脾气,既然她没有说什么,那自己就算再生气又能怎样呢。恨恨的咬牙站在原地倒是没有动一步,但是那种防卫的架势实在太过于显眼,倒让冥王不得不注意几分,看见风绝眼中的怒火,心中冷笑,一个小小的风使也敢这样,不过,小月亮还真是诱人呢,单单这在这一个小小的韩川就有两个情敌,以后的路不好走啊。冥王殿下非常不合时宜的在心中胡思乱想。

  顾亦欢自然也看得出来风绝对于冥王的敌意。只不过想的没有两个人多就是,她还只以为是因为之前流火还有惊云让他受伤的事情,倒是真没有想到自己身上。她倒是真的不觉得被冥王看几眼有什么关系,虽然确实让人有些不自在。轻轻咳嗽两声,风窅非常有眼力的江海在不情不愿的风绝来走,房中只剩下了冥王还有顾亦欢两个人。见此,微微露出一个微笑,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不过想到还有一个面具挡着,对方并不能看见,冥王有些悻悻的撇撇嘴。丝毫没有注意到冥王在面具底下的小动作,不过从他的眼睛肿顾亦欢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倒也没有说什么,他的事情与自己何干呢。想起之前自己居然还会因为冥王而睡不着顾亦欢也冷下了脸色。

  不轻不重的开口,“这次的事情,虽然是双方争执引起的,不过本就是流火还有惊云不对在先,这一点,冥王没有异议吧?”微微低下的头,眉目翘起,邪肆而有冰冷的看着冥王的方向。

  淡淡的笑意涌上心头,不过还是正襟危坐,“自然,是流火还有惊云的错,否则我也不会只身前来,相信月主能够看到我的诚意。”

  “哦?诚意,?我还以为冥王以来就出手毁了我的棋盘是不想和谈呢。”顾亦欢才不会因为几句示弱的好话就放弃自己的目标,誰让他这样莽撞直接把自己最喜欢的棋盘给毁了,那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呢。就连棋子都是用水玉打造而成的,光滑细腻且又触手生温,如同暖云一般的好东西,竟然就这么给我用几片破树叶子给毁了,实在不可忍受。想到这里,顾亦欢火气更大。

  显然冥王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尴尬的一笑,“月主误会,是我出手太不知分寸。那副棋盘想来是月主爱物,冥殿自然会配一副一模一样的给月主赔罪。”

  双方都是一方强者,顾亦欢也不好太过咄咄逼人,于是稍有些泄气的靠在椅背上,从袖中抽出几张纸,在内力的作用下,几片纸迅速的滑到了冥王的手底下。淡然一笑,“既然冥王也拿出了诚意,那么,这上面是月楼要求的损失赔偿,不过分吧。”

  低眉一看,眉心跳了几跳,是不过分,可是这也太难弄了吧。月楼要求的东西价值倒是不算多,只是这东陵的墨玉、西岚的龙水珠、北昭的雪狐皮、南云的紫首首乌,虽然这种东西倒也不是什么千金难求。可是这每种三百的量,就算是冥殿也备不下这么多,还得再四国之间转一圈才能将东西凑齐。他算是看出来,这小月亮就是想让冥殿疲于奔命,罢了罢了,谁让那几个家伙犯在人家手里的,自己做的孽自己去处理吧。哼!

  “这些东西确实不算多,只是月主既然写出来了,自然也知道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是凑不齐的,还望月主宽限几日。”

  瞧着冥王的虔诚的态度,顾亦欢淡定的点头答应了。

  之后的事情比较顺利,没有任何阻碍。毕竟冥王也觉得是时候给流火还有惊云两个不知轻重的人一点教训,否则,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再闯祸。不过顾亦欢却没有冥王这般的好心情,想到那个不知道的隐藏起来暗中推动流言还有鼓动流火还有惊云的人,顾亦欢就觉得心中烦闷。不过就算冥王再怎么大度也断然不会让自己去查流火他们,这样一来线索就断了。若是直接告知冥王,又说不定会再挑起什么事端。顾亦欢烦躁的只能让下面的人继续查探。想到自己出来也有五六天了,有机急忙忙的让风窅等人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不想在城门口不远处的岔口又碰到了冥王,似乎是等在这里的,不过顾亦欢也不想多做计较,手上用力,马儿只是稍一停顿便迅速的掠过几人,快步向前奔去。后面传来冥王放肆的调笑,终于汇成一句话,“小月亮,你逃不掉的。”

  顾亦欢差点惊下马来,回头气冲冲的看了他一眼,不作停留离开。

  魂无也有些受不住,惊诧的说道,“主子,您不会真的想要月主吧,虽然,他也很厉害,也值得主子出手。不过,她可是……”

  “好了,魂无,我自有分寸。流火还有惊云可是都安排好了。”冥王不耐的打断魂无的话。

  “回主子,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两人已经带人出发去南云还有北昭了。相信这一次之后会有所收敛的。”魂默看了一眼被斥的魂无,面无表情的回话,只是眼中却带着担忧。

  似乎知道自己话说得过分,冥王又解释了一句,“我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女子放弃大业,若她会成为我的软肋,那我也会不看上她。呵,是个有趣的小人儿。你们不用担心。”

  两人也知道主子不喜别人质疑他的决定,况且,即使是有异议,这种私事,主子也断不会改变自己的注意。相视一眼,恭敬的应着。

  却说顾亦欢带着风窅等人快马扬鞭,仅仅三天就赶上了湛王府的车队,来来回回也不过是七八天的事情,倒也不慢。在一处山脚处,顾亦欢下马吩咐了几句,运起轻功赶上了队伍。原先那扮作顾亦欢的女子还有风袖见到顾亦欢回来都是松了一口气。风袖一边给顾亦欢捏腿一边轻声回报,“小姐,这几天倒没什么事情发生。除了一开始的时候王爷还有侍卫长过来问了几句,我都把人打发了,断然不会有人怀疑的。”

  “那就好,我先休息一会儿,晚上,你带着湛儿过来叫我,这病拖了七八天也该好了。”顾亦欢眉眼间都是疲惫,语气软绵的说着。

  风袖应了一声,给顾亦欢盖好被子,轻声出了马车。

  ………………………………………………

  上一章有个错误,喜欢凌子卿的人不是风袖而是风窅。风袖为了打掩护留在了湛王府的车队中。一时糊涂,写错了。

今晚有表演,晚上就不更新了。快来收藏吧!!!昨天的居然没有发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